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价“路桥费”真的没治了吗--社会--人民网
人民网

高价“路桥费”真的没治了吗

2011年05月20日01:53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社论

 收了26年钱还要再收6年的济南黄河大桥,拟收费50多年的广东三水大桥,可谓一个比一个登峰造极。网民的自力救济反衬出政府部门的失职,谁来改变这一局面?

 日前,网络上一则《台州椒江大桥收费10年 欢迎曝光你们当地的“路桥费”》的帖子引发热议,帖文里有一个“路桥费排行榜”,浙江台州椒江大桥、河南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济南黄河大桥等跻身“排行榜”前列。新华社记者实地调查几处上榜收费路桥发现,大桥收费“敛财不止”;网民们对路桥费深恶痛绝,如梗在喉,可相关企业和政府却是振振有词。

 台州椒江大桥收费已近10年,早就连本带利赚回来了,继续收费是为“建二桥”。旧桥(路)收费建新桥(路),建成新桥(路)再收费,如此循环往复,真是笔无本万利的生意。可问题是,收费单位有什么权力把民众当成提款机?

 椒江大桥还不算过分的,收费已达25年的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收了26年钱还要再收6年的济南黄河大桥,拟收费50多年的广东三水大桥,可谓一个比一个登峰造极。国家规定经营性路桥收费最长不得超过25年,可这些收费路桥单位却能公然抗法,且地方政府明文为其保驾护航。

 对高价“路桥费”问题,网络上经常曝光,媒体不断进行舆论监督,审计部门一再点名———如2008年审计署调查18个省市收费公路,结果显示,辽宁、湖北等16省份违规设收费站158个,违规收费149亿元。山东、北京等12省份35条经营性公路,获取的通行费收入高出投资成本数倍乃至10倍以上。

 此前,央视记者通过跟车调查发现,有些二级公路收费站仍然没有取消,有些地方“站”取消了“费”却没取消,在下一站交费时再补上,总费用不变。

 人们早有共识,高价“路桥费”不仅提高物流成本,更阻碍了居民社会交往,禁锢了地方经济活力,由此造成巨大的社会代价恐怕更是金钱无法衡量的。

 人们要问,高价路桥收费,真的没治了?当初征收燃油税时,说是要削减收费公路,但实际削减的数量与公众的期望相差甚远。不久前,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表示,免费公路将占中国公路的96%,但有人算了算,按400万公里中国公路总里程算,4%意味着收费公路约16万公里,中国现有10万公里的收费公路,还要发展6万公里的收费公路才能“达标”,如此“非收费公路体系”,让人高兴不起来。

 不错,公路收费是有历史原因,当初各地采取“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方式发展交通事业。但那些收了二三十年的费用、早已经收回成本、现在变成了取款机的收费路桥,为什么不能马上喊停?

 从网络曾经疯传的“逃费地图”,到“路桥费排行榜”,民众一次次向路桥费说“不”,这显示出网络草根的智慧和力量。然而,网民的自力救济也反衬出政府部门的失职,路桥费对经济民生的负面作用与日俱增,但行政治理的效率却异常拖沓,谁该为之负责,如何才能改变这一局面?
(责任编辑:王欲然)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社会万象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