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社会观察 2006年01月19日00:28

 

 特别策划:民工讨薪不用玩命 这个年关不难过

编辑:王欣

 

就为了拿到一年的血汗钱回家过年

  工人李国富一张嘴巴,面前就腾起一团白雾。12月19日深夜,零下8度。“不能睡早,不然睡了也得冻醒,得困极了再睡才行。”晚上8点,李国富与其他9名工人一起,躺在几乎与室外温度相同的铁皮屋子里。

  在北京寒冷的冬天,李国富等20名农民工在晚上8点被赶出工地站马路。他们不得不住在铁皮屋里等工资。(见《新京报》12月26日文章《北京民工欠薪调查:20名工人住冰冷铁屋等工资》)

  民工欠薪由来已久,记得有位经济学家考证过,这是和民工的薪水结算方式相关联的,他们习惯沿袭农垦方式,春种秋收,一年一结,平时只支取少量生活费。当包工头结算不到钱出现资金链断裂,或者运气不好遇到了赖账的主,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被拖欠就不奇怪了。这几年,每到岁末年初,民工工资都会成为关注的焦点。从媒作报道来看,整体的情况是越来越好了。    

民工欠薪难讨症结何在? 

[详细内容]

■案例一:讨债不成反被刀砍

  11月17日,被砍伤左手的毛启云躺在中山市东凤镇医院的病床上,艰难地从皮夹里掏出一张手写的承包合同说,“老板欠我2万多块钱,拖了好几个月不肯付。”5天前,为了追讨工程款,他与上一级包工头甘老板发生冲突。甘老板一气之下挥刀砍人,使毛启云左手的筋脉几乎全被砍断,而他的哥哥毛启才被砍伤了大腿,伤势更重…… 

原因:无证工程队维权难

  一个不大的工程,被转包了数次才到了毛启云的手中,连他都搞不清,甘老板和包工包料的老板上面,是否还有其他承包人。实际上连毛启云都不是最小的承包人,他在拿到工程后又分包给了自己的哥哥和姐夫。环节如此众多,只要其中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工人就有可能拿不到工钱。出现这种情况,只能到法院去起诉对方。

■案例二:民工静坐讨要工资

  记者接到一读者电话投诉,反映广东清连公路发展有限公司拖欠工程款,导致工程承包方无法支付民工工资,20多名民工已经连续两日在该公司门前静坐,追讨工资。

  记者赶赴当地调查时了解到,5家建筑单位共同承包了一项道路维修工程,工程完工后5单位认定工程款为590多万元。但是作为工程发包方的清连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却不认这笔账,一直拒绝付款,导致工人们也拿不到工资。有的农民工由于长期被拖欠工资,与包工头发生争执,将对方打得头破血流……

原因:工程造价存在争议

  清远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此次事件中,因为工程发包方与施工方就工程造价问题迟迟无法达成一致,导致300多名民工共72万余元的工资被拖欠。这是一起因拖欠工程款而引发的拖欠民工工资事件。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切实解决建设领域拖欠工程款问题的通知》精神和《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33条的规定,清远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已责令清连公路公司足额支付所拖欠的民工工资,并责令施工单位切实保证足额发放。

■案例三:民工封了小区电梯

  10月27日,广州市海印桥脚东晓路滨江新城某小区内,上百名民工两度封锁了小区的电梯和楼梯。民工们说,为讨欠薪才出此下策。开发商却深感委屈:“我们根本没有欠工人什么钱,要欠也是包工头欠他们,开发商和施工单位已经按合同结清工程款了。”

  当天早上8点左右,上百名民工就来到了小区内,要求和小区的开发商谈判。这上百名民工分属模板、钢筋、泥工和排栅4个班组,当开发商没有给他们及时的答复时,他们采取了封锁电梯和楼道的行动。

原因:环节太多易生矛盾

    在此事件中,施工单位认为开方商还欠他们工程款,而开发商则认为施工单位的部分要价不合理,他们已经按照合同规定付清相应款项。款项拨付给了项目部后,项目部跟班组的结算又出现了矛盾,于是大、小包工头挟民工一起到开发商楼盘闹事,不明真相的民工们成了被任意操纵的棋子。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建筑行业的制度弊病是导致拖欠工资的根本原因:转包、分包等行为普遍存在;工程款拨付程序错综复杂;工程承揽和建设过程中压价、垫资、拖欠恶性循环。民工要收到工资,需要经历重重关卡,开发商、施工单位、项目承包人、各级别的包工头……

