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厅说超载是祸首 专家认为此说法牵强(连续报道)--社会--人民网
人民网

郑州刘江立交桥通车6年就打上大量钢补丁

交通厅说超载是祸首 专家认为此说法牵强(连续报道)

存在“大儿子设计、二儿子验收、三儿子养护、孙子监理”的复杂关系

本报记者 曲昌荣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勇

2011年12月21日06:1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刘江立交桥两侧被贴上了大量钢板。

  王春胜摄




中铁二十局施工郑州刘江立交桥被指豆腐渣工程

郑州“亚洲第一立交桥”开通6年现多处裂缝

号称"亚洲第一" 通车6年就动"手术" 郑州刘江立交桥被指豆腐渣

郑州刘江立交桥被指豆腐渣

  【阅读提示】

  11月25日,本报社会版刊发《号称“亚洲第一” ,通车仅仅6年,竟然大动“手术” 郑州刘江立交桥被指豆腐渣》一文,就该桥通车6年即产生裂纹、国家大动脉面临威胁一事给予关注。

  河南省交通厅等回应说,此桥裂纹属于构造性裂纹,构造性裂纹属于正常现象。超载系桥梁裂纹的主要原因。而专家则在对与刘江立交桥可比性较强的3座高速立交桥的实际勘察后指出,超载一说颇为牵强。桥体侧面及腹部均打上钢板,说明抗拉、抗压强度均已不够。

  “亚洲第一立交桥”的质量问题究竟是超载所致,还是因为建设不合规埋下了隐患?近日,本报就此又进行了深入调查。

  交通厅等称属于正常

  11月25日,河南省交通厅组织刘江立交桥的设计单位河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施工单位中铁二十局集团二公司、监理单位河南省高等级公路建设监理部有限公司、验收单位河南省交通基本建设质量检测监督站相关人士,就桥梁情况向记者做了简要说明。

  相关人士称,混凝土结构的桥梁裂纹分为结构性裂纹、构造性裂纹两类。前者属于严重质量问题,后者属于正常现象。刘江立交桥出现的裂纹属于构造性裂纹,可能与当时的混凝土配比、养护及自然温差有关。设计单位称,刘江立交桥为该院设计的第一个特大规模项目。该桥最大负荷为55吨,裂纹形成应考虑超载因素。

  11月30日,河南省交通厅通过其他媒体表示,“严重超载车辆是祸首”,该厅提供了源自“河南省高速公路联网办公室”的数据,称2007年4—12月,通过该桥的车辆中,总重超过120吨的约2.8万辆;2008年1—12月,通过该桥的车辆中总重超过120吨的约3.3万辆。2011年10月,通过该桥的车辆中,超载51%—100%的车辆占总车辆的1.44%,其中一辆总重达到187吨。

  本报相关报道和交通厅的回应,引发了群众热议。网友“清风启帆”说,都是车惹的祸,就没建设质量的事?钱塘江大桥70多年了,流量就没增大?就没超载?怎么都没见桥坏掉呢?南京长江大桥建了几十年,被多少超载车轧过?为什么那个时候能做到的事,现在却做不到了?

  有人质疑,我国公路法第五十条明确规定,“超过公路、公路桥梁、公路隧道或者汽车渡船的限载、限高、限宽、限长标准的车辆,不得在有限定标准的公路、公路桥梁上或者公路隧道内行驶,不得使用汽车渡船”。如果“超载”一说成立,交通部门相关责任人放任6万余辆载重120吨至187吨的车辆通过最大负荷只有55吨的刘江立交桥,且至今未予纠正,存在渎职嫌疑。

  专家指超载之说牵强

  “超载”一说却遭到了桥梁专家们的质疑。

  中央某驻豫设计院的一位桥梁专家指出,判断刘江立交桥是结构性裂纹还是构造性裂纹主要看出现裂纹的部位,一般而言,出现在抗压部位的裂纹属于构造性裂纹,出现在抗拉部位的裂纹属于结构性裂纹。

  专家指出,关于构造性裂纹国家出台的强制性标准对此没有限制规定。此类裂纹用封胶材料处理可以防止裂纹扩大,裂纹较小的话没有必要打钢板。而结构性裂纹,国家有强制性标准规定。结构性裂纹的形成原因多与施工有关,主要是施工时施工单位没有按照国家强制性标准施工,包括钢筋的摆放、受力保护层的厚度、钢筋直径的大小、数量等不达标。在桥体上打钢板为非常之举,说明问题比较严重,大桥桥体侧面及腹部均被打上钢板,说明桥梁的抗拉、抗压强度均已不够,只有通过打钢板才能增加其抗拉和抗压程度。

  12月4日,记者与相关专家沿刘江立交桥纵横两个方向进行了实地勘察,发现河南漯河市境内的京港澳高速与宁洛高速立交桥、许昌市境内的京港澳高速与兰南高速立交桥、开封市境内的连霍高速与大广高速立交桥、通许县境内的大广高速与兰南高速立交桥、扶沟县境内的永登高速与大广高速立交桥、周口市境内的商周高速与大广高速立交桥、宁洛高速与商周高速立交桥7座大桥,均无钢板加固措施。

  专家指出,京港澳高速与宁洛高速立交桥、京港澳高速与兰南高速立交桥、连霍高速与大广高速立交桥3座大桥沿刘江立交桥纵横两个方向布局,与该桥为上下游关系,且多为2002年以后先后建设,可比性较强。结合上述桥梁现状的巨大反差分析,交通部门的“超载”一说十分牵强。

  中建七局的一位桥梁专家吁请官方公开刘江立交桥及上述立交桥的相关资料,以便公众调查监督,但相关部门拒绝提供。12月4日,中铁二十局集团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施工单位曾欲提供资料,但送到河南省交通厅后即没有了下文。

  未发现招投标记录

  记者调查发现,刘江立交桥的设计单位河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验收单位河南省交通基本建设质量检测监督站、养护单位京珠高速公路新乡至郑州管理处,均为该省交通厅二级机构。监理单位河南省高等级公路建设监理部有限公司则是河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1996年11月投资800万元成立的民营企业。

  围绕刘江立交桥,以交通厅为族谱,不难发现其“大儿子设计、二儿子验收、三儿子养护、孙子监理”的复杂关系。资料显示,河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国有股权仅为20%,2010年度净利润为2640.2万元。

  我国招标投标法规定,重大基础设施项目的勘察、设计、施工、监理必须进行招标,违者甚至追究刑责。记者通过中国招标网等权威网站查阅刘江立交桥招标情况,均未发现其招标记录。河南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位资深人士指出,即使刘江立交桥的设计、监理、养护等通过了招投标这一形式,现有中标者也难免“暗箱操作”的嫌疑。

  河南交通领域近年来大案频发。该省交通厅原厅长董永安今年1月被“双规”,原厅长曾锦城、张昆桐、石发亮,原副厅长李占朝此前已相继落马。官员落马原因之一即与工程建设中的招投标、分包、转包领域密切相关。

  对刘江立交桥存在的问题,本报将继续关注。
联系本文记者

曲昌荣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杜博)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社会万象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