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中国的平凡力量--社会--人民网
人民网

前行中国的平凡力量

2011年12月26日05:4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描绘时代变迁的光谱

  张彦春 李 拯

  上下班路上都会看到的拾荒老人,旅途中偶然闯入镜头的农村孩子,商场里试穿衣裙的摩登女郎……这些人,我们擦肩而过,或许永远也不会走入彼此的生活。

  然而,在过去的一年,我们却愈加发现,很多这样的普通人与我们息息相关。她,俯身救助车流中的孩子激励了整个社会的道德良知;他,面对热腾腾的午餐盘感受无数微小的善行;她,如蝴蝶扇动翅膀般刮出的慈善危机也引来公开转机。无论我们给予泪水、感动还是怀疑甚至贬斥,正是无数个新闻事件中的普通人,绘出了历史的又一圈年轮。

  就在一年前,吴菊萍还只是普通的职员,是妈妈但没有“最美”;就在一年前,郭佩、张健等还面对电脑进行着复杂计算,天宫与神八仍在研制中。这一年中,或是偶然的机缘,或是既定的方向,他们走到了人群的前台。他们标注了这个复杂而深刻的时代五彩斑斓的光谱,在不同的方向上见证甚至推动着社会的前行。

  你可能没有注意过刘才洪,但你一定还记得:今年春天,开辟海陆空三路,3万多名同胞从动乱中的利比亚撤离。在这趟惊险之旅中,刘才洪感受到的尊重生命、保护人权的“中国温度”,同样会温暖未来可能面临困顿流离的我们。

  你也一定还记得:“最美妈妈”挺身接住坠楼女童,“最美女孩”风雨中为乞丐撑起雨伞……钢筋水泥的丛林中我们忘记了微笑,斤斤计较的算计中我们遗失了感恩,“最美中国人”却给出了时代难题的答案。这个命运共同体中的每个人,都应该感谢普通工人郭明义点亮的灯光,它将指引整个社会未来的方向。

  你应该记得的,还有他们:他们似乎只是不小心卷入了命运的漩涡,可能也未曾有过改变世界的梦想。但是,正如恩格斯所言,一个聪明的民族,从灾难和错误中学到的东西比平时更多。“7·23”动车事故,40条生命给更多“高速时代”的乘客系上了安全带;甘肃庆阳、江苏徐州校车事故,让“校车优先”进入法律条文。铁路的发展更加理性、稳健,校车的运营更加规范、安全,他们承受了时代的“灾难和错误”,身后却留下了让每个人受益的宝贵进步。

  他们,也是“我”;我,即是“你们”——今年,本报一篇评论曾如此描述“共同体意识”。的确,该被记取的,不仅是他们,也是我们。过去一年,在时代的每一次潮涌脉动中,在社会的每一步艰难前行中,这个身影越来越清晰:千千万万的普通民众,千千万万的中国公民。

  且不说动车事故后深夜排队献血的温州市民,且不说关于个税起征点的23万条意见、车船税法修订集纳的10万个观点,仅仅是短短的140字,就足以让人感受到不同的个体感受之后,潜藏于每个人的巨大力量。如果你是3亿微博用户中的一个,如果你曾以转发、评论传递信息、表达意见,当你的声音汇入成千上万公民的声音,你就已经参与到了这个伟大时代的前行之中。

  郭明义、天宫神八交会对接任务团队、刘才洪……2011年,让我们记住这些名字,并记住:一个人的力量或许微小,但无数人的力量相加,或许就能改变这个时代。而这,正是前行中国的平凡力量。

  撤离的场面,一辈子难忘

  要是再有机会出国打拼,当然还会去。我想,假如真有什么事情,国家不会丢下我们不管。——刘才洪,撤离利比亚的中方人员

  “我现在到扬州工作了,还是做老本行,过得还不错!”12月25日,时隔9个多月后,记者再次拨通了刘才洪的电话。电话的那头,他的声音依然洪亮、爽快。

  这是他回国后的第298天。2011年3月3日凌晨5时35分,祖国包机载着刘才洪和78名公司同事,离开了动乱中的利比亚,平安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

  刘才洪今年44岁,当时是江阴三元钢铁驻利比亚的黎波里总公司的电力负责人。2007年他就到了利比亚,负责电力安装和维修等工作。

  在的黎波里的日子里,刘才洪和同事们每天都过着有规律的生活——早上7时上班,晚上6时下班,平时有空就打打牌、看看电视,想家的时候,就上网和家人聊天。

  宁静止于今年2月下旬。随着局势的日益紧张,公司安排女员工由的黎波里机场先行撤离,男员工则取道突尼斯转乘包机回国。

  刘才洪回忆,撤往突尼斯的路上,坦克、大炮、游行的人群近在眼前。一路上,同事们轻声地相互鼓励;使馆人员与他们不断联系,悉心安排撤离线路。

  在突尼斯停留的几天,他们被安排在四星级宾馆里。“吃的住的都很好。”刘才洪说,“我们在第三国期间的住宿、饮食费用都是国家出的。”

