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期  本期采写:白剑峰
本期主持:张海燕  人民网要闻部、上海奥威科技联合推出
  公民镇,四川东南部资中县一个偏僻小镇。本来,小镇平淡无奇,却意外地因艾滋病而失去了宁静。这里曾是卖血感染艾滋病的“重灾区”,艾滋歧视像瘟疫一样蔓延。然而,自2002年以来,小镇的“艾滋生态”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
  山还是那座山,镇还是那个镇。不同的是,这里有一群自强自立的艾滋病人。李本才就是这样一位“艾滋明星”。
   
卖血卖出的艾滋恶梦
  20世纪90年代,为了摆脱贫困的命运,李本才捋起袖子,成为公民镇第一批“血牛”。他15岁就开始卖血。“那几年,我卖的血加起来有上千斤。”李本才说。
  当时,河南有不少“地下血站”,来了就抽,不用化验,因而吸引了很多农民工。为了节约成本,血站老板把很多人的血液混到一起,共用一套血浆分离器。血浆分离后,再把剩下的血细胞输回献血者体内。一旦有艾滋病病毒混入,就会快速在献血者之间传播。然而,当年李本才并不懂得这些,他只知道,卖一次血,可以得50元。
  1995年,发现自己感染艾滋病毒的李本才和妻子回到遭遇了意想不到的“寒流”。他往茶馆里一坐,喝茶的人立刻起身,一个个往外溜。而他一走,老板就把他用过的“艾滋茶杯”扔掉,甚至连他坐过的凳子,也一同甩到垃圾堆。而他的女儿在学校也被称为“艾滋娃”,谁也不愿挨着她坐。他的头发又长又乱,却没有一家理发店肯给他理发。
  “艾滋明星”的创业旅程
  2002年7月,中英项目办投资3.5万元,为感染者建起了第一家企业――蜂窝煤厂,李本才负责经营。刚开始,大家干劲十足,产品热销过一阵子。2003年3月,由于种种原因,蜂窝煤厂被迫停产。虽然这是一次失败的经历,却点燃了感染者们创业的热情。
  2002年9月,李本才在镇上开了一家“长明茶馆”。濮存昕为他题写了馆名。茶馆的墙上,贴满了艾滋病宣传画。柜子里,是免费的安全套和宣传资料。李本才还印了名片,头衔是:中英项目艾滋病宣传员。
  2003年,英国首相布莱尔访问中国。公民镇的艾滋病感染者代表应邀来到北京,和首相夫妇见面。布莱尔:“你知道世界上有个英国吗?”李本才说:“我不晓得有个英国,只晓得有个英镑。”一句话,逗得大家开怀大笑。布莱尔饶有兴趣地说:“如果有机会,我想到你茶馆里喝茶。”李本才说:“你来嘛,我拿最好的茶叶给你。”
  强者自救,圣者渡人
  在公民镇,李本才并不以弱者自居,而是常常扮演强者的角色,当别人遇到困难时,他会慷慨地伸出援助之手。
  公民镇有个“艾滋剧团”,名气很大。这个剧团是个临时班子,所有演员都是感染者,李本才是剧团的骨干。
  2003年11月27日,剧团在公民镇首次公演。当时下着小雨,台下却挤满观众。同年12月1日,剧团来到成都娇子音乐厅演出。2004年11月,他们在成都与濮存昕同台演出;12月,他们到北京公演,并到中央电视台录制节目。一群从来不知道表演为何物的农民,场场演出却都获得掌声。
  “记者问我为什么敢上台曝光,我说,总得有人站出来,如果都怕曝光,艾滋病歧视怎么消除?我希望艾滋病在我身上停止,不要再传给别人!”李本才说。

更多...

  2007年10月12日,我来到四川资中县公民镇采访艾滋病防治工作。艾滋病是个敏感的题材,根据我的经验,很多地方政府讳莫如深,根本不配合采访。于是,我做好了“碰钉子”的思想准备,也设计了很多应对之策。
  但是,随后的事实证明,我彻底错了。当地政府说:这里是完全开放的,你可以采访任何人。这种坦诚而务实的态度,让我顿觉释然,心中充满了感动。
  第二天,我到公民镇采访艾滋病人。按照我的要求,只有一名熟悉情况的官员陪同。在公民家园,很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听说人民日报记者来采访,早早地坐在那里等候。
  当时,阴雨绵绵,四川的天气很冷。坐在屋里,我还冷得直发抖。我和感染者促膝而坐,一谈就是几个小时。有时,他们兴致所至,唾沫乱飞,我也丝毫不能躲闪。
  由于我问得很细致,只采访了三四个人一天就过去了。天渐渐黑了,我只好回宾馆,约好第二天采访剩下的人。随后几日,我深入乡村农户,不仅采访了村医村民,还到感染者家里作客,到街上的茶馆喝茶,搜集了大量的一手资料。
  我深深感到:艾滋病人并不可怕,相反,他们很可爱。在公民镇艾滋病人身上,我感受到了一种向上的力量。他们虽然看似平凡,却如同耀眼的群星,照亮了人类与艾滋病斗争的道路。
  我想,爱与恨,是可以循环的。社会的歧视,激发了感染者的仇视;社会的关怀,唤醒了感染者的爱心。英国国际发展部一位官员称:资中模式是“全球人类同艾滋病作斗争的灯塔”。此语可谓精辟!
  虽然公民镇只是一片“小气候”,但是,谁敢预言,这里的“艾滋生态”不会在更广阔的中华土地上延续呢?

更多...

下期预告
“指路英雄”谢亮:风雨无阻,周末不休
  六年前,谢大爷72岁。那年的9月,因为一次问路遭遇的“冷遇”,他举着自制的“义务指路”的牌子出现在东直门;今年,谢大爷78岁。在过去的两千多天中,他坚持自己的信条——风雨无阻,周末无休,每天拎着两大袋子沉甸甸的资料和一大壶水,准时到东直门长途汽车站路口指路。
  有人作过统计,谢大爷每天平均约为1500人义务指路,重大节假日人多时每天连续不断地要为三四千人指路。他还把北京市所有的公交车站、大学、医院等数千个个站点分成3大类、72部类,自己编成了3本指路手册。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