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孟小冬与梅兰芳的坎坷情路--社会--人民网
人民网

组图:孟小冬与梅兰芳的坎坷情路

2011年08月22日08:27    来源:《海南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孟小冬与梅兰芳

婚前身着旗装的孟小冬



  就在孟小冬艺途如日中天的时候,谁也不曾料命运既眷顾她又捉弄她,孟小冬在人生旅途上迈出的这一步,竟使她既创造出以后事业的辉煌,又经历了一段对她造成至命伤害的传奇婚姻。

  1925年8月,孟小冬参加北京第一舞台盛大义演,与裘桂仙合演《上天台》列倒三。大轴为梅兰芳、杨小楼合演《霸王别姬》,余叔岩、尚小云演压轴《打渔杀家》。这是孟小冬第一次与梅兰芳在后台擦肩而过,她只是出于礼貌和对梅先生的敬仰,点头示意,叫了一声“梅大爷。”而梅兰芳却是在化装室内竖着耳朵边化妆认真伶听了孟小冬的《上天台》。

  梅兰芳是中国京剧发展史上举足轻重的表演艺术大师,早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他就把以梅派艺术为代表的中国京剧先后带到日本、美国和前苏联。凡是看过梅兰芳那热烈而动人的演出场面,都会过目而不忘,被他的艺术魅力所陶醉,他的艺术受到了所到国家人民的喜爱和欢迎。梅兰芳轻歌曼舞的舞姿,配上那优美的唱腔,形成了梅派艺术独创的古典美,他改革、丰富了旧剧的传统僵化的表演程式,令京剧艺术耳目一新,在国内外赢得了声誉,为当时古老贫弱的中国长了脸贴了金。京剧乃“国萃”之说由此而兴,原来国内的一些反对旧剧的文人名流也就此闭嘴罢休。

  当年已负盛名的梅兰芳,本有自己美满婚姻,家庭生活也应当说是幸福的。

  乱点鸳鸯谱

  或许是命运注定,还是神差鬼使,不多日子,又遇8月23日冯公度母八十寿辰堂会,由青衣提调派了一出孟小冬与梅兰芳合演的《四郎探母》,他(她)们上演了一出阴阳颠倒了的夫妻对儿戏,戏中的铁镜公主和杨延辉口口声声是夫妻情,夫妻恩。引起了戏迷的极大兴趣,曾轰动一时。

  1926年5月4日,再遇时任北洋政府财政总长,兼银行总裁的王克敏过生日大唱堂会戏。这天,到会的都是北京城内数得着的头面人物,其中也不乏名伶俊秀。风华正茂、名满京城的当红女老生孟小冬,和举世闻名、众望所归的男旦梅兰芳,自然均在被邀行列。有了前次《四郎探母》的轰动效应,这回有人更是突发奇想,提议让孟小冬和梅兰芳合演一出《游龙戏凤》。提议者说:“一个是老生之皇,一个是旦角之王,王皇同场,珠联璧合也。”这是一出生、旦对儿戏,唱做并重。

  当年,还没成为大师的梅兰芳与余叔岩第一回合作,煞费苦心所选的剧目就是这出;因为,用今天的时髦话说它可让两人“双赢”,既可让梅兰芳出彩,又可让处于“挎刀”身份且嗓音还未恢复的余叔岩增光。而孟小冬呢,虽然师父仇月祥曾经教过这出戏,但在此之前尚未演过。这次出乎意外,来了一个突然袭击,原定剧目只是唱一出《坐宫》。孟小冬在从未正式登台演出过此戏的情况下,居然敢和梅大师“台上见”!连她的师父仇月祥在台下也为之捏了把汗,担心把戏唱砸!其实早先的演员都有这样的本事,也是中国戏曲演员独到的本事:即是从未谋面的演员,初次合作演出,也没有事先排演,对台词这一说。只要是照本宣科,循规蹈矩,一丝不苟,双方在台上都有一定的交代,绝不会在台上砸锅。这天孟小冬是由师父仇月祥替她化的妆,他将她头上的网子勒得比较高,这样看上去显得长眉入鬓,又带有点武生气。眼皮上的红彩抹得稍重一些,带点浪漫气息。孟小冬演来显得落落大方,更显天子的风流潇洒。演出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的结果出奇地好,得到了在场的戏迷和观众的一致赞赏和欢呼。他们俩把剧中人都演活了,这出戏是写明朝正德皇帝微服巡视,在李家客店挑逗、调戏女主人李凤姐的一出生旦戏。在舞台上却是阴阳颠倒的,十九岁的姑娘孟小冬扮演的却是大明正德皇帝,而有美男子之称的梅兰芳演的是李凤姐。尽管小冬扮的皇帝戴着长长的髯口,而梅兰芳扮的是活泼天真的少女模样,当台上梅孟表演戏耍身段(动作)时,台下简直是哄开了锅,男女粉丝们不断地拍手,不停地高声叫好。尤其是梅迷们,硬是把他俩的这段表演视为假戏真做。当时就有那么两位好事者说:“这真是天生的一对儿。谁能成人之美,亦生平一乐。哪位大爷要是肯做点好事,何不把他们凑成段美满婚姻,真是一曲人间佳话。”其他的梅迷齐声赞许。这种现代世界只有中国戏曲舞台上独有的角色乾坤错乱现象,却被“梅党” 戏迷用来为这对人间绝色“乱点鸳鸯谱”。
【1】 【2】 【3】 

 
 
 
(责任编辑:徐焱)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社会万象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