  他记得,回国后走出机舱的时候,同事们展开了一面五星红旗。机场的其他乘客看到他们出来,纷纷让路,有人还鼓起了掌。“当时的场面,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从利比亚回来,休息一段时间后,就回到公司上班。11月份,我跟着公司原来的几个股东到了扬州这家不锈钢公司,也是做电力负责人。”刘才洪说,最近这段时间,他和同事们整天忙着筹建新公司,待会还要赶去工地上查看。

  “一起撤离回来的老同事,现在有的回老家了,也有的去了上海、广东;有的做了老板,还有的重新干起了老本行,总之大家过得不错,现在都有联系。”刘才洪说,有空的时候,老同事们回到江阴,喜欢在一起吃吃饭、喝喝酒,而一起在利比亚的时光,则是每次老友聚会必定会聊起的话题。

  谈起今后打算,刘才洪说,既然已经回来了,就打算安心把手头的工作做好。“现在扬州家里已经住上了新房子,开车到江阴只要一个小时,回去很方便。”刘才洪说,“有时看到电视里有关利比亚的消息,还会特别留意一下。”

  假如再有机会出国工作,还愿意去吗?

  “去啊!”刘才洪毫不犹豫,“趁着年轻,在外面多打拼几年也不是坏事。再说我们国家这么强大,我想,假如真有什么事情,国家也不会丢下我们不管。”

  (本报记者 姚雪青)

  每天给校车安全画个红钩

  接送的每个孩子,都是家里的希望和未来。我当上校车司机,就得担起这份责任。——刘贵富,河北唐山丰南区专职校车司机

  12月21日清晨5时刚过,刘贵富已经开着车行驶在接送学生的路上。“再过几天,我就安全地为孩子们‘保驾护航’整一年了!”

  今年1月,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政府出资购置了60辆校车,用于免费接送全区小学生上下学。也是从那时起,刘贵富通过竞争上岗当上了全职校车司机。

  和很多地区一样,随着适龄学生数量减少、学校布局调整,丰南越来越多的小学生面临上学远的问题。从前,当地有不同运营模式的接送学生车辆,或多或少存在着安全隐患。

  为此,丰南通过整合原校车,购置新校车,在河北省率先实现农村小学免费专用校车全覆盖。如今,每天清晨,丰南有74辆校车从全区14个乡镇准时出发,按照各自的路线驶往42所小学。

  “能当上这校车司机可不容易。”刘贵富告诉记者,丰南区对于校车司机有硬性的准入办法:必须持有所驾车型驾照3年以上,3年内无违章记录,每天必须保证提前半小时到岗准备,还有就是一定不能疲劳驾驶。

  他还说,这74辆校车上都安装了GPS系统,只要校车一动,车辆具体位置、实时车速等信息就会显示在区教育局和区交通局的监控平台上。

  刘贵富每天的行车路线是:到大田港村、赵各庄村、井屯村接送总共42名学生。从最远的大田港村一站到达学生们就读的大齐学校,路程约有五六公里。

  每天早上出完车,刘贵富都要把车辆检修一遍。他说:“丰南的校车司机大多是驾驶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但决不能因为是‘老手’就有一点马虎放松。既然当上这校车司机,就得担起这份责任。这车上每天接送的42名学生,那就是42个家庭的希望和未来。一旦出点儿什么闪失,我拿什么也弥补不了!”

  回望即将走完的2011年,刘贵富说,作为一名校车司机,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说句实在话,看到电视上说起校车事故的时候,真的无比痛心。每天都和孩子们接触,我最清楚他们有多活泼可爱。”说到这里,刘贵富沉默了一会儿。

  但刘贵富说,这一年也是快乐的。每天上下学的路上,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叮嘱着孩子们:“要坐好,注意刹车转弯”。而有了孩子们的嬉闹欢笑陪伴,他感觉自己也年轻了许多。

  每天傍晚,看着最后一个安全下车的孩子,听见一句“刘叔叔再见”,是刘贵富一天里最踏实最幸福的时刻。

  这样,他就能在自己心里的那本“校车安全行驶日志”上,再画上一个红钩。

  (本报记者 赵梓斌文并图)

