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包产到户大变样、山村开始了商品流通、土特产走向大市场、 村里人涌入大都市、小山村找到发展之路。
    30年前,安徽小岗村村民严宏昌冒着极大的风险,同17位村民一起,签了承包土地的生死状;如今,更多的农家小伙和姑娘背起行囊,来到他们陌生的城市打工,在城市立足,在城市发展……  
    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到2020年农村改革发展基本目标:农村经济体制更加健全,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体制机制基本建立;现代农业建设取得显著进展,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明显提高,国家粮食安全和主要农产品供给得到有效保障;农民人均纯收入比2008年翻一番,消费水平大幅提升,绝对贫困现象基本消除
……

我也有很多感触--进入“我的亲历”专题    我也来写写我的故事--进入人民本色专题   

 何进有: 山区"吊远户" 日子红火了 
●“高山移民——发展产业——增收致富”
  ●告别“吊远户”、“手爬岩”,搬到山外去!

我家原来一直住在杨柳村一个小地名叫北鸽湾的村落里。二三十来户人家,散住在一个海拔1900多米的大山里,是一个典型的“四不通”村。   

由于山高路陡出行难,从我家到人口稍为集中的村委会,要走上大半天的路,如果到乡里办事,20多公里山路至少要花一整天的时间,柴米油盐等生活日用品,全靠肩挑背磨。那些年,我们北鸽湾的几十户人家住的是茅草棚,吃的是救济粮,外加自产的“三大坨”(洋芋、红苕和包谷米),穿的是“梭边子”(草鞋)。

2000年春节回家过年,走惯了柏油大马路的我再也不习惯走山间那条羊肠小道,爬以前爬惯了的“手爬岩”时,双腿一直打颤,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摔到山谷去。回到家,我跟父亲商量,发动附近的住户把公路接到家门口来,可一计算修路成本,六七公里山路,竟要花50万元以上,这比我们全部住户迁出去的成本还要高。  ……[全文]

  湖北孝感高中 杨竹安:三十年圆三个梦
●那时吃饭常常成问题,村里不少人外出讨饭
  ●现在,我住在约200平方米的大房子里,休息后或与子女“伊妹儿”叙情

一梦,吃饱点。我1967年高中毕业回乡,受“教育”最深的一点,是吃饭常常成问题。到了1973年,问题更严重,村里不少人外出讨饭。1974年春,病中母亲弥留之际对我说的一句话是:你父亲一生受苦受难,你要让他吃饱点吃好点。为吃饱饭,时为大队团支部书记的我,自荐当起了队长。一年后,社员口粮由上年人均400斤提升到800斤,消灭了缺粮户。肚子吃饱了,批判也挨够了。那时,我对让农民吃饱饭的政策充满期盼。

三梦,殷实点。屋住宽了,家也空了。盖完房子,卖了粮食卖了猪,还欠下500元债务。小康是梦想,梦想竟成真。恢复高考之后,我进了湖北大学学习,毕业后成为一名乡村高中教师。1985年调至县教育局,而后又去了县一中、市高中。父亲、妻子随我进城经商收入不菲,4个子女3个上过大学。 ……[全文]

 江苏靖江市生祠镇红英村村民 沈翕和 从篾匠到厂长  
●改革开放30年,哪里变化最大?是咱农村!
  ●30年前,太穷了,兄弟姐妹5个,别说供我们念书了,一家人糊口都勉强,住的土坯房也是摇摇欲坠。

我的命运,与改革开放紧密相连。30年前,我15岁,那时正跟在父亲后面学编竹器。说实话,不是自己不想念书,可家庭条件不允许,太穷了,兄弟姐妹5个,别说供我们念书了,一家人糊口都勉强,住的土坯房也是摇摇欲坠。   

转机出现在1979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不久,农村的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一些村办厂陆续恢复生产,于是,我不做篾匠了,跟在哥哥后面,在一家村办的泵阀厂跑供销。

 1995年,我东拼西凑借了30万元,创办了自己的泵阀企业。到工商局注册的时候还有一段趣事呢。当时我的想法是办个集体企业,经办人员问:你为什么不办一家个人独资企业呢?我一愣:我可以自己办厂吗?说实话,我那时的思想还没有解放。。  ……[全文]

 福建省政府移民开发局 王裕禄 老家的银耳闯世界 
●谁家若种上段杂木银耳有个好收成,那是大“副业”了。
  ●但这好“副业”当时却是“资本主义的尾巴”

