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诬受贿遭拘捕 调查记者悄然取证微博求妻--社会--人民网
人民网

妻子被诬受贿遭拘捕 调查记者悄然取证微博求妻

2011年08月22日11:13    来源:《齐鲁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杨海鹏喜欢下厨,常把自己的“作品”发到微博上。
杨海鹏的微博


  “蟹妈从美国回来啦!”蟹妹扑在妈妈的怀里欢呼雀跃,蟹爸一屁股瘫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再也站不起来。

  这时的杨海鹏,有一种虚脱的感觉,超越他以往任何一次揭黑调查完结后的疲惫感,“一个社会若是没有了公平与正义,那么,它的抗压能力实在太差。”杨海鹏说。

  杨海鹏也几乎是突然意识到,自己此番救妻之举,其意义并不仅仅是谋求一己私利的合法不受侵犯“警钟为谁而鸣?它为我们每一个人敲响”。如果法律失去了公平,那么,每个人都会成为它的牺牲品。

  刚才还是阳光明媚,午后突然下起了雨。路上的行人四散躲避,雨水打湿了衣襟。

  这是8月17日下午4时的上海。此时的杨海鹏,正专注于一场一个人的战争:微博救妻。

  去年7月,杨的妻子梅晓阳突然被检察院以受贿罪名立案侦查并移交诉讼,开庭时间两次拖延。目前,梅晓阳已被保释回家。

  杨海鹏坚信妻子是冤枉的,但这场变故就像午后的急雨,劈头盖脸就来了,事前没有一点征兆。

  杨海鹏就此踏上了拯救妻子梅晓阳的道路,一场深入并且专业的调查取证正在一点点展开,他要为妻子洗冤。

  与其他维权者不同,杨海鹏是一位“职业选手”,他做过18年的调查记者。

  他甚至有些兴奋,这次调查与以往18年里的任何一次深度调查都不同。这一次,他的身份不是记者,而是一位为妻子奔走的丈夫。

  杨海鹏咋也想不到自己调查了半辈子法治事件,老婆却突然被抓。

  如果不出这个意外,杨海鹏还会沉浸在简单生活的愉悦中。

  他,44岁,上海人,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做过教师,当过法官,现在是某杂志调查记者;妻子梅晓阳,园林景观设计师,供职于上海园林设计院,上海园林行业唯一的“启明星学者”;女儿7岁,昵称蟹妹。夫妇俩以蟹爸蟹妈自居。蟹爸喜欢下厨,一家人的美味菜谱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蟹爸的微博上。

  “现实中的杨海鹏,很温和。”杨海鹏说,网上的那个屡屡上演语言暴力的自己,其实“是演给他们看的”。

  他更愿意做回真实的自己。但现在,他说,自己“必须战斗”。

  去年7月13日,这分宁静和简单突然被打破。

  那天下午下班时分,梅晓阳突然被带到单位纪委办公室接受检察院工作人员谈话。梅自述,“谈话”进行了整整一个晚上,次日清晨,她被带到检察院接受笔录。

  杨海鹏第一时间接到电话,直觉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一个在国有企业中担任中层副职的科研技术人员,怎么可能涉嫌受贿呢”?梅晓阳也以为,“只要谈完话就可以回家。”

  案情发展完全不同于两人想象。

  上海市徐汇区检察院起诉意见书这样记叙了梅案:“2009年2月2日,我院收到匿名举报信,反映上海市园林设计院经营计划室副主任梅晓阳涉嫌经济问题。同年2月5日,我院对该线索进行初查。2010年7月14日,梅晓阳来我院自首。”

  杨海鹏咋也想不到,自己调查了半辈子法治事件,老婆却突然被抓。现在,家庭生活节奏一下被打乱了。

  蟹妹天天晚上喊着要妈妈,蟹爸只好骗她,“妈妈去美国了,执行秘密任务,不能打电话。”

  做了那么多年的调查记者,他终于切身感受到那些当事人为什么会那么愤懑、悲怆。 7月14日16:50左右,杨海鹏与律师在上海建国饭店谈话。

  徐汇区检察院突然来电,请他前往签收妻子的刑拘通知书。建国饭店与徐汇区检察院紧邻,杨海鹏回答,我离这里就几步路,马上来。不料,对方说:“我们下班了。”

  熟谙法律的杨海鹏知道,当天是星期三,如果这时签字,那么本周内,律师便可会见当事人。但如果次日去签字,本周内实际已经无从安排律师会见。他突然冒出个念头,这个案件,可能不仅仅是误会。

  本报记者 石念军

  次日清晨去签字,接待他的工作人员指点他怎么写怎么填。杨海鹏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说,“我知道,我吃这碗饭比你早。”

