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期  本期采写:赵颖
本期主持:张海燕  人民网要闻部、上海奥威科技联合推出
长征,世界战争史上的传奇;长征,共和国不朽的记忆。对于那些亲历长征的人们来说,长征,无所谓开始,也无所谓结束,长征,甚至贯穿于他们的一生。在著名的“红区”遵义,我们见到了92岁的老红军王道金,他是为数甚少的走完二万五千里长征全程而又至今健在的人。经历了五次反围剿、湘江战役、娄山关大捷、翻雪山、过草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的开发建设、改革开放……
战争中成长起来的“红小鬼”
  1915年,王道金出生在江西兴国县的一个贫农家庭,15岁那年,他揣着母亲给他缝的一双布鞋,参加了红军。
  “刚参加红军时,战斗中虽然只是护送伤员,也觉得光荣,想到自己哪天要放枪杀敌,那才痛快。”王道金说,第一次“放枪”打敌人,是在第二次反围剿战斗中。一见敌人,他就开枪,“打没打到敌人,自己也说不清楚,20发子弹,一下就打没了,要是再遇到敌人就麻烦了”。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红军渡过于都河,向西转移,开始了震惊世界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作为湘江战役的先头部队,回想起那段历史,王道金至今凄然:“湘江战役之惨烈,常人难以想像,它是长征中最残酷的一战。”5天激战,8万多人只剩下3万,红五军团三十四师几乎全军覆没,三军团四师十团团长沈述清和继任团长杜仲美相继牺牲,王道金所在连100多人,只剩下30多人,烈士们的鲜血染红了滔滔江水。
  “过雪山时,当地老百姓把雪山说得很神秘很可怕,说这是一座神山,连飞鸟都过不去,别说是人了。我们红军战士穿着单衣,一个个饿得面黄肌瘦,但我们还是毫不犹豫地上山了。山风卷着雪花,刮在脸上象刀割,穿着单衣的我们都被冻僵了,很多战士们就找地方坐,我就赶紧叫他们,‘不要坐,坐下就起不来了!’……”
  情系长征故地的“拓荒人”
  新中国成立后,王道金还会经常回想起长征中的人和事,那种坚定的信念、坚强的意志,挑战自然极限的勇气与智慧,时常激励着他。1958年,中央号召部队支援地方建设,有的人想去上海,有的人想留广东,有的人想去福建。王道金也和领导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说,在长征中,红军在贵州转战了几个月,那个地方太穷了。在农村,大姑娘都没裤子穿。领导说,那你就到贵州去吧。王道金当即表态,我愿意去,我服从组织的决定。就这样,王道金被分配到了贵州最艰苦的地区——铜仁。
  三年困难时期,王道金在松桃县蹲点,当时对农民的自留地和家禽喂养限制很严,王道金也知道这个政策,但他认为老百姓连饭也没有吃,还怎么管?所以,对上面的政策,他采取不宣传、不提倡、不干涉的态度,默许了农民保留自留地、养鸡鸭的现象。省里领导来检查工作,他如实说明原因、反映情况,省里领导没有说什么。在那样困难的时期里,松桃县基本上没有饿死人的现象。
  永远跟党走的老党员
  离休了,王道金最为挂念的是如何把长征精神世世代代传下去。退休后的他,一天也没闲着:遵义会议纪念馆,红军烈士陵园,中小学的礼堂与教堂,到处都有他的身影。他要让后人记住长征,记住长征精神。
  “我要永远跟党走。”在王老眼里,就是职务退休了,党员是在职的,不能退休,思想也不能退休。老人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遵义市的山山水水留下了他的足迹,以2004年台历为例,4月份的台历,有14天都在工作着,7月份的台历,有19天都在工作,来他家的有各级党政干部、有单位职工、但更多的还是孩子们……

更多...

穿越时空的对话
  92岁的人生年轮,本身就是一本丰厚的书,更何况承载了这样一部厚重的历史。我怀着一种敬畏之心,翻开了眼前这本“书”。
  夕阳照进了屋子一角,92岁的老人王道金坐在余晖里向我们讲述70多年前的人和事。我静静地倾听,远离了对传奇的期待,走进了一种现实里的震撼。我仿佛看到了70多年前的某个黄昏,衣衫褴褛的红军在夕阳之中疲极倒地,血溅沙场。
  湘江战役,在王道金看来,是长征中最艰难的时刻,也是他心中挥之不去的痛。第五次反“围剿”后被迫撤离苏区的中央红军,在湘江边遭遇了最惨烈的一战。王道金所在的连队有120多人,过江后只剩三分之一。但提及死难战士牺牲的情景时,王老沉默了,不想提,也不愿提,一种无声的哀婉在他脸上蔓延。
  这二万五千里征程,有牺牲的,有就地走散的,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时,与王道金一起从江西兴国老家参军的100多人,仅剩下7人。而那些经过长途跋涉后到达终点的革命种子,一个个都珍贵无比,他们,成为新中国建立和建设的脊梁。
  那场历史,对于我们今天的每个年青人来讲都是既熟悉又陌生。在历史、政治课本上曾无数次提起那些名字、会议、战役、意义,让我们这些出生在新时代的人,对70多年前的那场历史有了粗浅的理解。但那个年代距离今天又格外遥远,似乎总有些什么隔阂,无法全部了解那段岁月。
  置身花红柳绿、高楼林立的遵义城,我们感受到的只是一个日新月异的现代城市,只有在和王道金老人进行对话时,听到老人那洪亮的嗓音,看到老人精神矍铄的样子,才似乎回归了历史,才更加感到那场伟大的行程和我们今天的生活是多么的密不可分。走出老人一无长物的家,我脑子里始终在思考一个问题:和那些新中国的奠基者们相比,我们,真的是没有资格去索取什么了。

更多...

下期预告
卢茜:我做奥运“小管家”
  “这边是清废工人休息间……”、“这种椅子虽然看起来不怎么起眼,但是特别耐用”、“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测试赛那天连夜码放好的,现在我看一眼,就知道它们所有的情况啦。”,“这个盘子是我们的同科室的老师专门找的,很漂亮吧”……这个带着记者穿梭在奥运沙滩排球馆各个库房的小姑娘叫卢茜。司职物流管理的卢茜堪称沙排馆的小管家。卢茜说,奥运会是中国人百年难得一遇的盛事,她一直“伺机”为奥运会服务。而现在作为奥运实习生,每天都能来沙滩排球场工作,卢茜连声说自己“真是好运”。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