  技术无止境,令人着迷

  看着天宫一号在眼前升起,想想这几年的努力,既高兴又有点失落,有种嫁女儿的心情。——郭佩,天宫一号测控与通信分系统设计师

  2012年元旦,9对年轻人将一同走上红毯,踏入人生的新阶段——这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空间技术研究院载人航天总体部计划为2011年因工作推迟婚期的年轻人补办的一场集体婚礼。

  作为首次交会对接任务的抓总研制单位,载人航天总体部完成了天宫、神八从方案设计到发射和飞行控制全过程的科研任务,突破并自主掌握了空间交会对接和分离等一系列关键技术。

  走近这支让无数国人精神振奋、扬眉吐气的团队,你会发现,他们有一些少为人知的“特质”。

  年轻——这是一支平均年龄只有31岁,“80后”占70%,80%拥有硕士及以上学历的年轻队伍。

  在北京航天城,记者见到了天宫一号测控与通信分系统设计师郭佩和载人航天器总体研究室工作人员张健。生于1983年的郭佩,戴着精致的毛衣链,跟记者聊起热映的电影,一望便知是个爱生活的美女。而热爱足球的张健,是个刚刚升级为人父的“80后”。

  投入——2011年是迄今我国航天发射次数最多的一年,全年19次航天发射任务,特别是天宫神八交会对接,让他们异常忙碌。“五一、十一、端午、中秋,都在加班中度过。”郭佩说,“比较疯狂的时候,平均每人每月加班170个小时。”

  “神天”第二次交会对接成功后,负责飞行调度的王志莹被飞船系统总指挥尚志强制要求休假——此时,他的妻子第二天就要做剖宫产手术,可他从来没跟任何人提起过。

  执着——“工作确实辛苦,但是也很开心,特别是天宫一号发射的时候,看着它在眼前升起,想想这几年的努力,既高兴又有点失落,有一种嫁女儿的心情。”郭佩脸上有一些压抑不住的陶醉,“技术令人着迷的地方,就在于它是没有止境的。”

  团队——郭佩说,整个发射计划环环相扣,哪一步延迟都会影响进度,她和同事们共同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幸运的是,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在这样一支团队精神强烈的队伍里,刚走出校门的年轻人,从不缺乏老员工的帮助;科研上遇到难关,同事会给出建设性的意见;加班加点时,还有同事送来水果和夜宵。

  张健说,除了一起挑灯夜战、攻克难关的战友情谊,集体的温暖也让人着迷。

  “三八”妇女节,信息工程总体室的6位女同志一起度过了“下午茶时间”,交流如何减压,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天宫发射前,酒泉的发射场上,9月过生日的同事们举行了集体生日会;中秋节,后方同事为前方战友拍摄了家人视频,送去节日的问候。

  (本报记者  蒋建科  程 晨)

  用沟通再筑爱与信任

  必须建立公开透明和规范化的管理机制,加强与公众的交流和沟通,成为公众爱心与需要帮助者间的桥梁。——赵白鸽,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

  在北京市东城区的一条胡同里,中国红十字会的办公楼并不显眼。几个月前,“郭美美事件”的发酵,让原本有着“人道、博爱、奉献”形象的中国红十字会陷入了一场空前的信任危机。

  赵白鸽,这位刚刚上任近3个月的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最大任务是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重塑中国红十字会的公信力。

  红十字会的很多工作人员在“十一”假期之后才首次见到她。除了“剑桥博士”、“专家型领导”等标签,“亲切、干练,笑声爽朗”,是他们对这位新常务副会长的第一印象。

  “一个有着107年历史的红十字会,为什么会受到如此大的挑战?”赵白鸽很震撼,也在深思。

  上任后,赵白鸽马不停蹄地开展调研。她带着考察团去999紧急救援中心调研;10月和12月分别召开南方片区和北方片区两次座谈会,听取21个省区市红会负责人的意见和建议。

  “郭美美事件”余波未了,赵白鸽上任后又遇到一个挑战:一篇“多地中小学生被要求加入红十字会并缴会费”的报道引发轩然大波。“对青少年引导和教育是红会义不容辞的责任。”赵白鸽一直在思考应该如何做。

  “尽管调查显示郭美美与中国红十字会无关,但红会亟需积极推进改革,建立公开透明和规范化的管理机制。”

  “红会想要成功度过此次信任危机,一方面要改进自己的工作,一方面也要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加强与公众的交流和沟通,让公众了解和理解红十字会的性质和工作。”赵白鸽认为。

