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社会万象

交警疯狂追赶农用车将其撞翻 无辜农民车毁人亡
新华社记者 邹大鹏、程子龙
  2005年05月23日09:13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这是在事故中幸存的农民陈玉龙。 新华社发
这是在事故中幸存的农民陈玉龙。 新华社发
  5月13日,102国道黑龙江省境内发生一起非同寻常的交通事故:双城市交警大队新兴巡警中队的3名交警,在102国道上设卡拦截过往车辆。当时不知什么原因,他们对一辆金杯农用车进行了疯狂追赶,并用自己开的轿车撞击农用车,致使农用车翻入沟内,撞到树上,车内两个农民一死一伤,追赶的交警车也翻入沟内,3名交警受伤。

  据围观群众讲,赶来救援的交警只拉走了受伤的交警,而没有救助当时尚未死亡的农民。

  交通警察到底该不该上路追车?救援交警为何只救同行不救农民?事故有关责任如何认定?带着种种疑问,记者对此事进行了追踪采访。

  执行任务拦截的是另一辆相反方向的车

  据群众反映,事故当晚有关部门连夜将现场清理完毕。5月14日上午,记者赶到现场时已经没有了明显痕迹。记者来到双城市交警大队,大队长李新松提供了一份早已准备好的材料。材料上说,13日中午,双城市交警大队新兴巡警中队接到双城市公安局的指令,拦截一辆从哈尔滨方向开来的车号为陕A06235的白色本田雅阁轿车,3位执勤交警王松斌、李忠洲、柴向臣在102国道新兴中队门前设卡堵截。据介绍,15时多就发生了追赶农用车并造成农用车车毁人亡的事故。

  记者发现,3位交警奉命拦截的是本田轿车,而其后他们追赶的却是农用小货车;奉命拦截的车辆应是从北向南开,而他们追赶的却是由南向北开的车。显然3位交警追赶农用小货车并不是执行任务。

  追车情况交警与当事农民说法不一

  至于交警追车的情况,有关交警及交警队的说法与幸存农民的说法并不一致。

  当时驾车的交警王松斌说,他们之所以追车,是因为农用车没有牌照,怀疑是盗抢车辆。而幸存农民陈玉龙则一再声明,这辆农用车是他们两人从沈阳买来的二手车,各种手续齐全。

  双城市交警队的汇报材料介绍,交警追车时拉着警报并用话筒喊着话。陈玉龙说交警追车时既没有拉警报也没有喊话。

  汇报材料上介绍,是农用车突然打车把将警车撞到沟里,农用车也弹到沟里。陈玉龙说他坐在车里亲眼见到是警车撞到农用车上。

  据当时围观的群众讲,从现场看,是警车的中部撞到农用车的前部,这显然是警车硬别农用车造成的。现场一些围观的群众说,新兴交警队的卡点已经设在这里好几年了,对过往车辆“雁过拔毛”。如果被拦截车辆逃跑的话,被交警们抓住就不仅仅是罚款了,还会挨一顿打。一位村民说,交警在此设卡的真实目的并不是维护交通秩序,而是为了罚款,所以逃跑就会惹怒这些交警。

  救援交警对受伤农民置之不理

  曾在现场围观过的群众说,交警上道追车并不是性质最严重的,最让人气愤的是事故发生后,赶来救援的交警只拉走了同行,没有拉走农民,是救助太迟农民司机王占久才死的。

  记者在哈尔滨市解放军二一一医院病床上见到事故中幸存的农民陈玉龙,他与死者王占久同住在双城市朝阳乡胜前村。他说翻车事故后他就昏迷了,醒来时发现自己坐在沟里,而王占久也不知被谁拖出来,满脸是血,坐在沟里喊腰疼。后来围观群众说有几个交警已经把受伤的交警救走了,没有救他们,他看到无助的王占久没人救伤心万分。等哈尔滨市“120”救护车来到时,王占久已经不行了,几乎是死在了他的怀里。

  哈尔滨市红旗乡一位村民在事故发生后不久赶到了现场,她说,赶来救援的交警把王占久拉出来后就不管了,此后的1个半小时没有任何一个交警过来看他的伤情,当时也没见哪个交警拨打“120”急救电话,这些交警只是在沟的另一侧查看出事的警车。王占久当时往后撑着胳膊,还能与另一名伤者说话呢。这位村民说,围观的村民们当时看到来了这么多交警,以为是在执行什么特殊任务,所以没敢参与救援。

  对只救交警不救农民一事,双城市新兴公路巡警中队队长王天祥说,赶到现场救援的不是双城市的交警,而是哈尔滨市哈西交警大队的,等双城交警赶到的时候农用车司机已经不行了。

  记者又与哈尔滨市哈西交警大队联系,对方只给了记者一个小灵通电话号,说这是当天负责那个路段的交警的电话。可记者多次打电话对方都关机。5月22日,记者来到哈尔滨市哈西交警大队。大队长解立强说,他刚出院3天,发生事故时他在住院,对一些事说不清楚。记者提出采访当天值班领导和值班交警,也被解立强拒绝了。还有一个疑问让人难以理解:有关救援的交警为什么把受伤交警拉到距离现场较远医疗条件相对较差的双城,却不拉到距离较近而医疗条件相对优越的哈尔滨呢?

  律师:该追究交警刑事责任

  对交警追车一事,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交警大队队长李新松表示,无论如何,交警上道追车是违纪的,上级部门曾三令五申明令交警不准上道追车。

  事故过去10多天了,有关部门对此事是如何处理的呢?记者曾几次联系王占久的父亲,老王只是说,儿子的死交警队肯定有责任,但他现在既痛心儿子的死,又不敢得罪交警,所以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幸存者陈玉龙说,时至现在,他还没有得到一分赔偿。记者多次给李新松打电话,对方都关机。

  黑龙江国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周长喜认为,交警不该在国道上追车,即使奉命追车也应该是确保安全情况下,明知不安全却要追车,这是故意行为。当时怀疑是盗抢车辆依据何在呢?追车致人死亡,除了交警部门应承担一定的国家民事赔偿责任外,严格说还应追究相关交警的刑事责任。(新华社哈尔滨5月22日电)

这是躺在医院病床上的驾车交警王松斌。新华社发
这是躺在医院病床上的驾车交警王松斌。新华社发
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刘锋)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