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拍摄百名聋哑儿生存状态 凝固无声之痛   (4)

2009年04月15日10:31  来源:《中国青年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一个“喜喜”字有多辛苦 

    “现在我算知道聋儿家庭能惨到什么地步了。”在雷海珍家进进出出拍照时,刘浚一再重复这句话。 

    并非所有人都愿意像他这样直面这种惨状。这一点,他很清楚。 

    在刘浚从事摄影的第10个年头,他准备拍点有意义的东西时,一个做公益事业的朋友告诉他,“据2006年不完全统计,在全国的8000多万残疾人中,聋哑人有2000多万,其中5%左右是先天性残疾,7岁以下的聋儿达80万”。他被这组数据震惊了,于是开始拍摄聋儿群体。 

    他原本在一家文物研究院上班,每天的任务是为文物拍照,突然间却三天两头到中国聋儿康复中心、同仁医院跟一些聋儿家庭接触。 

    2008年春节一上班,领导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老老实实在研究院待着,要么辞职。他选择了后者。与此同时,在银行工作的女友提出分手,并丢给他一句话,“整天到处瞎跑,不正经工作不正经生活”。 

    2008年4月,在中国残疾人基金会等有关机构支持下,刘浚的摄影展“天爱——关注失聪儿童”得以举办。事后,他到北京一所高校办了第一次讲座,在该校第二大的电教室里,只分散坐着6个听众。而为联系这事儿跑前跑后的志愿者,就有7个。 

    “当时我眼泪都快下来了。我一直觉得自己做的事情特有意义,但那会儿发现,不过如此。”刘浚一边说,一边把因为摇头叹息而下滑的眼镜,扶回到原来的位置。 

    尽管这样,当晚他还是从19∶30准时开讲,直到22时“有些悲壮地结束”。 

    而拍摄的过程也常常并不顺利。不少聋儿的父母,并不愿意自己和孩子被拍。“拍了这照片,你要是出了名,我顶不住压力。我可以在村里丢人,但不能在全中国丢人。”这些父母有他们的道理。 

    4月2日是西安美院特殊教育学院招生报名的日子。一个衣着时尚的女子,带着一个聋哑女孩来报名,却始终躲在招生现场的茶色玻璃背后,直到两小时后,招生老师到场,她们才走出来。 

    深圳那个富豪老人,一开始也拒绝了刘浚。“如果所有人都不愿意被拍,就永远没有人会关注聋儿这个群体。”再次通电话时,刘浚这句开门见山的话,让他获得了拍摄机会。 

    只是这些照片,至今只能存在刘浚的电脑里。老人担心一旦这些照片发表或展出,以后孩子知道了,会影响他的成长。 

    “伤口只有长在自己身上时,才知道痛。”老人告诉刘浚,以前当地残联找上门来募捐时,他每年“也就意思意思”。而现在,他已经跟家人交待,“等我死了,把我的财产全部用来成立一个聋儿基金会。” 

    然而,哪怕是些微的帮助,在西安美院特殊教育学院的应届毕业生看来,都是那么稀缺。他们的工作,至今均无着落。 

    “他们说宁愿要女娃也不要我们(聋哑男生)。”杨峰在纸上写道。 

    “他们都是骗人的,为了减税而来的。”另一个学生写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聘用残疾人达到一定比例,企业可以减税。这些毕业生去过很多次招聘会,结果都是无功而返。 

    有学生跟刘浚抱怨,学院不关心他们的就业。作为学院的负责人,秦东对此也颇为头痛。“健全毕业生的就业形势已经很严峻,至于聋哑学生,靠学校的力量根本解决不了。”他边说边挠头。 

    曾经有企业想在学院招几个学生,不过企业领导告诉秦东“这些学生最好是配成对儿来”,因为在解决完工作之后,聋哑人面临的更大问题是婚姻和家庭。 

    由于手语的语法和表达习惯,跟健全人的语法不大一样,在与健全人交往时,聋哑学生也确实面临着诸多问题。秦东收到的请假条上,写的是:“秦老师,我应该请假了。”而类似这样“别扭”的短信,他经常收到。 

    秦东面前的两个柜子里,5个隔层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奖杯和获奖证书。但这些荣誉,并没有给学生们带来就业机会。 

    “不公平,不平等!”刘珍写得更为直接。 

    聋哑学生的求职简历和健全人唯一不同的是,在手机号后面,他们需要加一个括号,写上“发短信”三个字。而这,往往意味着他们收不到回音。 

    这些经历,对雷海珍来说,还很遥远。甚至上大学,她也根本都没想过。放假在家时,她喜欢看电视,尽管不大知道电视里发生了什么,但看电视里的人哭她也哭,人家笑她也笑。看电视里的人结婚了,她会跟妈妈打手势,然后在地上写一个“喜喜”字。 

