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公路公布收费去向咋就这么难?--社会--人民网
人民网

高速路收费系列报道之六

高速公路公布收费去向咋就这么难?

2011年05月27日10:46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人民网北京5月27日电 (记者罗旭)今年,高速公路收费问题从年初便因“天价过路费”而倍受瞩目,高速公路收费成为暴利行业人尽皆知。民众在惊呼高速公路收费的“暴利”同时,更关注这些费用究竟用在了哪里,政府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应该负什么责任?

  高速企业利润率高 面对记者采访均讳莫如深

  北京的京通快速路自1995年底建成通车,现在的收费状况是从八里桥收费站到东五环不足10公里收费10元。根据北京市物价局发布的《关于制定京沈高速公路(北京段)通行费标准的通知》,京沈高速公路的全程标准是小型车每公里0.5元,在北京市发改委网站公布的京承路收费标准也是A型车每公里0.5元。比照京沈高速公路(北京段)、京承路的收费标准,京通快速路的收费明显偏高。目前京通快速路由首创股份有限公司负责管理,京通快速收费由北京市政府批准,收费期限至2027年,收费年限32年,超过国家公路收费条例规定的30年最高年限。根据首创股份2010年年度报告,京通快速路全年实现营业收入3.14亿元,利润总额1.93亿元。一条不足10公里的收费高速公路一年利润就将近2亿,高速公路企业的“暴利”可见一斑。

  类似京通快速路的例子还有不少,目前在安徽省境内有六条高速公路在收费,合宁高速公路每年收费收入最高,去年的营业收入达8.5亿元,其次是高界高速公路,营业收入达5.3亿元。皖通高速一位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高速公路收费年限是不得高于30年,公司之所以毛利率高是因为成本低,像合宁高速是2000年之前就建成的,和现在建高速的成本是没法比的。”

  重庆路桥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2010年营业利润1.18亿元,利润总额 1.4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1.3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 9150万元。如此“暴利”用在了哪些地方?该公司办公室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员工告诉本网记者,现在重庆路桥股份有限公司并没有直接收取路桥费,而是由政府统一在收,收好后按照一定的期限拨付过来。关于该公司的毛利率为何高达88.26%,该员工表示不方便透露,对于资金用在了哪些方面也未作出回应。

  媒体披露,2010年,负责管理首都机场高速公路的北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盈利8000万元,其中7000万元用于股东分红。人民网记者求证北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对首都机场高速公路收益的使用情况,该公司拒绝接受采访。

  政府部门:规范公路收费 坚决撤销违规设置收费期满站点

  5月24日开始,京通快速路开辟了一条公交专用车道,每天必经京通快速路的司机郭师傅感觉更加拥堵了。“快速路上开辟公交专用道占用了公共资源,不能提供快速服务为何还要收每公里高于1元钱的高速费?”而首创股份有限公司京通快速路管理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却表示,如果取消收费或降低收费,将会导致京通快速路陷入更加严重的拥堵。

  高速公路收费标准是否应该有章可循,政府部门在完善信息公开机制方面该做出哪些努力?公路既然姓“公”,政府便应该及时公开收费公路的信息情况,同时,对公路加强管理、监督,尽到应尽的义务,担负一定的责任。

  交通运输部党组成员、副部长冯正霖表示,收费公路管理方面的问题,主要集中在部分社会公众对这一政策长期性的质疑,对收费标准过高、收费站点过多、通行效率不高等现象不满意。他指出,要坚决撤销违规设置、收费期满、站点间距不符合规定的收费站点,降低过高的收费标准。要加强收费公路监管,规范通行费征收、公路养护和交通服务等经营管理行为。严格政府还贷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支出管理,严禁违反规定乱支挪用。

  在高速公路收费的事前公开上,湖南省正在做一个尝试:5月24日,湖南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提交审议的《湖南省高速公路条例(草案)》提出高速公路收费标准应当听证,规定“高速公路收费标准由省人民政府确定”。之所以如此规定,湖南省人大常委会认为,“高速公路收费属于国家价格法规定的重要的公益性服务价格,政府在正式审批之前,对其进行听证,不光是增加政府决策工作透明度和依法行政的需要,也是为了维护公路投资运营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对于高速路收费流向的公开,三年前三位北大学者曾提交申请,要求公开首都机场高速路收费情况,但北京市交通委、发改委没有回答高速路收费究竟去向何处。

  专家看法:政府应出台高速路收费公开细则并加强问责

  “当年首都机场高速收费情况没有公开的一个所谓理由是涉及商业秘密,这个理由是不成立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副研究员吕艳滨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说,“高速公路收费属于公用事业的收费,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用事业的收费应该公开。”

  政府信息公开方面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吕艳滨指出,现在没有特别明确的规定,像用水、用电、用气、高速公路这一块是参照条例在执行,到底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是不明确的。或许正是因为责任不明确,才使得相关部门对学者的追问一再搪塞。

  如果该公开的信息没有公开,谁来监督?吕艳滨说,应该由主管部门、监察部门来监督。“政府不公开高速公路收费情况,可能有意识的问题,也可能有管理不规范的问题。一方面很多部门不重视这个事情,另一方面是很多方面不明确高速路收费怎么公开,主管部门应该尽快出台一些细则。同时,政府应该加强问责。”

  “公路系统是腐败的高发领域,要通过舆论以及全国人大的努力让他们不能乱收费。”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周孝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为了确保权力正确行使,必须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权力到哪儿,监督就得到哪儿,钱花在哪儿,审计就得到哪儿。”

  “仅仅公开了高速公路的收费情况还不够,是治标不治本,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乱收费的状况。”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郑实则认为,如果能采用招投标的方法将整条高速公路收费承包给管理公司,或许是缩短收费年限,降低收费标准,帮助收费站人员“瘦身”的好方法。

  财经观察员叶檀说,不透明的财务状况,是路桥收费不止的重要原因。不透明的财务状况给浑水摸鱼者带来获利良机。围绕路桥形成牢固的既得利益集团,官商贪腐层出不穷;而国有公司人浮于事,吃大锅饭滋味十足。

  网友建议,对于高速路计划征收费用的建设项目,必须得纳入法制化管理轨道,路桥建设成本、贷款数额、建成后收取的资金数额及使用情况,都应该给百姓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


高速路收费系列报道之一:高速路收费日进数百万 收费期长和罚款成暴利主要来源

高速路收费系列报道之二:高速公路收费去向打哑谜 政府部门因利益缄口

高速路收费系列报道之三:二级公路收费站并非全撤 个别地方将普通公路“升级”再收费

高速路收费系列报道之四:状告高速公路屡败诉 实现"高品质"还需多久?

高速路收费系列报道之五:公路收费助推物价上涨 "两高一乱"致使成本畸高
联系本文记者

罗旭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崔东)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社会万象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