上世纪七十年代,当年段杂木种出的银耳产量低,但品质上乘,是难得的滋补品,自然价格就相当高了。谁家若种上段杂木银耳有个好收成,那是大“副业”了。别说家中平常油盐酱醋开支不成问题,包括一年当家理计都将殷实很多!但这好“副业”当时却是“资本主义的尾巴”,农民为了种银耳,得半夜三更偷偷拿着手电筒与“马头锯”上山砍杂木段,村民们常会碰遇到山上的毒蛇与走兽,而且山路黑暗陡滑,一不小心摔倒,一二百斤的段木压到身上得去半条命。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古田县乡村家家户户开始大种“银耳”了,人民日报还曾在头版以《菇田兴古田》为题报道了老家大种银耳的盛况。到如今,古田食用菌品种从传统的银耳、香菇发展到现在三十多个品种,家乡的名称也由原来的“食用菌之乡”前几年被命名为“中国食用菌之都”了。  ……[全文]

  黑龙江垦区北兴农场十二队种粮大户 肖亚农 :我是北大荒的儿子
●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黑龙江垦区农业的新跨越,也没有我今天的家业。
  ●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出台了好政策,我的底气更足,干劲更大了。我是北大荒的儿子

1985年,我高考落榜,正值垦区开始兴办家庭农场,跟着父亲在离家30多里的草甸子上开荒种地,经过10年努力,家庭农场初具规模,家里已有两台东方红拖拉机,实现了“种、管、收”机械化,生活也达到了小康水平。我加入了共产党,参加了八一农大的函授学习。

1997年,我投资40万元,买了台纽荷兰公司的菲亚特大马力拖拉机,仅用10天时间就把全队1.7万亩耕地耙了一遍,保证小麦播在了高产期。1999年,又将大马力双轴流联合收获机在中国的唯一样品引进了北大荒。为让农户多种粮、种好粮,我组织成立青年科技协会。在我的带动下,全队千亩以上规模的家庭农场已达20余家。2003年队里人均收入达7200元,成了远近闻名的小康队。这一年,我的家庭农场纯利润超过80万元。  ……[全文]

当年的手抄课本

 

不见炊烟升起

 

粮票难忘怀

 

乡下人 城里人

 

 安徽怀宁县龙池茶研所 陈国平 咱农民也说普通话 
●原来说话“土里土气”,如今已丢掉本地腔,正儿八经地说起了普通话。
  ●这正应了一句俗话:形势逼人,形势喜人啊!

我今年44岁,中学毕业后回乡致力发展高效茶园,悉心研制名茶。1995年,我注册成立了县里第一家民营科研机构——龙池名优茶开发研究所,依托研究所聘请安农大茶叶专家,于1997年研制出“龙池香尖”部优名茶。如今,我已在清河乡发展“龙池香尖”茶园840多亩。

从1998年开始。我的茶园每年都吸引外地茶商前来洽谈生意。谈生意要靠语言交流,双方听不懂可不行。有几次,因为自己方言重,以致对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闹出了许多笑话和误会。几次教训下来,使我下定决心要学会普通话。  ……[全文]

  广西宾阳县委组织部 蒙旭达 咱村整体"农转非" 
●童年的我经历过刻骨铭心的“三难”(上学难、看病难、行路难)
  ●现在我成了一名公务员,儿时的“三难”已成为我对女儿进行“忆苦思甜”教育的教材。

70年代末,我就读的村小学只有一名代课教师。小学一到三年级30多个孩子,全挤在一间80多平米的泥瓦结构的危房里。老师把我们分为三个组,每一组安排一个年级的学生就坐。三个年级的课程全部由一名老师“一肩挑”。

当时要是生病了,需要翻越一座大山,然后步行3公里崎岖山路,到六蒙村找整个大队唯一一位“赤脚医生”看病。80年代初的一个深夜,我最小的弟弟突然肚子疼得在床上打滚。父亲连夜赶往大队,想请“赤脚医生”前来给弟弟治病。但医生去了几十公里外的县城办事回不来。那一晚,一家人守候着弟弟直至天明……

改革开放使山乡插上了腾飞的翅膀。1981年,村里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家家户户分到了责任田和责任山,村民们的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生活逐渐好转起来。80年代初村集体种下的1500多亩杉树、松树和速生桉,到90年代中期产值就已达300多万元;大部分家庭自留山上的林木价值达七、八万元。从90年代中期起,富裕起来的村民们开始告别祖祖辈辈面山而居的日子,陆续下山进城购房,掀起了争当城里人的热潮。   ……[全文]

