故宫建福宫疑被建成高级私人会所引发网民抨击--社会--人民网
人民网

故宫建福宫疑被建成高级私人会所引发网民抨击

2011年05月17日07:10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人民网北京5月17日电  5月11日,央视主持人芮成钢在其微博上称,听说故宫的建福宫已被改成一个为全球顶级富豪们独享的私人会所,500席会籍面向全球限量发售。13日,故宫否认建福宫成为顶级富豪私人会所。14日,有知情人在微博上曝光《紫禁城建福宫入会协议书》,称入会费是100万元。有媒体综合各方面消息认为,故宫建福宫内或已于上月建成会所,并举办了开幕仪式,有众多富豪接到入会邀请。而会所投资人指向了北京动向体育用品公司董事长陈义红。该事件自微博爆料以来,经过网络和传统媒体的跟进已经引起网民的持续关注和评议。网民普遍对故宫里出现高级私人会所一事表示震惊和错愕,认为故宫作为珍贵的文化遗产应开放给民众,不能成为权贵的独享品。有关专家也指出,建福宫如若成为私人会所将严重违反《文物保护管理条例》。网民大都认为故宫应杜绝过度商业运作来筹集资金,要求商业化部分对外公布详情。网民表示,故宫尽快回应公众对建福宫的质疑,认为有必要由司法部门介入彻查。

  网民普遍对故宫里出现高级私人会所一事表示震惊和错愕。

    网易重庆南川网民说,故宫作为公共部门利用其手中所掌握的资源为少数人谋私利,故宫管理处这个全国人民心中的瑰宝的管理部门竟然也变得如此胆大妄为,真让人震惊和错愕!新浪陕西商洛网民“草民”说,故宫出现被盗、出现错别字、这又接着出现建富豪会所,让人感到很可悲,故宫这么庄严、肃穆、厚重的地方,竟也同现今社会一模一样,什么名堂都有。不过,这不仅是故宫的可悲,也是现今中国社会的可悲,不仅是故宫沉沦了,整个社会都沉沦了。

  故宫作为珍贵的文化遗产应开放给民众,不能成为权贵的独享品。

    著名导演“陈凯歌”认为,故宫自溥仪被逐就是决不再许任何私人占有的公共领域。建福宫不应成为只有上流人士才可以衣香鬓影酒绿灯红的去处。故宫应该属于每一个国人,应该是一块我们每个人的心头肉!新浪网民“张张露露”说,作为一个历史古迹,过分的商业不是失去了它本身的底蕴与文化价值吗?难道游客到故宫是为了去膜拜象征金钱权势的会所吗?新浪网民“雨后夜月”说,本来珍贵的文化遗产应该是与民众共享的,但最后成为权贵的专享品。价值应该是多元的东西,每一个行业都有其责任去反思因此带来的社会导向和影响。

  建福宫如若成为私人会所将严重违反《文物保护管理条例》。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马自树表示,如果建福宫成为私人会所,有企业在那里举办宴会,则严重违反《文物保护管理条例》。博物馆是公共教育机构,该为公众服务而决不能为私人服务。若果真如此,这与全世界的博物馆职业道德相违背。如果在建福宫接待外国政要,宴请外国官员、召开记者招待会,这是可以的。外国的博物馆也可以举办大型宴会,但故宫属于古建筑群,也不是很合适。

  故宫应杜绝过度商业运作来筹集资金,商业化部分应对外公布详情。

    央视主持人“芮成钢”认为,故宫需要资金,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募集。全球华人,无论贫富,都会支持的。喜爱中国文化古迹的外国人也会支持的。不必通过这种办法运作。新浪网民“孙小涛律师“说,故宫每年高达几亿的门票收入上缴国库后政府再通过财政拨款的形式为故宫提供资金,实际上都是收入大于支出。在故宫文物保护基金会成立之前几乎未接受过货币捐赠,同时也不需要。新浪网民“肉肉的拳手”认为,故宫确实不是全部开放,但是不开放的部分属于国家,而公共财产的商业化需要对外披露详情。国外的商业运作也是对普通民众开放的,并且有详细的对外公示标准。故宫作为历史沉淀来商业运作是可以的,但是以奢华、贵族、限量等方式会将贫富断裂呈现,也有些刺伤中国老百姓的感情。

  少数网民支持故宫通过适当商业运作来筹集资金。

    搜狐网民“教书人”认为,只要文物保护单位不是不管不顾地唯利是图大肆开发,只要能够实保证文物的安全,在这样的前提下,适度开发这些建筑的商业潜力,以适当贴补其文物保护的费用缺口,那就并无不妥。新浪网民“纳米帆”认为,古老的东西要有创新才有发展。总把故宫当陈列博物馆参观瞻仰,不是生动的鲜活的故宫。这样通过商业包装重新创新传承,整合资源,只要运作合理得当,既可以筹集资金,又不会让故宫的品牌掉价,更可以在全球富豪间宣传中国皇家文化。

  故宫应当尽快回应公众对建福宫的质疑。

    新浪河南南阳网民“mhegon”说,证据确凿,嘴巴还硬,不把精力放在如何来保护文化遗产上,反而想法拿着国家的东西自己发财,故宫的做法令人寒心。腾讯网民“白宫发言人”说,我们可以原谅故宫的一字之错,但不能容忍故宫知错不改,死不认账的傲慢态度。现在该让他们说说建福宫私人会所的事了。

  故宫“建福宫事件”需要司法部门介入彻查。

    新浪网民“孙学涛”说,故宫是国家的故宫、人民的故宫。故宫管理者只不过是替国家和人民管理而已。然而,故宫作为民族文化品牌,有被一方独占之后的垄断走向。既然有人爆料故宫方面将国有资产转化为富豪私人会所,有谋利之嫌,故宫方面就应该受到国家司法部门的彻查。如此一来,若被冤枉,可以还故宫清白。更重要的是,这是满足公众知情权的题中之义,也是保证国有资产不被部门化、个人化的前提。

  故宫近来一系列事件表明其社会角色迷失,缺乏清晰定位,应从社会角度来衡量自己的举动。

    凤凰网网民“南方暴栗”说,从“被窃门”、“错字门”到“傍富门”这一路走来,故宫反应总体给人的感觉是时空倒错,而这背后更深层次的是其长期被体制豢养所造成的社会角色的迷失。单就“傍富门”而言,作为一级文物管理单位,其管理的对象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成为消费品完全正常,但这种消费行为的主体是公益的大众还是逐利的市场,故宫方面显然对此缺乏清晰定位。中国企业家网网民“螺旋真理”说,在制度和程序层面考虑,建福宫花园的经营,很可能打了国有资产非经营性转经营性规定的擦边球。社会公信力乃博物馆生存的意义,建福宫花园事件,姑且不以商业阴谋和斗争伎俩论之,实际上反应了博物馆理念和社会观念之间的矛盾和隔阂。故宫以及我国3000余家博物馆不能单单把自己看成事业单位,以自我为中心考虑问题,而应回到“用户体验至上”的原则中来,从社会角度来衡量自己的一举一动,从而探求如何在经营活动中,从舆论和观念上求得社会的支持。(宫琦)
(责任编辑:杜博)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社会万象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