 

律师支招:依法讨薪 这个年关不难过

[详细内容]

  春节将至,辛苦了一年的农民工有的顺利拿到了工钱,高高兴兴回家过年;有的则仍然走在艰难的讨薪路上,能否回家过年还是个未知数。以下是几个目前仍在讨薪的案例,读过之后,我们或许可以发现现象背后的深层原因,并沿着讨薪者的维权路找到援助之手。


相关链接:民工维权成本调查:讨薪成本至少三倍于收益


  一份近3万字的调查报告5月23日在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出炉。报告名为《中国农民工维权成本调查报告》。

  农民工依法维权的代价到底有多大?报告执笔者肖卫东说,以讨薪为例,“到2004年11月中旬,全国进城务工的农民工被拖欠的工资约有1000亿元。根据我们的结论,为了索要这1000亿元欠薪,社会至少要付出3000亿元的成本。”


  案例1:不知道找谁要钱

  2005年年底,小李又一次回到曾经挥汗数月的番禺某楼盘讨要工程款。从2005年3月开始,小李等65个包工头从一家建筑公司手里转包下该楼盘的部分工程,4个月后工程完工了,然而400多万的工程款却至今没拿到。小李应得的工程款有8万,其中包括他手下20多个工人的工钱,他拿不到钱,也就没钱发工资给工人了。
  ■律师支招:

  就本案而言,在法律上首先要解决两个实体问题:一是民工与谁建立了劳动关系?第一种情况,如果小李是个体经济组织的业主,则符合劳动法规定的用工主体条件,尽管未签劳动合同,其与农民工之间已形成了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小李负有向农民工直接支付工资的义务。第二种情况,如果小李不是个体经济组织的业主,则不符合《劳动法》规定的用工主体条件,其与民工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农民工与发包工程给小李的建筑公司形成了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因此建筑公司应直接向农民工支付工资。
  案例2:老板转移了财产

  大学毕业已1年的小郑一直在广州一家汽车用品公司工作。公司处于项目开发期,因此没有盈利,投资方突然于2005年6月撤了资,令公司经营陷入困境,老板却没有将情况通报给员工。不知情的小郑等90多名员工还在满腔热情地工作,尽管有两个多月没发工资,他们仍然相信这只是暂时的困难,老板会给他们一个说法,为此他们天天啃馒头坚持下来。
  律师支招:

  本案的关键问题是执行,这也是司法实践中一个普遍的难题。

  今年1月1日起施行的新《公司法》对逃债行为作出了限制。该法第二十条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案例3:盖成烂尾楼没人管

  2005年12月底,记者在东莞东城区的一处烂尾楼中见到了冯太铎,这处烂尾楼就是冯太铎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包工建设的。从那时起至今,老冯为了讨回工程款和工人工资,已经在这个没水没电的地方住了9年。
  律师支招:

  本案的情况比较复杂,还有诸多事实有待调查:其一,“吉之城”这一房地产项目的开发商即业主究竟是谁?是香港老板独资开发,还是与东莞建总合作开发,抑或是两家入股组成项目公司开发?

 

沉重反思:讨薪,为啥非得玩命不可?
被欠工程款80余万元 3男子并排坐楼顶讨债

  农民工为讨薪而用尽各种非理性“绝招”,诸如跳楼自焚服毒等极端方式,这实在算不上是什么新闻了。眼下,跳楼、跳天桥、爬塔吊的场景依然不断重演,不过主角不再仅仅是农民工,“包工头”也加入了进来,玩命讨薪正有愈演愈烈之势。

  “生命诚可贵”,为啥为了钱非得玩命不可?我们或许可以理解为农民工和“包工头”的法律知识欠缺,他们不知道动辄就爬上塔吊等极端行为有可能涉嫌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他们不知道要签订劳动合同来规范劳资关系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是,面对那些永远逝去的生命,我们不能不深思,如果他们能和开发商平起平坐对话协商;如果一些政府部门能在惦记GDP增长的同时,尽到监管责任而做到防微杜渐;如果申请法律援助不是那么困难,请个律师打官司也不再是天方夜谭般可望而不可及,我相信,没有几个农民工和“包工头”非得为了工钱玩命。正是在这些合法的坦途被封堵的情况下,为了糊口,为了养家,为了尊严,才有那么多农民工铤而走险孤注一掷。当农民工和“包工头”通过正当途径讨薪不被理会或效果不佳时,于是采取自残、自杀或其他暴力方式,以引起媒体、公众尤其是领导的关注。在“眼球经济”时代,以此类“捷径”来获得讨薪的“高效率”。

