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期  本期采写:刘逸萍
本期主持:张海燕  人民网要闻部、上海奥威科技联合推出
  “这个角度不错,再过来一点,手臂往上抬,表情放松……”在上海复旦大学校园里,一位架着厚厚眼镜的中年男子眯着眼睛,端着相机不时地在指导模特.他一脸认真,角度稍微有些不满意,又要重新来过。他叫金威,一个视力只有0.08,在医学上被界定为盲人的人。他穿梭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或站或立或趴,用一切他所能应用的感官捕捉一幅福精彩的画面。
   
我只想看清楚这个世界
  金威一出生就带着不幸,他患有先天性白内障、先天性眼底发育不全和先天性眼球震颤等多种眼疾,在3岁之前,他什么都看不见。三次大手术之后,金威的眼睛终于有了微弱的光感,可以勉强看到东西,这种感觉就像是视力正常的人看满是“雪花”的电视机屏幕一样。平时看书读报,他都需要借助1000度的特制眼睛和10倍放大镜才行。然而对于金威来说,“能走出黑暗,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金威一开始接触摄影的时候,是偷偷瞒着母亲的,“我觉得摄影是一件花钱的事情,尤其是对我这种视力不好的人来说,所以我常常有一种负罪感。”正是因为这种负罪感,使得金威更加努力,一次拍不好就拍两次,两次拍不好就拍三次。尽管在一开始他拍了很多的废片,但在他不断努力下,他的作品终于在2000年被《大众摄影》刊登了。说起那段经历,金威整个人都亢奋了。
  “一天夜里,我接到朋友的电话,说在新一期的<大众摄影>杂志上看到了我的作品,当晚我就睡不着了。第二天早上点半,我冲出家门,冲向报摊,对摊主说要一本<大众摄影>。他递给我,我拿在手里翻,一页一页非常慢地翻,我能够感觉到当时我的手在颤抖,一页,没有,一页,没有,一页,还没有,突然有一片红,映到我的眼睛里,然后是一片蓝,我知道那是我的作品,我抱着杂志晕晕忽忽地站在那里,特陶醉!”
  做第一个用博客记录生活的盲人
  金威虽然眼睛残疾,但是他却是一个兴趣广泛,多才多艺的人。他不仅爱好摄影,还喜欢拍摄DV,毕业于长春大学特教系的他对于中国民乐也颇有造诣,甚至他还通过互联网,写起了流行的博客。
  对于金威来说,打理博客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常常拿着放大镜贴着电脑屏幕才能看清楚上面的字。“一开始我连屏幕上鼠标在哪儿都找不到,每次拖动鼠标感觉就像是在一个大房间里拖地板一样。”这对于普通人来说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对金威来说就要花费更多的力气。
  问起他为什么要写博客时,金威说:“我写博客主要有两个目的,第一是为了用我的相机充实记录下这个城市的变迁和缩影,然后用博客的形式呈现给大家。试想一下在若干年后,大家再来看我的博客,可以从中看到一个城市连续的变化,这是一件多么奇妙的事情,这也算是我对这座城市的一点贡献。第二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摄像头,而我的博客就是一个窗口,我的所见所闻所感是一个盲人真实的感受,这可以让大家鲜活地了解一个生活在21世纪的盲人的生活状态。此外,我也有点私心,就是想做第一个用博客记录生活的盲人。”
  乐观不是天生的,是可以靠后天培养的
  通过金威的博客,人们看到了他的乐观、自信、积极向上,同时,也不禁好奇,是什么让他如此乐观?难道他就没有悲观的时候吗?
  “我刚开始拍照片的时候,都是偷偷瞒着家人的,和几个同样眼睛不好的朋友一起去西郊公园采风。我那时都不太敢和眼睛好的朋友一起去拍,就是怕被泼冷水,就算别人不说,我也怕自己会有压力。后来我的几个朋友都放弃了,只有我一个人坚持下来了。有时候一些路人会有一些不太善意的笑声,尽管我听了心里会有点不舒服,但是我真的很想拍好照片,就是这种信念让我坚持了下来……其实我很清楚乐观并不是天生的,每个人都会有情绪,会开心,会不开心,问题是看你怎样通过适当的方式去调节,我相信乐观是可以后天培养的。”
  金威不仅自己积极培养乐观的情绪,还努力用自己的力量把这种乐观带给和他一样的残疾朋友。课余时间,金威常常带着卫生学校的学生来到他以前就读的上海市盲人学校,让盲校里的学生接触外面的朋友,外面的世界。看着这些孩子快乐的玩耍,听着他们爽朗的笑声,金威就很欣慰,“这也算是我能为他们做的一点点小事吧。”
  如今的金威依然背着他心爱的相机,奔走在上海的大街小巷,做他所想做的,拍他所想拍的,“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只要自己觉得快乐这就足够了”。

