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生尹祖銮的“防艾事业”--社会--人民网
人民网

乡村医生尹祖銮的“防艾事业”

2011年03月09日18:04    来源:人民网-社会频道     手机看新闻

  一个人背着药箱走在蜿蜒的山道上,尹祖銮的身影有些孱弱但坚定执着。为了“防艾”,她顶着常人难以想象的不解与酸楚,在乡间小路上一走就是六年。

  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陇川县,是祖国西南边陲的一个欠发达县。尹祖銮所在的景罕镇广宋村,据缅甸“金三角”不过咫尺之遥。这个以景颇族为主的原本安宁美丽的半山村寨,2003年以后笼罩在毒品和艾滋病的阴霾中——全村750多户人家,在册吸毒人员有326人,报告艾滋病病毒存活感染者76人。

  2005年,一个集艾滋病宣传教育、咨询和村卫生室于一体的综合防治点在广宋村建立,已做了8年村医的尹祖鸾挑起了了艾滋病预防控制的重担。

  如今,尹祖銮辖区内防艾知识宣传教育全覆盖;九成以上15岁-49岁的群众自愿检测;常住感染者百分之百每月随访率。2008年抽检高危人群75人,检出艾滋病阳性3人;2009年抽检430人检测出阳性5人;2010年检测450人检测出阳性2人。回忆起防艾的艰辛,尹祖銮说,自己多前进一步,就能把患者往回拉一把。

  艾滋病的综合防治,动员自己片区的人群做HIV抗体检测是第一步。2005年村里没有一个人愿意参加抽血检测,常常对防艾人员给白眼、谩骂,甚至放狗咬他们。——这也难怪,感染者大多数是吸毒人员,平时就遭人憎恶歧视,感染艾滋病对他们更是雪上加霜,他们压根不愿接受别人的善意。有些感染者认为免费治疗是拿他们做实验,有人甚至认为是要把他们毒死了事。

  尹祖銮毅然背起药箱,走向了艾滋病群体。最远的感染者离卫生室12公里,步行要4个小时。茂密的丛林,曲折的小路,尹祖銮倔强地走了一程又一程。与感染者拉家常,向他们讲解艾滋病的相关知识和国家“四免一关怀”的政策,和他们一起做饭吃,能想的办法尹祖銮都试过了,感染者对她的态度也逐渐有了转变。一次她在一名感染者家中吃饭,那人说:“尹医生,你是第一个愿意和我一起吃饭的人。”

  检测结果出来后进行告知,对阳性患者来说,无疑十分令人为难。一次尹祖銮去找一个新感染者小芳(化名)告知结果,发现她已到外省打工了!尹祖銮拨打了小芳的电话,电话那头哭得厉害。尹祖銮心里难过,又担心小芳走极端,之后她每两天就给小芳打一个电话。慢慢地小芳话多了,她们经常聊很久。后来小芳回到了家里,积极配合管理治疗,还和尹祖銮成了朋友。

  防控艾滋病,尹祖銮有一串长长的“责任清单”:对辖区所有感染者定期进行随访管理;对阳性者定期筛查CD4,凡是符合入组治疗条件的就带他们到县医院做入组前的相关检查;对已经入组治疗的感染者每隔3-4天随访1次;及时上报艾滋病人死亡情况,定期统计上报艾滋病致孤儿童及遗老名单。

  尹祖銮每天走家串户苦口婆心,感动了感染者,许多人表示,艾滋病到我这里就结束了。在她负责的感染者里,没有一个人漏服一次药,漏打一次针,许多人服药以后,身体好起来,家庭生活也改善了,有人甚至现身说法到寨子里义务宣传。广宋村的综合防治点建立以来,村里没有新增艾滋病病例。

  艾滋病的预防控制不仅琐碎,而且危险。一次,尹祖鸾给一个感染者抽血时,针头从感染者的手臂上脱出来,刺破了她的手指。由于阻断治疗及时,尹祖銮才没有感染艾滋病病毒。

  面对危险,尹祖鸾没有退缩,她参与成立艾滋病感染者爱心互助小组及孤儿活动小组。爱心互助小组从成立之初的17人,发展到现在的37人,活动覆盖景罕镇的感染者一百多人。目前,儿童活动中心成了孩子们的活动乐园。尹祖鸾还利用各种机会积极争取资金,开展艾滋病人关怀救助。

  去年3月10日,英国贝利?马丁基金会主席一行到广宋村为尹祖鸾颁发了2009年度贝利?马丁奖。见到这位柔弱的乡村医生,基金会发起人马丁?哥顿先生感叹道:“从她身上,我看到了中国在预防和控制艾滋病工作的努力。”(徐元锋 魏银霞)
联系本文记者

徐元锋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封欢欢)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社会万象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