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为何容不下小报亭(热点解读·调查)--社会--人民网
人民网

郑州拆除全市报刊亭,报刊零售“退路进店”

大城市为何容不下小报亭(热点解读·调查)

王汉超

2012年06月05日05:5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核心提示

  散布街头的报刊亭,构造着城市里最基本的阅读生态,成为市民集体记忆的一部分。然而,临时占道的报刊亭被认为阻断交通、影响市容、经营混乱,“拆”声不断。近期,河南郑州就因此拆除了全市所有的报刊亭。

  报刊亭一拆了之,市民去哪里买报?对于目前的买报难,政府采取了哪些措施?如何建立优质便捷的报刊销售网点?请看记者调查。

  6月3日,郑州市民李爱华从经八路一直走到花园路,却买不到一本她每期必看的《文史参考》杂志。穿过一条又一条街,一个报亭报摊也没找到。路人说,再走10多分钟,去邮政总店看看,或许找得到。

  今年4月中旬,依据相关规定,郑州拆除了全市报亭,还路于民,“退路进店”。据介绍,此次一共拆除了421个报刊亭,主要是违规占道多年的私人报亭,其中被连带波及的还有72个邮政报刊亭。

  街头走访,市民买报遭遇“空当期”

  上下班路上顺手买份报纸,是很多人的习惯。在郑州,报刊亭拆除之后,买报成了难题。

  记者从红旗经一路口,东西各走3条街,沿途未找到报刊亭,也没找到卖报点。附近几位居民都说,报亭拆了,不知道到哪儿买报。

  在郑州花园红旗路口,记者看到,因为摊主不愿离开,一个邮政报刊亭还在坚持。然而,人行道、盲道和自行车道几乎全被挤占,还遮挡着后面的店面。

  正因为占道和违规经营,拆除报亭在郑州是一项10年前就不断被人大代表呼吁、从2010年底开始推行却迟迟难以完成的任务。此次拆除报刊亭之后,郑州提出“退路进店”,在路边的小超市等地销售报刊。

  “退路进店”,店里能买到报吗?几经周折,记者在经二路政四街找到一家报刊“退路进店”点。问老板:“有报卖吗?”对方很干脆:“没有。”店里只进《读者》、《青年文摘》一类的刊物。门口一位老人说:“这儿本来有个报刊亭,但现在要走10来分钟去超市买报,很不方便。”

  另一家“退路进店”点是个照相馆。架子上稀落地摆着几份《参考消息》、《当代歌坛》和《大河报》。店员说,店里已经卖报好几年了,并不是拆报亭之后才开始的。

  而报刊零售市场仍在。在金水玉凤路口南,原先拆掉报亭的地方,小老板摆起了地摊卖报刊。

  拆与不拆,报刊亭爱恨利弊纠结

  拆了报刊亭,有市民为买不到报发愁,也有市民拍手称快。报刊亭到底有何利弊?

  据邮政方面统计,郑州报刊零售大约占据整个报刊市场销量的50%。现在的报刊亭不仅出售报刊,还开展了许多便民服务。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统计,全国共计5300个邮政报刊亭实现了缴费、购票、充值、充电等服务。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100个邮政报刊亭成为义务指路亭。2011年,天津200个邮政报刊亭实现自助充电服务,从手机到电动车皆可充电。过去功能单一的卖报亭,成了名符其实的便民亭。

  而另一方面,报刊亭也给城市管理带来难题。家住文化路的郑州市民张向阳,多年来一直呼吁解决私人报亭占道问题。他说,郑州交通拥堵严重,越是易堵的地方报刊亭越扎堆,有的十字路口设了4个报刊亭。很多报刊亭还占用了人行道、自行车道甚至盲道,市民绕行机动车道,既不安全,又加重堵塞。而且,名义上是临时占道,实际上却是十几年“坐长庄”。

