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期  本期采写:肖岳
本期主持:张海燕  人民网要闻部、上海奥威科技联合推出
  “是我的宝宝把我带到这条路上的!”女儿小猫的降生,激发出郑鹤红身上潜藏的母性之爱,“母爱泛滥”自然让郑鹤红想疼惜普天下的孩子,这让她与孤病儿童连成了共同体,也将她与一个特殊群体——“爱心妈妈团队”牵上了线。五年历程,救助近百名孤病儿童,郑鹤红说,这只是出自一位母亲的本能。<<< 栏目博客 19个普通人的非凡故事
母爱冲击下的救助爱心
  2002年,郑鹤红从北京回河南老家待产,并顺利诞下一名女婴。郑鹤红怀抱着刚刚降生的女儿,初生婴孩柔弱的小身子在怀里蠕动,粉嫩的小嘴咂巴着,紧握成拳头的小手时不时轻轻挥动几下……惊喜、怜惜、感动如潮水般涌满心房,郑鹤红深深地沉浸在为人母的奇妙感受中。
  透过女儿澄澈的双眼,郑鹤红想起了另一群更柔弱的孩子:孤病儿童。
  于是,郑鹤红带上婴儿用品,去了位于家乡的河南省鹤壁市福利院。那时,福利院里有十几个孤儿,而照顾他们的阿姨却只有一个,根本忙不过来。为了帮助照顾那些孤病儿童,郑鹤红每周都要去福利院二三天,有的时候甚至扔下自己刚刚落生的女儿,去给孤儿们喂奶、换尿布。丈夫很理解她,有时也陪她一起去。
  第一次救助时的落泪与感动
  郑鹤红说,“在福利院的那些天,我天天以泪洗面。”
  在福利院照顾了一段时间的孤儿后,郑鹤红发现,仅仅给他们生活上的照顾是不够的。一些孤儿被父母抛弃时,身上都多多少少带着先天性的疾病或者残疾。几年缺乏治疗,更让他们时时刻刻生活在黑暗中,有的随时都面临生命危险。
  郑鹤红说,那些天耳中充塞着孤病儿童的呻吟声和号哭声,自己也时不时跟着难受落泪。身为母亲的郑鹤红更难以理解的是那些狠心丢弃自己孩子的父母,:“那都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活生生的生命,怎能说丢就丢了呢?”
  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一个大胆的计划浮现在郑鹤红脑海中——爱心拯救。
  五年救助百余名残病儿童
  02年10月,郑鹤红回到了北京,但她的爱心救助计划并未因此中止。
  到2007年,郑鹤红和全世界各地的爱心妈妈们一起,协力救助了近百名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先天无肛、烧伤烫伤、白血病、胆道闭锁等各种残病的中国儿童,其中大多数手术成功,还有大约十个孩子施救失败,离开了人世。
   然而,郑鹤红的五年救助历程绝不是一帆风顺的。
   “又残,又病的,有必要花那么多钱在他们身上吗?”“你们是骗子。”“你们在给中国人丢脸!”……网络上传来的种种不理解、甚至是恶毒的攻击、谩骂,深深地刺痛着郑鹤红的心;
   虽然第一次救助颇为顺利,但随后纷至沓来的求救电话和短信几乎让郑鹤红处于崩溃的边缘。郑鹤红说,刚生下女儿小猫时,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但当她看到那些可怜的孤病儿童时,天一下子阴了下来,压抑的心情让她几乎窒息…………
  各行各业汇聚成的“爱心妈妈团队”

  在5年的救助中,郑鹤红融入了一个更大的团队——“爱心妈妈团队”。这些爱心妈妈来自各行各业,遍及世界各地,通过网上论坛,各尽其力救助尽可能多的孤病儿童。
  从2006年到2007年,这个松散的“爱心妈妈团队”主要通过网上育儿论坛,筹集了近百万捐款;
  还有美国的中国妈妈们,她们主动承担了在美国筹款的任务,并及时将善款汇回国内给孩子们治疗。她们还联系美国的医院,每年由美国医生到中国免费实施手术,并把一些危重病情的孩子送到美国接受治疗。

更多...

穿梭在光明与黑暗之间
  我和“爱心妈妈”的相识只是短短2个多月的时间,在这2个月里,与一群充满激情的爱心妈妈们一起,共同救助了4个孩子。 
  从记者的职业要求出发,我们应该让新闻事件自然发展,自己只是单纯地记录、报道,然而爱心妈妈这个采访却让我违背了这样的工作守则,我整个情绪进入到这个事件当中,并成为她们中的一份子。
  “我们就是希望提高曝光率,来募集更多的捐款。”在一次聊天中,一位爱心妈妈这么坦率地告诉我。很多时候,需要救助的人太多,爱心妈妈们只能通过各种方法、渠道去筹钱,也只有这样,才能最大可能的让孩子们得到及时的救助,因为对于这些身带残疾或者病痛的孩子们来说,时间就意味着生命。
  然而,世界并不是只有这温情的一面。作为一名热线记者,我似乎更多地接触到社会的阴暗面。
  今年刚开春时,天还微冷,我接到热线电话:在北京市后八家村的一个公共厕所里发现了一个死婴。
  我立即与摄影记者驱车赶往现场。那是平房村边的一个厕所。女厕外的墙角处,一块纸箱板盖着一个男婴,雪白的小脸上冻得通红,嘴唇也已发青。可怜的孩子身上还连着脐带。
  事后我采访厕所清扫员。她告诉我,清理厕所时,她发现,在粪便下面埋着一个塑料袋,袋子被拴成死扣。她捞上来准备扔掉时,发现里面是一个婴孩赤裸的身体,里面的婴孩早已气绝身亡。
  我将这个事情讲给郑鹤红听。郑鹤红拍桌而起,怒斥那些灭绝人性的父母,“我们的底线是你可以将孩子扔掉,但绝不能将孩子弄死。”郑鹤红说,因为一些年轻父母的无知,当看到生下来的孩子有疾病或残疾时,一些人就会选择扔掉,但一些疾病如果及时救助,“甚至几千元就能解决问题”。
  爱心妈妈邱莉莉的梦想是救助中国所有的孤病儿童。但仅仅依靠几个爱心妈妈的团体,这个梦想很难实现。
  也许,郑鹤红说得对,这个梦想需要医疗保障体制的完善,也需要对道德教育的普及。
  我真心希望我们的热线上不要再有婴儿被弃的新闻。

更多...

下期预告
 “爱管闲事”记者黄雄:笔可焚而良心不可夺
  当被问到如何走上记者之路时,黄雄坦言,这与自己的经历有着直接关系。1996年,时任娄底市万宝镇综合治理办主任的黄雄,因为喜欢“管闲事”在某刊物上发表了一篇揭露阴暗面的文章,而后,却被以“莫须有”的罪名专案审查187天……
  这些年来,黄雄的一些报道或内参受到温家宝、曾培炎、黄菊等国家领导的高度重视并多次予以批示,而任白涛前辈的“笔可焚而良心不可夺,身可杀而事实不可改”成为时刻给予他力量的座右铭。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