  赵白鸽不怕见媒体,更不怕媒体提问网络事件。10月以来,她先后组织8次媒体恳谈会,向40多家媒体的100多位记者,介绍红十字运动和红十字会工作,听取意见建议。

  她坦言,目前社会与公众对于红十字会的期望和要求非常高。越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越要推进自身的变革,并将改革的成果与社会共享。

  12月,赵白鸽组织策划了一场名为“红十字在行动”的报告会。会上,红十字会工作者、志愿者、捐赠人、受益人四个群体代表用亲身经历讲述了中国红十字会在人道工作领域的贡献和红十字人的博爱情怀。

  “我希望用我的生命换更多家庭的幸福”——这是无偿捐献器官的匡晓雨在日记中写下的一句话。当这行娟秀的文字在大屏幕上出现时,现场的观众无不为之动容。

  赵白鸽说,红十字会筑成一座爱心的桥梁,把全社会公众的爱心和善心汇聚起来,再传播和分享给最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应成为党和政府在人道领域中的得力助手,顺应人民期待,满足人民需求,这也是红十字“人道、博爱、奉献”精神的体现。

  (本报记者 王君平/文 李维娜/图)

  动车体检,只为“零故障”

  所有问题,人是第一要素。看行驶中的高铁跑得有多快,有亲身感受才有更强的紧张感。——徐升,武汉动车段负责人

  12月21日,武汉动车段宽阔的车间里,平日风驰电掣的“和谐号”动车,正乖乖躺着接受检修。车间里,“忠诚、细致、安全、创优”的标语显得格外醒目。武汉动车段常务副书记徐升说:“今年以来,我们武汉局的动车故障率一直保持全国最低水平。”

  2009年成立的武汉动车段原名武汉动车基地,是个巨大的动车“医院”。动车检修分一到五级,累计运行4000公里或48小时,就得接受一级检修;累计运行3万公里或1个月,就得接受二级检修。

  负责武广高铁动车组一、二级检修的车间叫做武汉动车组运用所,每天都有动车来“体检”,没有毛病才能出库上线运营。三、四、五级检修则是对动车组的全面修理和深度维护,检修周期分别为45万公里、90万公里、180万公里,或1年、3年、6年。

  每辆动车进库之前,先得接受全自动检验,然后进入外皮清洗库“洗澡”,再开进车间接受库内检修。“整个检修过程大约要3小时,动车出库之前,机务、电务、客运等8个单位要各出一人,对动车进行‘联检’,8个方面都合格才能放行。”徐升说。

  “动车组是‘没有翅膀的飞机’,半点马虎不得。”徐升说,特别是“7·23”动车事故发生后,武汉动车段进一步加强员工责任意识教育,严格检测程序,以确保安全万无一失。

  “所有问题,人是第一要素。‘7·23’动车事故发生后,连续3个月,我们都在车间展示事故现场的照片,警示职工提高责任意识。我们组织员工到厂外,看行驶中的武广高铁跑得有多快,有亲身感受才有更强的紧张感。”徐升说。

  这里的许多设备是全自动的,但武汉动车段坚持人检与机检结合,要求各级管理人员严格落实跟班作业和重点盯控制度,24小时都有负责人在一线对检修质量进行全面复查验收,确保“零故障”出库。

  动车一般是晚上进库,早上出库,徐升和同事们常常上夜班。节假日出行客流增加,他和同事们更是加班加点连轴转。每到春运,大家忙着回家过年,徐升和同事们则在车间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新年。“别人最悠闲幸福的时候,就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徐升说。

  (本报记者田豆豆/文 续伟刚/图)

  每个人都能粉碎谣言

  拉近科技与公众的距离,帮助大家建立更合理的生活方式,让人人都拥有自己的“谣言粉碎机”。——徐来,果壳网主编

  又到年末,徐来和同事们正忙着盘点2011年的谣言事件。问起来年的期望,他开玩笑地说:“当然是不要有世界末日。”

  12月20日,徐来看见一条微博:“日本历经10年进行的科学实验显示,穿电磁辐射防护服的孕妇与不穿防护服的孕妇相比,后者的怪胎率比前者高100倍……”他哭笑不得地写下评论:“什么叫‘怪胎率’?为什么是100倍?更何况,这混淆了防辐射服和工业用的防辐射工作服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

  微博上,徐来叫做“拇姬”,他的自我介绍是:“赛先生(science)”门下走狗,果壳网主编。在“更多谣言、更快传播、更难甄别”的2011年,他率领果壳网的民间科普生力军,在“谣言粉碎机”主题站发表科普文章,对300余条科学方面的“谣言”进行求证,吸引数十万名网友关注。