  “报亭乱象,多年来市民反映强烈。”郑州市城市管理局局长葛震远说,“我们想过很多办法。2010年郑州提出把300多家私人报刊亭交给邮政统一管理、配送,但遭到了经营业主集体抵制。最大原因就是,一旦纳入规范,禁止违规经营,报刊统一配送,他们就无利可图了。”

  河南省邮政报刊零售公司经理张军算过账,卖报利润低,经营者赚的是20%左右的差价。在郑州,每月销售额超过1万元的少之又少。而一些私人报亭违规经营,出售假冒伪劣、非法出版物、设赌摊等,销售额可以超10万元。“不论拆除报亭,还是当前的进店,我们都积极配合。”张军说。

  成本增加,利润偏低,“退路进店”遇难题

  事实上,拆除报刊亭的现象并非郑州独有。据媒体报道,同样是出于城市管理需要,南京报刊亭消失近半,北京将清除闲置报刊亭……来自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的数据称,2008年至2011年底,仅邮政报刊亭,全国共拆除9508个。

  拆除报刊亭之后,郑州为报刊零售提出了解决方案——“退路进店”。据葛震远介绍,目前进店售报点已有532个,已办理文化经营许可证717个,兑现“两个月内按拆报亭1∶2的比例进店”承诺问题不大,“空当期”买报难的情况正在缓解。

  而据记者了解,“退路进店”目前也正遭遇难题。

  在郑州文化路俭学街路口,原邮政报刊亭经营者李平后撤,把一间原来的奶茶店变成了他的书刊店。作为“退路进店”较为成功的案例,李平也面临不小困难:原来报刊亭每月交管理费800元,现在每月店面租金要2000元。“进店就交了一年2.4万元的房租,还赚啥钱?”由于拆亭后积货多,夫妻俩不得不硬着头皮干下去。

  郑州市零售报刊公司的齐敏,这一个月来分外忙。她和几个同事负责与政府谈好的店家对接,让报刊尽早“进店”。但她发现,当时承诺报刊亭迅速退路进店的想法过于乐观,店主基本上不想接这摊活。

  “卖一大堆报纸还不如卖条烟来得快!这点利润不够付房租!”卖报利润低是最常见的理由。而且报纸上架时间早,等商铺半上午开门,早过了报纸黄金发行时间。即使店家愿意接,种类数量也不算多,有的店一天才代销3份《大河报》。

  政府表态:即使政府补贴,也要方便市民买报

  “市民有个适应期,市场需要培育期,‘空当’只是过渡期。”对买报难的现状,葛震远这样说。

  现在,郑州提出,建起优质便捷的报刊销售网点,与应群众要求拆除违规报亭一样,属于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为推动“退路进店”,郑州通过开培训会、对接会,让邮政渠道向商家介绍经验,提高商家积极性。报刊架可以提高客源人流,和原来生意没有冲突,商家尤其是小超市比较认可。同时,通过统一悬挂标识,让市民能够找得到报摊网点。

  葛震远说,下一步将提升邮政报刊零售的主渠道作用,售报点要增多而非减少。不仅要进超市、门市,还要进社区,进加油站,上快速公交站台,邮政售报体系要在今后城市规划发展中充分体现。“即使政府补贴,也要方便市民买报,把邮政零售扶上马,还要送一程。”

  对此次郑州拆除报刊亭引发的争议,中央党校教授高新民认为,在很多城市,报刊亭不仅方便市民买报,也是城市文化的一个承载和标志。而且,占道违规报亭与规范经营报亭是有区别的,不应简单地把所有报刊亭一拆了之。政府决策必须有前瞻性,切忌一刀切,要因势利导,不妨先建后拆,先立后破,不能给群众增加不便。“买报方便是群众需要,行路方便也是群众呼声。矛盾并非不可化解,完全可以通过科学决策实现双赢。”高新民说。

  最近,记者从郑州报刊亭整治指挥部得到消息,网络投票支持的报刊零售标识牌已正式产生,正在统一制作,将陆续安装到售报门店,今后市民可以方便地找到买报网点。
(责任编辑:崔东)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社会万象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