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法治>>法治监督>>法治观察

全国已审结受贿数额最大巨贪 与李友灿终极对话 (4)
  2006年04月27日14:07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3 “肯定很悔恨了,甚至悔恨到就不敢轻易说‘请你们给我机会’” 

    笔者:你喜欢挣钱,肯定很会算账。会算账的人都会计算成本,你觉得用这种权力挣钱的成本大还是小? 

    李友灿:当然成本是太大了。 

    笔者:把命都要搭进去吗? 

    李友灿:对自己来说,付出的是命,是家,大了说是损害了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 

    笔者:你原来抽烟吗? 

    李友灿:我原来不抽烟,现在也不会抽。 

    笔者:事发之后你经常抽? 

    李友灿:嗯。 

    笔者:是因为犯愁吗? 

    李友灿:就是在俄罗斯关我的时候,关到两个月以后,我说不行了,给我买烟,学抽烟,一买好几条。从早晨醒了之后,手里的烟不断。不管多糟糕,我希望活命吧。 

    笔者:一审、二审判处你死刑的时候,你心里想什么呢?你很在乎自己的生死吗? 

    李友灿:在乎也没有用啊。我希望活着,但是客观上不能让我活着。我已经做错事做到这一步了。 

    笔者:从对党、对干部的警示教育来说,你想对你过去的同行们说什么?告诉他们要从你身上吸取什么教训? 

    李友灿:是个公民你还得遵纪守法呢,何况你是一个共产党的干部呢,我是这样想的。可是一旦违了法,犯了罪,我说怎么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说也没用了,肯定很悔恨了,甚至悔恨到就不敢轻易说“请你们给我机会”。 

    笔者:两次对你宣判,你妻子在场,据说她晕倒过,你看见了吗?你流泪了吗? 

    李友灿:嗯……没流,但是我很难过。我知道这个事,律师告诉我了,说一审宣判我妻子晕倒了,抬医院去了。 

    笔者:假如今天来看你的或是和你谈话的不是我们,是你妻子或其他家人,你会流泪吗? 

    李友灿:肯定会。我和我妻子通过一次电话,我们俩都无法……我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我妻子和儿子,再就是我的家人。往大处说,我在法庭陈述时也说,我对不起省委省政府。 

    笔者:你有多少年党龄? 

    李友灿:我1975年入党,啊……不是、不是,是1973年。 

    笔者:从你参军开始,党和政府、部队对你的培养,你最后做出了这种事情…… 

    李友灿:我说对不起省委省政府,也不是空洞的。我到今年5月份,副厅整10个年头。跟省领导打交道也不少,我指的就是对不起这些领导。给党和国家造成的损失就不用说了。 

    笔者:听说你岳父是个高级干部…… 

    李友灿:我岳父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 

    笔者:如果你有机会面对他,你想对他说什么? 

    李友灿:我无颜面对他。 

    笔者:你几岁你母亲去世的? 

    李友灿:4岁。我叔叔、婶子无儿无女,把我一直当儿子养。我对我叔叔、婶子感情比我父亲还深。 

    笔者:你如果现在见到你叔叔、婶子,你会对他们说什么? 

    李友灿:我最挂念的,他们也是其中之一。如果我保不住命,我不准备见任何人。我不见,我拒绝见,因为觉得没有脸见他们。 

    笔者:如果有可能我们见到你的妻子或者你的岳父,你希望我们给他们说什么? 

    李友灿:(思考片刻)没想过这个问题,没想。 

    点评:李友灿并非“天生”就是腐败分子,他也曾有过廉洁光荣的历史,但后来,他亲手毁掉了自己曾经构建的理想大厦,那片“废墟”也成了他的“葬身之地”。李友灿的悲剧再一次告诫领导干部:做官要先做人,做人要有底线,否则,丢掉的可能不仅仅是“乌纱”! ( 河北日报 通讯员丁力辛 记者骆继荣) 


【1】 【2】 【3】 【4】 

  

来源:【河北日报】 (责任编辑:吕冰)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