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期  本期采写:潘伊川
本期主持:张海燕  人民网要闻部、上海奥威科技联合推出
“非物质文化遗产”现下也是个时髦词儿,但与这种时髦不对称的是,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的民间艺人或艺术工作者大多生活困窘,谈起“非遗”来也往往大摇其头,面露苦色。与这样的“惯例”不一样的是,主张“让传统的东西被市场接受,在发展中保护”,“让艺术品帮助艺人找生存的渠道”的梁海峰可算是一个非典型性“非遗”人。
少年时游艺萌芽
  接触艺术算是梁海峰的一个偶遇。小学时,同学们用橡皮刻印章盖在贺卡上相互赠送,梁海峰不以为意,别出心裁选择了材质更为坚硬的麻将。他刻出的“恭贺新禧”印章,让父亲大为惊讶。自那以后,每当夜班回家,梁父总会带回一些报纸,上面印着各种篆刻图案和绘画插图,梁海峰就把它们剪下来做成剪报集。至今,梁海峰仍保留了几大本这样的剪报集。梁海峰笑言,那时他尚在懵懂,不知道有多少名家成为了自己的免费临摹对象。
  19岁那年 怀揣500元来京寻梦
  职高毕业后,梁海峰在家具厂工作得并不如意,在与家具厂的一次“冲突”之后,梁海峰刻了一方印章以明心志:“容不下”――从那一刻起,梁海峰下定决心,要终身追随他痴迷的艺术。
  1993年,怀揣着家里给的500元钱和一个追求艺术的梦想19岁的梁海峰孤身一人,踏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
  跌跌撞撞间爱上了民间艺术
  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结业后,梁海峰自己开办过木雕厂,也在摄影公司、工艺品公司、装修队等打过工……
  熬过寂寞、趟过喧嚣,梁海峰最终与民间艺术结缘。
  1998年,梁海峰心血来潮迷上了服装设计,报名参加了一个服装班。因为喜欢中国传统的东西,他用织锦缎给自己做了件传统服装,后来2001年唐装风靡一时,他这才发现自己做的衣服有了新名字――唐装,没想到一不留神竟然走在了时代的前头。
  “让艺术品帮助艺人找生存的渠道”
  应该还是在来京后第一次兼职获得的经验:人活于世,必须先解决吃饱肚子的问题。在一波波商业大潮的洗礼下,梁海峰逐渐学会用市场的眼光重新审视艺术品:“中国传统的东西大多是欣赏性的,是摆设;要想被现代人接受,一定要让它有实用功能和生命力,让艺术品生活化,因为艺术当随时代呀。”
  从2004年到2007年,他策划、参与了大大小小行色不一的传统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艺术展。“政府提出‘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概念,这是第一次正式地把民间传统艺术摆到台面上来说。有了政府的宣传是好事情,但最重要的是把保护落到实处。”他觉得,这不仅仅是政府给钱的问题,重要的是让艺术家们能够靠自己的技艺生存下去,“从市场运作模式考虑,让艺术品帮助艺人找生存的渠道”。实际上,梁海峰参与策划的活动中大部分都是展卖性质,“艺人们看到自己的东西有人买了,自然会有信心承续下去,也自然会有徒弟。传统的东西不是一成不变地保护,而是让它们被市场接受,在发展中保护。”
  “三不像”的非典型性“非遗”人
  尽管艺术与商业之间游刃有余,梁海峰对于自己的职业却 “说不清楚”。艺术家?他摇摇头,“说普通点,我现在是个活动策划者;说洋气点,就是经纪人,希望若干年后,能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艺术家。”他笑着调侃自己。
 能够“触及到自己的位置”,这让梁海峰很高兴。有了政府、社会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关注,对于他的“事业”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是传统艺术如何挖掘内涵,如何赋予作品以生命力,还要慢慢地在实践中摸索,还要如苦行僧般的渐悟。梁海峰的艺术之路还要走下去,但究竟能走多久走多远,他也不知道――反正路在脚下。 

更多...

一个小人物身上的时代印记
  在梁海峰那间宽敞的工作室里,阳光透过窗棂映在墙面的年画上,留下斑驳的光点,随着时间流逝渐渐移动着位置;松木架子上挂着蜡染,各种材料技艺的传统艺术品相邻而依――这些都是他喜欢并收藏的东西。
  内室墙上则是他组织的各种艺术展的宣传招贴、海报等。自2003年以来,他组织策划各类传统艺术展会和活动,不但展示传统人文艺术的形式魅力,而且帮助艺人们将艺术品推向市场。梁海峰以一种特殊而模糊的身份介入了艺术的圈子,并在艺术与商业之间踯躅前行。
  与这种特殊和模糊相对应得是梁海峰几十年走过的路,也这样模糊的契合着时代,呼应着时代。
  年少气盛时,梁海峰曾对姐姐说:“中国现代美术史上会有我的名字!”现在回想,他自己也笑说当年的确“狂妄”。然而,在这“狂妄”背后,我看到的是一份自信和对艺术的执着。
  梁海峰当年独闯北京的坎坷、艰困可想而知,然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讲自己住在地下室见到老鼠时,脸上露出的兴奋笑容;
  梁海峰喜欢读书,聊到酣畅处,还拿出新买的书给我看;
  梁海峰对各种工艺、技艺都有涉猎,他的电脑里收藏着蛋壳雕、根雕等各种造型图片;在生活的磨砺下,梁海峰对现实有着极为清醒的认识。他为生计奔波,用商业标准去衡量艺术品,他会告诉民间艺人:成本不高的工艺品,定价要低一些,能卖就卖;
  …………
  都说“时势造英雄”,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时代,才有今天的梁海峰。在这个日益开放、多元化的社会中,梁海峰找到了成就自己的方式。把他作为一个个体来看,他自信、乐观、坚韧、敏锐;将他置于社会的大背景中,他身上的品质恰恰符合了这个时代的精神。
  我相信,就像梁海峰为“非遗”保护寻找着特殊路径一样,在这个社会中,必定还有千千万万的“梁海峰”在他们自己所属的领域摸索、开拓,寻找着一条条“非典型性”道路,朝着自己的梦想前行,他们以敏锐的嗅觉和蓬勃的活力,成就着自己,也成就着这个时代。

更多...

下期预告
郑鹤红:一位母亲的五年救助历程
  女儿小猫的出生让郑鹤红“性情大变”,也让她与一个特殊群体牵上了线,5年的救助活动,让她与这些孤病儿童的感情越来越深。为了这些孩子,“小猫妈妈”辞掉了工作,她的一个“小家”,变成了病患儿童的“大家”。她与其他人不同,早早的为自己划定了一生的轨道——“爱心拯救”。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