  蟹妈被带走了,蟹爸连续五天五夜没合眼。

  7月18日深夜,一帮朋友把杨海鹏喊到茶馆喝茶,几个小时大家谈笑风生。日后朋友才知,杨妻已出事。只有杨海鹏自己明白,有些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爆发。

  朋友们都知道,杨海鹏天生幽默,越是压力激增,段子越是激越。但这个人高马大的中年汉子,终究也有熬不住的时候。

  7月19日,星期一。杨海鹏和律师一起来到徐汇区检察院。他终于绷不住了,指着检察院工作人员的鼻子,这个1米8多的大汉暴跳如雷,狂风骤雨般骂了一个多小时,骂完了,“浑身冰冷”。

  但律师张震方告诫杨海鹏,这样做,后果很严重,“关系搞僵了,认为你太牛了!”

  “闹是没有用的”,杨海鹏提醒自己克制情绪。

  其实,如何与公检法打交道,一向是杨海鹏谙熟的职业特长。这些年来,三位法院中院院长,几十名法官因为他的报道落马。他知道,取胜法宝只有一个,那就是事实。“若要胜过司法机关,唯有证据比它更多、更全、更准确。”

  这是他熟悉的路径。

  而这一次,他绷不住了,就因为他已经成了“局内人”。做了那么多年的调查记者,他终于切身感受到那些当事人为什么会那么愤懑、悲怆。

  冷静梳理后,杨海鹏发现,他是有优势的:去检察院签收妻子的刑拘通知单,工作人员指点他时,意外得知杨曾在徐汇区法院工作四年;其后,解放日报社收到司法部门通知,要报社配合做好犯罪嫌疑人梅晓阳家属工作,以免闹访杨海鹏自1998年就离开解放日报了。杨海鹏得出结论,对方对自己几乎一无所知,这让自己相对身在暗处。

  杨海鹏决心展示一下自己的判断力和调查力,这种判断力和调查力,曾得到司法界人士的认可,那个被他拉下马的某市中院院长对此念念不忘。

  梳理

  脑子里打满了问号,杨海鹏开始调查检方所控梅晓阳几笔“受贿”情况,以便有针对性地应对检方的指控。

  他又回到了自己最熟悉的操作路径上。

  与其他普通维权者不同,这是杨海鹏的专业特长:冷静、客观、全面。律师严义明也说,杨海鹏的一大特点就是胆大心细,“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调查从何处入手?案件表面如此,背后如何?杨海鹏开始梳理这个案件发生前的种种不同,试图发现事件背后暗藏的线索。在他看来,如果这个案子不是简单的误会,那么,背后便一定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杨海鹏知道,梅晓阳所在的上海市园林设计院,MBO(经理人持股)计划历经十年曲折无果,两任主要领导都曾被立案侦查,但亦无果。其间,梅晓阳在2010年4月提出辞职,意欲跳槽前往另一家大型园林设计上市公司,薪水数倍于此,年薪可达百万元以上,且有股票期权等回馈。但因世博会开幕在即,颇多扫尾工作要做,梅的辞职暂时搁浅。

  “到了7月份,世博扫尾工作

  刚刚接近尾声,晓阳就被检方控制。”此前,梅晓阳单位一领导亦被立案调查。杨海鹏大胆怀疑,这里面有着怎样的隐情?

  脑子里打满了问号,杨海鹏开始调查检方所控梅晓阳几笔“受贿”情况,以便有针对性地应对检方的指控。他知道,能够帮到妻子的只有事实。即便妻子是清白无辜的,能够为她申冤的,也只有如山铁证。

  此时,一位控方证人逢人便说“诬陷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注:梅晓阳)”。

  杨海鹏从中看到了机会。

  听说此人是在工商局内被拘禁调查,杨海鹏顿时意识到,这很可能是“联动办案”,随即提醒对方,“对方很可能是人也要、钱也要”,落实你的行贿事实后,接着工商局就要来罚款。在这种情况下,应注意录音录像取证。

  事后,事情果然就这么发生了。

  受杨海鹏指引,律师很快介入取证。取证发现,此人供述的那三万元行贿款,实际应为与梅晓阳合伙做生意的投资款。

  杨海鹏知道,通过何种方式拿到的证据才是合法的,知道自身身份的限制是不能自行调查一些东西的,而律师可以办到。

  梅案的代理律师之一严义明,是上海律师界的风云人物,曾获“亚洲之星”美誉。他坦言,很多时候,是杨海鹏指引他们调查取证的。
【1】 【2】 

 
 
 
(责任编辑:徐焱)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社会万象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