更多...

  接到采访金威的任务是一个很匆忙的上午。那天我匆匆赶到办公室,还没坐稳,采访任务就扔到了我桌上。由于原本要采访金威的记者临时有事,这个工作就由我接下了,当时我甚至还没弄清楚这个采访对象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等到稍事安定下来,看着一堆材料,我才恍然大悟想起了金威这个人,依稀在其他媒体的报道中见过他的身影——一个架着厚厚眼镜的中年男人,会摄影,会拍DV,会弹吉他。
  和金威第一次碰面是在复旦大学校园里。那天他正在进行摄影创作,我也借着这个机会了解了一下他的生活、工作状态。金威拍照的时候想法很多,他不喜欢墨守陈规的构图,总喜欢加上一点自己的想法,而这种想法使得他在实践起来,往往又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例如他在拍夕阳下秋景的时候,喜欢用仰角,这样他就必须趴在地上,昂着头来拍摄,用自己的脸庞感受温度和光线,从而取得最好的画面。“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就算累一点,苦一点也算不了什么。”拍摄完照片后,金威对我说。
  随后我们找了校园一角开始采访。其实我采访残障人士并不是第一次,对于采访这一人群总觉得应该回避一些什么,以避免触及他们心灵最脆弱的伤痛。但是和金威交谈之后,我发现这些避忌都是我们这些健全人给自己设的“枷锁”而已。
  金威开口第一句话就说:“你一定很奇怪,我眼睛不好为什么还喜欢摄影吧……”一句话便打开了话匣,采访自然而然开始。随着采访的进行,我发现其实金威很健谈,说话也很有条理,不少话语中还闪烁着哲学的光芒,当时我就在想如果他视力正常,或许会成为一个学者吧。
  而他对自己身体残疾的毫不避讳以及对自己内心深刻的剖析,更是让我惊讶。金威还开玩笑地说:“其实我眼睛不好这是事实,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我又不是做什么坏事,对吧。”
  采访结束后,我整理素材时又不禁想到下午的那场谈话,一个残障人和一个健全人的谈话。恍惚间,我觉得金威更像一个健全人,他看到的,想到的,比我们这些真正的健全人更透彻更明晰,或许正是因为眼睛上的残缺让他的思想可以如此自由,自由思考、自由追求。
  反思一下我们这些生活在繁忙都市,自认为聪明的健全人,又有几个可以真正静下心来,像金威一样努力做好一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想恐怕很少吧。或许我们真的该好好学一学金威,积极地投入一次,结果可能会让你惊喜。

更多...

下期预告
“指路英雄”谢亮:风雨无阻,周末不休
  六年前,谢大爷72岁。那年的9月,因为一次问路遭遇的“冷遇”,他举着自制的“义务指路”的牌子出现在东直门;今年,谢大爷78岁。在过去的两千多天中,他坚持自己的信条――风雨无阻,周末无休,每天拎着两大袋子沉甸甸的资料和一大壶水,准时到东直门长途汽车站路口指路。
  有人作过统计,谢大爷每天平均约为1500人义务指路,重大节假日人多时每天连续不断地要为三四千人指路。他还把北京市所有的公交车站、大学、医院等数千个个站点分成3大类、72部类,自己编成了3本指路手册。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