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期  本期采写:何凤丹
本期主持:张海燕  人民网要闻部、上海奥威科技联合推出
  七岁开始演戏,十岁有了“戏瘾”,并从此一发不可收。集“电影童星”、“粤剧神童”、“万能泰斗”、“粤剧名伶”等美誉于一身,唱了半个多世纪的粤剧,已年过六旬、自认“保守派”的阮兆辉仍苦守粤剧传统,他一直在说:“我要活到老,唱到老。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要站在戏台上,因为粤剧是我一生的事业……”
   
七岁入行
  1953年,年仅七岁的阮兆辉已入行拍电影,很快便以童星的姿态走红电影界。同时,他也出演粤剧,是香港粤剧总会――八和会馆当门弟子。舞台演出,是阮兆辉演艺生涯的重要环节。他的启蒙老师是粤剧名宿丁香耀,后拜名伶麦炳荣为师,并从刘兆荣、黄涛、林兆鎏三位师傅习唱,后随袁小田师父习武。年幼的阮兆辉当时已在粤剧舞台初露锋芒,被誉为“粤剧神童”。
  提到当初走上演艺之路的缘由,阮兆辉坦诚地说,是出于生计需要。阮兆辉祖籍广东新会,生于广东佛山,三、四岁时跟随父兄到香港定居。初到香港的那些年头,阮家经济困窘,七岁的阮兆辉为了维持家庭生计开始演戏。至于演粤剧,阮先生笑说最开始是小孩子觉得好玩,却没想到后来竟真正喜欢上了粤剧,并由此开始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粤剧生涯。
  选择粤剧,因为能与观众面对面交流
  阮兆辉认真地说,自己喜欢粤剧,是因为喜欢舞台表演这种能与观众真实地面对面交流的表演形式,“在台上,我可以看到台下真实的观众,观众也可看到台上真实的我,我们之间可以进行心与心的交流。我喜欢并享受着这种感觉。而这种感觉是我在拍电影时体会不到的。”
  选择了粤剧,就意味着将一路与苦相伴。小时候,当同伴们每天在户外自由嬉戏时,阮兆辉却要穿梭戏棚练功习武,抬腿、下腰、翻跟斗、练习唱腔……“那时候真的很苦,一直在风风雨雨,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虽然看不到前方的路,但我那时就想着要一直往前走,要勇往直前……”
  粤剧舞台“万能泰斗”,依然叫好又叫座
  熟悉粤剧的观众,都知道阮兆辉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万能泰斗,正所谓“须挂红黑白,边式武小丑”,除了旦角他不太喜欢外,可以说各种角色他都游刃有余。有评价说,阮兆辉是时下唯一既任文武生及二帮小生,但依然叫好叫座的老倌。阮兆辉不独对自己行当的生戏具有相当造诣,丑生、须生,甚至花脸戏,演来也得心应手。在1998年12月,他与“国宝”裴艳玲合作的“南戏北戏展光华”更展露出演京剧的才华。
  自称“保守派”,但不反对创新尝试
  “如果我不保守,就没有人保守了。”阮兆辉感慨,“现在太多的人去做新的东西,反而把最根本的丢掉了,把粤剧演得不伦不类。”“我也不反对吸收西方元素,尝试创新,我赞成百花齐放,如果吸收好的东西,变成更好的东西,那当然好……我搞我的老戏,你演你的新戏。创新、尝试什么都可以,但不是取代。这是最重要的。”
  年轻时,阮兆辉其实也一直在尝试创新。他在1971年创办了“香港实验剧团”,尝试粤剧的各种创新形式。“但是这么多年来兜了一个大圈,到最后还是返回起点,因为突然发觉其实最好的还是最初的那些传统的东西。”
  当记者问到当前粤剧会不会因为语言自身的局限性及社会文化各方面的因素,导致观众的老化和减少,阮兆辉显得不以为然,“我们不怕没有观众,只怕我们演不出好的戏给观众看。” 阮兆辉认为粤剧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后备人才培养的问题。他说,“现在的年轻人不看粤剧,但等他们年老时还可能来看,我们没有接班人,拿什么吸引人再来看呢?”
  粤剧人才的青黄不接一直都是阮兆辉最担心的问题。年逾六旬的阮兆辉虽身上多处留伤,但依然坚持在台上演戏。关于教粤剧,阮兆辉有他的独到看法。他认为,教粤剧是不能光靠在戏棚里手把手教的,粤剧需要口传身授,讲求体会、感受,需要找到舞台上的感觉,所以他想一直在舞台上演戏,把他五十多年积累的技艺通过舞台传给后人。

更多...

  2007年10月28日下午,天气寒冷,漫天大风肆虐,由香港八和会馆粤剧团带来的粤剧折子戏《百花亭赠剑》及《洛神七步成诗》当晚将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大剧院做第二场演出。我们早早来到剧院,在剧场一隅赶在演出开始前采访了此次进京粤剧团的领队阮兆辉先生。
  采访之前,曾在网上看过阮先生的照片。但在剧院楼道里见到他时,还是让我大吃一惊,他的普通话竟然讲的如此流利!字正腔圆,带些北方口音,比我讲的还好,丝毫没有一般香港人的生硬口音。这顿时让我感觉惭愧起来。因为之前听说上了年纪的香港人普通话都说得不好,我怕自己听不懂,就在采访时带了个会讲粤语的帮手,后来觉得这真是多此一举闹笑话了。
  阮先生在剧场边随意找了三张椅子,我们就面对面地坐下开始采访了。他很健谈,给我们介绍了很多粤剧名段里的人物,讲到兴奋处,手舞足蹈,神采飞扬,俨然是在舞台上演戏。
  他一直避开他自己的故事不谈,偶尔提起的几处,却令我感受颇深。“我现在要坚持做我自己认为最好的。”采访中,阮先生一直在强调这样一句话。有些人可能会觉得他有点固执,但我觉得那是一种执著,执着于自己所热爱的粤剧艺术,执着于自己推崇的传统戏曲。无论是当初面临选择电影还是粤剧的人生抉择时,还是五十多年来无怨无悔地在粤剧之路上艰难行进,亦或是最后把自己归入“保守派”,他一直执着于自己内心的呼唤,愿意倾听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声音。这在越来越浮躁的当今社会,是不容易做到的。
  很多的时候,我也在想,要坚持做自己认为最好的,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但最后总是难以做到。我总是优柔寡断,顾虑太多,我怕别人笑话我,怕别人说我异想天开,说我不自量力,说我不是乖孩子……
  一直以来,我都在为自己的矛盾苦恼,我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的是什么?自己现在到底要做什么?如今,在那样一个寒冷的下午,听了阮先生这番平实却意味深长的话,我突然决定给自己做个决定:要坚持做我自己认为最好的,即使看不到前方的路,也依然要勇往直前。

更多...

下期预告
“指路英雄”谢亮:风雨无阻,周末不休
  六年前,谢大爷72岁。那年的9月,因为一次问路遭遇的“冷遇”,他举着自制的“义务指路”的牌子出现在东直门;今年,谢大爷78岁。在过去的两千多天中,他坚持自己的信条——风雨无阻,周末无休,每天拎着两大袋子沉甸甸的资料和一大壶水,准时到东直门长途汽车站路口指路。
  有人作过统计,谢大爷每天平均约为1500人义务指路,重大节假日人多时每天连续不断地要为三四千人指路。他还把北京市所有的公交车站、大学、医院等数千个个站点分成3大类、72部类,自己编成了3本指路手册。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