  玩命地工作的人,到头来却不得不玩命地讨薪。在现代文明的今天,这实在是和谐社会华美篇章的致命杂音。让那些常年劳作的人不再两手空空徒有一把辛酸,让大家都能无后顾之忧地享受创造和劳动的快乐,实在是所有劳动者的渴望,也应该是全社会和政府不能推卸的责任。

 

关键字搜索:各方联动治欠薪

中央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历史“欠薪”明年底基本解决
劳动合同法草案规定:恶意欠薪逾期加付赔偿金
立法:为了农民工如期拿到工资
全国总工会安排专项资金4500万元向农民工送温暖

评论

人民日报:清理欠薪 要用硬招
恶意欠薪引“讨薪风暴” 治“赖”当用重典
欠薪 制度缺陷是根本(声音)

各地

深圳打击恶意逃薪创全国首例 刑拘8名欠薪老板
宁波市两个月为农民工追回工资1418.9万元
建长效机制推多项举措 青岛城阳区治欠薪打"组合拳"
河南省工会三年为农民工追回欠薪4.2亿多元
重庆市开始大规模排查农民工工资支付情况
内蒙古区总"关注农民工在行动"启幕
优先、快速处理 吉林为农民工讨薪开"绿色通道"
京冀法院联手为工人发欠薪
银行监控根治工程建设欠薪
广州三部门联合检查欠薪 建筑业成重中之重
北京:四区劳动部门回应农民工讨薪

 

声音:众口纷纭说讨薪

  继续修改完善《企业工资条例》,对拖欠工资行为明确相应的法律责任和处罚措施;全面建立工资支付监控制度,企业要定期将工资支付和欠薪情况报当地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备案;积极建立企业劳动保障诚信制度;逐步建立欠薪保障制度,企业按照招用农民工的人数及一定标准缴纳欠薪保障费,存入当地政府指定的欠薪保障金专户。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有关负责人最近谈到要建立解决欠薪问题的长效机制。

  我们不要一味地叹惜劳动者的无知,把责任一味地推到劳动者身上,事实上,我们目前的相关规章制度还不是十分健全,对于弱势群体的保护也还做得很不到位!

  ———针对一些部门称“农民工维权意识差,不懂得自我保护”,某网友发表自己的看法。

  用人单位欠薪,应轻则“关门”严罚,重则判刑。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铁映率《劳动法》执法检查组来广州检查时,广州市一些官员提出增设“拖欠工资罪”。

  有什么办法,我带着班组,拿不到钱就发不出工钱,下面有20多号人追着我要钱啊。

  ———小包工头毛启云发不出工资,多次向大包工头追讨,最终发生冲突,被砍两刀。

  目前出现的农民工恶意讨薪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通过“民工讨薪”

  解决工程各方合同纠纷。另一种则是“黑包工头儿”或零散农民工私自揽活,结算时随意要价,为达到目的蓄意组织、操纵外来务工人员制造事端,造成群体性事件的发生。

  ———面对目前建筑业农民工中出现恶意讨薪趋势,北京市建委发出警告。

【资料链接】

什么是工资侵权行为?用人单位对此应承担什么责任?

工资侵权行为,是指用人单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侵犯劳动者工资合法权益的行为。包括:

1.克扣或无故拖欠劳动者工资;

2.拒不支付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

3.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劳动者工资;

4.解除劳动合同后,未依照法律、法规规定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等。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发布《农民工维权手册》

 

用人单位有上述侵犯行为的应承担以下法律责任

1.用人单位应按下列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工资报酬并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

2.用人单位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工资的,以及拒不支付劳动者延长时间工资报酬的,除在规定的时间内全额支付劳动者工资报酬外,还需加发相当于工资报酬25%的经济补偿金;

3.用人单位支付劳动者的工资报酬低于当地最工资标准的,要在补足低于标准部分的同时,另外支付相当于低于部分的25%的经济补偿金;

4.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后,未按规定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的,除全额发给经济补偿外,还须按经济补偿数额的50%支付额外经济补偿金;

5劳动保障行政主管部门可责令用人单位按相当于支付劳动者工资报酬、经济补偿总和的1至5倍支付劳动者赔偿金。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