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公路收费去向打哑谜 政府部门因利益缄口--社会--人民网
人民网

高速路收费系列报道之二:

高速公路收费去向打哑谜 政府部门因利益缄口

2011年05月21日15:18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人民网北京5月21日电 (记者 贾玥) 近年来,乱设站卡、超时收费等公路收费乱象屡遭媒体曝光。然而却鲜见相关部门挺身而出承担责任,问责机制迫于利益纠葛难以落实;而在公路收费信息公开方面也未见进展,北大学者三年前申请公开首都机场高速路收费去向,至今仍没得到相关答复。

  究其背后原因,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道路交通安全教研室主任刘建军告诉记者,高速公路的收费公司受控于交通部门高速公路管理局,乱收费背后实则有政府“撑腰”;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则指出,公路收费信息公开表面上看是技术问题,实则触动太多人的利益,与其一味推动政府主动公开,不如强调不公开的法律责任。

  交通运输部透露,我国将逐步构建“两个路网体系”,其中以高速公路为主的“收费公路体系”,将贯彻低收费、高效率的宗旨。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向人民网记者表示,若想实现这一目标,必须严格落实听证会制度,保证价格合理,而非由经营方单方面决定。

  收费乱象:乱设站卡、超限收费、收费畸高

  自1988年第一条高速公路——沪嘉高速建成通车至今,我国高速公路总里程数已达7.4万公里,仅次于美国位列世界第二。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日新月异的同时,公路收费种种不规范、不合理的现象,在近些年引发了舆论声讨。

  乱设站卡。央视《经济半小时》曾连续调查广东高速路、快速路收费情况,华南快速干线一期全长15.6公里,按广东省核定的每公里0.6元的收费标准,全程收费不应超过10元,但实际上走到一半就要缴纳10元“过路费”。

  超时收费。《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明文规定,政府还贷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年;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不超过25年。但一些高速公路却被曝出超年限收费,有的自行延长至50年之久,当地有关部门也未采取行动制止。

  收费畸高。今年4月,《新京报》记者曾跟随一辆30吨物流大货车,从成都出发抵至北京,全程共缴纳运费1万元,其中高速费近5000元。运输公司经理表示,在不计算司机工资和其他运输成本的情况下,单程净亏1425元。

  “高速公路的收费公司并非个体企业,往往受控于交通部门高速公路管理局,归根结底,乱收费背后有政府部门‘撑腰’。此外,一些高速路车流量很低,成本不易收回,于是想出延长收费年限这一违规作法。”在分析造成上述乱象的原因时,刘建军表示。

  乱象背后:政府收费信息公开、问责机制不完善

  公路收费每年进账数额及巨额收费流出方向,已成为有关部门信息公开“死角”。王锡锌向人民网记者表示,政府在收费公路信息公开方面所做的远远不够,有历史原因,也有协调各方利益的考虑,短期内将很难有所改变。

  2008年5月,王锡锌、沈岿、陈端洪三位北大学者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首都机场高速路收费情况。15天后,北京市交通委、发改委给予答复:投资总额11亿6500万元,2004-2007年累计收费18亿3893万元,但回避了高速路收费去向这一敏感问题。

  “截至目前,北京市有关部门仍未回应这一疑问,而且即便是收费数额也只是提供一部分,关于收费使用情况只字未提。”王锡锌说。

  王锡锌认为,公开信息可以制约滥用收费权,也可使公众更易理解政府想法,不仅完全有必要,也完全可行。为何有关部门仍“三缄其口”,信息公开表面上看是技术问题,实则触动太多人的利益,既得利益者的担忧让敦促公路信息公开的倡议总是落空。为此,王锡锌建议,“信息公开要强化义务和责任,既然主动公开比较困难,那么就去强调不公开的法律责任,用责任机制倒逼地方政府履行公开职责。”

  除应及时公开收费公路的相关信息,政府在管理、监督方面的履职意义也不容忽视。审计署2008年第二号报告指出,一些省市将收费多年、效益较好的公路“改头换面”,违规重新批准和计算收费期限;部分地区收费公路项目招投标不经评估或压低转让价格对外转让,造成国有资产损失。

  王锡锌指出,建立问责机制十分迫切,但需要极大的勇气,这源于地方政府负责监管的部门同时是利益相关方。“现在的情况就是,看到问题的人很多,找到问题解决方案的也很多,但难在落实”。

  交通运输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建议,有必要强化收费公路监管,建立公开透明的收费公路监管机制,完善统计、报送、信息公开等相关制度和技术手段,并接受公众监督。

  各方说法:无真正免费公路? 建议排队千米免通行费

  一些评论指出,在“行”中担负重任的高速公路,有天然的社会“公益性”,公路姓“公”无可置疑,免费给公众通行是大势所趋。全国人大代表赵林中就建议将法定节假日高速公路收费站免费放行的制度法定化;同时,当收费站排队超过1000米时,也应免费通行。

  “高速公路不可能免费。”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副所长汪鸣认为,如果真要推行减免,很多逼近收费期限的公路面临产权问题、维护问题、配套人员转业安置问题等,需要交通部拿政策,但现在各方态度都比较消极。

  一个常被引用的数据显示,世界70%的收费公路在我国。而据交通运输部发言人何建中在今年3月例行发布会上介绍,世界上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免费公路,公路建设及养护资金通过收费或收税的方式筹集,如美国通过征收燃油税、轮胎税、卡车购置税以及重型车辆使用税作为公路信托基金,用于公路建设发展。

  实际上,交通运输部近两年在逐步推进构建“两个路网体系”建设,包括以普通公路为主的“非收费公路体系”,以及高速公路为主的低收费、高效率的“收费公路体系”。有专家指出,这两个体系兼顾了效率与公平,互为补充,共同构成我国功能完善的公路网络,是“符合我国国情的一种战略选择”。

  在未来公路收费管理方面,上述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呼吁,高速公路收费期满后,应依据养护成本核算,大幅降低通行费标准,收费目的从筹集建设资金,逐步调整为弥补日常养护和运营成本,并反哺普通公路建设,实现“两个路网体系”资金调配和有效流动,使之协调发展。

  相关链接:

  高速路收费系列报道之一:
    高速路收费日进数百万 收费期长和罚款成暴利主要来源
联系本文记者

贾玥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刘军涛)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社会万象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