    这个正在给姐姐织嫁妆的小女孩,还不知道对一个聋哑女子来说,要给自己写这样一个“喜喜”字将会多么辛苦。其中的滋味,刘珍清楚。 

    刘珍的男友是健全人,农村出来的大学生。为此,秦东还曾给刘珍做思想工作,劝她最好找个聋哑人,这样会“少很多事情”。但刘珍告诉领导,自己喜欢健全人,要像健全人那样恋爱结婚。 

    如今,经过3年恋爱,他们已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但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遭到男友父母的反对。 

    “我为他父母做什么事情都行!”刘珍写道,她一心想说服男友父母同意男友和自己结婚。她想给他们看自己的个人简历:她曾参加在日本举行的国际残疾人职业技能大赛,并作为中国残疾人代表团的代表上台接受主办方的祝贺和问候,她还参加过残奥会开幕式演出。 

    然而被问到有没有信心时,她摇头写道:“不知道。” 

    一束光能照多远 

    拍完最后一个聋儿家庭,刘浚在天黑前返回了武功县城。 

    晚饭时,刘浚告诉高亚兰,自己第一次拍摄的聋儿,是河南省洛阳市的一个弃婴。这个女婴被好心人收留。收养她的人,给她做了耳蜗手术,还把捡到她的那一天,作为她的生日。 

    听到这些,高亚兰突然眼圈一红,在饭桌上掉起了眼泪。在下午家访的过程中,她无意中得知自己曾教过的一个脑瘫学生,在去年夏天退学后,被家人托人带到广东扔了。 

    “他身体那么差,能活三天就不错了。”高亚兰很担心,甚至绝望。 

    她所教过的残疾学生,大多像雷海珍一样没有户口。他们无论是生,还是死,都没人能从户口簿上找到他们。在这个国家数以十万、百万、千万计的统计口径中,他们不过是一个并不存在的“0”,再“阳光”的政策,也照耀不到他们。 

    有一次,高亚兰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愿意资助学生的网友,当她告知对方要资助的学生是聋哑孩子时,对方立即就放弃了。 

    “现在唯一支撑着他们的,只有他们贫困的家庭。”高亚兰在博客里写道。而刘浚相信,用镜头对准他们,至少会有一束光,使他们无声的世界不至于一片黑暗。(记者 王波)
【1】 【2】 【3】 【4】 

  

(责任编辑:孟萌)
留言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组图:保障“飞豹”
世上最会打扮的10个女人
毛泽东亲批处死的犯罪官员
台湾政坛美女大PK
   精彩新闻
·[时评]谁来回答质疑,“国企赚的钱都哪儿去了?”
·[时政]新一轮乡镇机构改革全面推开:9亿农民得实惠
·[时政]山东潍坊开撤销先河 上万家驻京办何去何从?
·[国际]美国自毁长城砍摇钱树 全球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国际]索马里海盗掀劫船风暴:日夜轮番出击两天劫四船
·[社会]京高档公寓超生普遍 旅行社酝酿五月集体提价
·[社会]广东廉江政协副主席被杀案今开庭 疑收钱未办事
·[台湾]台媒:扁在八一军徽、谢长廷在五星红旗下留影
·[港澳]图:历届港姐冠军大盘点 TVB十大花旦青春时光
·[军事]宋晓军:国产航母应在中型以上尽量用自有技术
   播客·视频
《不差钱》"丫蛋"大婚现场
解密中国海军驱逐舰
   社会热点
·摄影师拍摄百名聋哑儿生存状态 凝固无声之痛  
·2岁前收2万 幼儿园学费为什么这么高? 
·“我们不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
·为就业 毕业一年仍是“零工资”
·中国传媒大学情侣校内公寓坠亡 曾发生争吵 
   频道推荐
人民本色 博客
人民热线 博客
·组图:广西一寄宿小学没食堂 数百学生操场上站着吃饭
·数字中国:富婆征婚骗翻14名男子 粤技校生就业率9…
·园林局谈控制杨絮:更新树种或者给杨树“变性”
·数字中国:村官年薪15万算中等 京农民工看病选黑诊所

[一语惊坛]“谣言”不能任凭官员用嘴来判断!
[论坛]大胆,敢和中纪委叫板!·驻京办66万元茅台酒给谁喝?
[访谈]官员学者谈"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建立全民医保体系
[辩论]嫖宿幼女案应该如何定性?·驻京办耗资百亿何不取消?
[博客]女大学生"卖身求职"? 中国为何成世界"情妇大国"
[博客]开国大典幕后惊险故事 公安局长:警察不如"狗"?!
   彩信·手机报
移动新生活 “码”上开始
手机上网有质的飞跃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