  食用碘盐能预防核辐射?维生素C与虾不能同吃?膨大增甜剂能让西瓜变炸弹?……最近,果壳网新鲜出炉了一份专题报道《2011年度十大科技谣言》,其中不少谣言让徐来困惑不已:“很多用不着专业知识,只需稍加刨根究底便可击破的科学谣言,居然能骗倒不少人。”

  而如何寻找科学真相,在徐来眼中并不难。“谣言粉碎机”的文章“通常会列出参考文献,目的是传递两个信息:一是我们的谣言粉碎是基于科学文献做出的;二是粉碎科学谣言很简单,很多文献都是公开可查询的,只要克服阅读上的门槛,每个人都能粉碎谣言。”

  现在,“谣言粉碎机”相对固定的调查员有二三十名,他们既非才高八斗的科学巨匠,也非神通广大的科技超人。他们之中,有的曾是中科院工作人员,有的是化学专业博士后,还有刚刚走出高校的大学毕业生。

  在徐来看来,食品、医疗、神秘事件,牢牢占据谣言传播榜单的前三名。有的谣言,换上“有趣”的妆容,就成为大众谈资,如“UFO现身首都机场”;更多的谣言,披着“有用”的外衣,迎合人们趋利避害的心理,影响现实生活,如近期的“含乳饮料阴干事件”。

  “希望我们的努力能拉近科技与公众的距离,帮助大家建立更合理的生活方式,让人人都拥有自己的‘谣言粉碎机’。”徐来说。

  (本报记者 陈星星/文 张垚/图)

  善行天下,并不是梦想

  我们从来就不缺少道德力量,不应该以个别事件为借口,推诿道德义务。

  ——郭明义,鞍钢工人,全国道德模范

  粉丝数:4094763;微博数:3260(截至12月25日22时)。

  跟很多名人相比,这个数字不算顶多,但独特的是,一个个粉丝、一条条微博背后,都是真诚的爱心和善行。

  2011年,“鞍钢郭明义”的微博,在互联网上构筑了一个汇聚爱心和善行的平台。

  最近几天,郭明义心里一直有件揪心事:北京交通大学一名患白血病学生干细胞配型能否成功。前不久,他在微博上得知这个学生患白血病,就立即组织捐款和造血干细胞的配型活动,成立了郭明义爱心团队北京交通大学分队,募集捐款20000余元。现在,医院正在为这名学生进行干细胞配型的初筛。

  微博这个时髦事物,为郭明义的爱心团队打开了新天地。很多活动,都在微博上发起,第一时间就传遍各地。

  世界献血日前,他通过微博发起无偿献血的倡议,短短两天就有2600多万网友看了倡议书,6000多名网友转发;世界献血日当天,3000多名志愿者和网友参与献血。网络力量让他坚信,在亿万网民中,有很多很多为社会、为他人奉献的优秀志愿者。

  “微博的开通,让我的生活、我的心灵,都打开了一片全新的天空。仅在网络上,就有5000多人报名加入爱心团队,异地帮助了很多困难学生和群众。看到这么多网友支持爱心事业,这么多人在传承雷锋精神,这么多人在网上报名参加爱心团队,我更坚信了爱的价值、善的力量。”郭明义说。

  被评为第三届全国道德模范的郭明义,也成了“网络道德红人”,工作、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经常有媒体采访、社会活动,请求他帮助的人也更多了,但无论在工作岗位、演播室,还是在讲台上,他都一如既往,本色不变,行善不止。

  为了让郭明义工作、生活方便些,组织上给他在市区安排了一套大一些的住房,但郭明义谢绝了,现在一家人仍然生活在原先矿区40平方米的单室里。妻子仍然在鞍山市第四医院的病理档案管理岗位上工作。

  2011年,“小悦悦事件”等几起道德事件引起轩然大波。谈及“18个人扶不起一个小悦悦”、“13亿人扶不起一个老人”等说法,郭明义说,对单个的事件,不能当普遍现象去理解和宣传。

  “我们从来就不缺少道德力量,网上传颂的就有最美妈妈吴菊萍、信义兄弟等。需要注意的是:个别人以个别道德事件为借口,推诿道德义务。其实,做好人、行善事很简单,在别人危难的时候赶紧伸手帮他一把,而不要考虑自己是得还是失。每个人都做好事,全社会就会善行天下。”

  现在,全国各地已有100多个郭明义爱心团队分队,志愿者总数从去年的5800多人,增加到如今的46000多人,每天都有志愿者在加入。

  (本报记者任胜利/文 安刚轩/图)
(责任编辑:杜博)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社会万象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