 武兴江 一个农民的三十年变迁  
●俺觉得俺的经历也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农业、农村、农民的变迁!
  ●俺说:“能过上今天的幸福生活都是改革开放的政策好,俺要感谢党。

1970年俺初中毕业后回乡务农。记得那时俺村一个劳动日才3分钱,劳动一年也挣不够自己的口粮钱。1978年刚改革开放,俺就外出当装卸工,虽然辛苦,但收入提高了,一年能挣500元。这样干了二、三年,不但解决了吃饭问题,还就有了些积蓄。那时,俺娶上媳妇成了家。    

到了1988年,光靠打零工只能解决温饱问题,但生活还是不富裕,俺就萌生了做小买卖的念头。做啥呢?古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俺们村有种葵花的传统,俺就琢磨着能不能做点小买卖,倒腾倒腾点葵花籽。那时一年销售一万多斤,一年能挣四、五千元。两年下来,俺成了万元户,盖起了一处独院九间砖瓦房。  ……[全文]

 安徽省灵璧县黄湾供电所农电工 黄 永 我成了农户的“电保姆”" 
●在灵璧县这个全国农网改造、农电体制改革的发源地,见证了改革开放30年来农村用电的大变化。
  ●我们农电工就是农户的“电保姆”。

1978年前,俺们全镇只有镇上机关、学校用上了电,乡村都在望“电”兴叹。那时,我们用墨水瓶做的煤油灯照明,从堂屋到厨房,端灯要用手遮挡着,防止被风刮灭了。   

1986年秋天,灵璧县实现乡乡通电工程,俺村结束了无电的历史。尽管当时只给每户安装两个灯头,但让俺着实高兴了几个月。通电数年,村民用电只是“点个电灯照个亮”,很多人家还是连黑白电视机都没有。

1996年实现村村通电那会儿,低压线路只架设到村头,往村庄里的线路是农民自己买电线一户串一户连接的,乱得像蜘蛛网,一刮风下雨就停电,而且安全隐患不断。     ……[全文]

 河南省开封市供水总公司一水厂 吴清菊 从8斤到1000斤 
●小时候,吃的是大多是黑面馍,所以特别盼望麦收时节,因为收了小麦就可能吃到花面馍。
  ●改革开放三十年,土地还是那么多,可村里的人均口粮却从8斤增加到了1000多斤

那时是生产队大集体,每到麦收季节,大人们去参加生产队的麦收,而我们小孩子就挎着柳条篮,到收割过的田地里,或是跟在拉麦车的后面,去捡遗落的麦穗。

有一年麦收时,我跟随小姑姑去拾麦穗,到中午拾了一小篮。我要回家,姑姑却拉住我,问我想不想吃到白面馍,我当然想了,姑姑就说,想吃的话,跟她走。她带着我去了镇上的食堂,把篮里的麦穗给了人家,换了两个白面卷。当时想,镇上食堂的大师傅真能耐,能做出如此美味的馍馍。白面馍吃完,我回了家,母亲问我拾的麦子哪去了,我指了指肚子,低声说:换白馍吃了。母亲没有责备我,只是说:傻孩子,拿回来让妈妈做,够咱一家吃几天呢。  ……[全文]

 
"我的亲历"征文启事
  为了隆重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人民日报和人民网今日起开办“我的亲历”征文专栏,欢迎各界读者来稿讲述自己的故事,说变化谈感受、忆经历道真情,以此反映各行各业在改革开放中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反映改革开放给国家、给社会、给普通人生活带来的深刻变化。
    “我的亲历”征文要求系个人原创,内容真实,实名投稿;每篇1000字以内;可附1-2张与征文内容相关的照片,所附照片黑白、彩色不限,不得进行修饰或改动,欢迎前后对比照片。
  来稿请寄: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总编室征文编辑组收,请注明“我的亲历征文”字样.
  邮政编码:100733
  传真:010-65368224
  电子信箱:shehui@peopledaily.com.cn
  征文截稿日期:12月15日
人民本色 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系列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a href=\'http://society.people.com.cn/GB/82585/133336/index.html\' target=\'_blank\'><b>&$人民本色&$</b></a>&$ &$<a href=\'http://society.people.com.cn/GB/82585/133460/index.html\' target=\'_blank\'><b>&$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系列征文&$</b></a>&$
人民本色 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系列征文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