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期  本期采写:赵颖
本期主持:张海燕  人民网要闻部、上海奥威科技联合推出
  扑——!一米多高的水柱从爆裂的水管中喷涌而出,湖南省衡山县自来水公司维修队长赵恒成浑身上下都已湿透。雨夹杂着雪,往他身上浇,手脚早已不听使唤。但他无暇顾及,和同伴们拆下阀门,把水堵住,焊接钢管,涂抹水泥层……他们已经这样忙活了二十来天了,全凭一股韧劲在支撑透支的身体。连日来,雪和冻雨轮番上阵袭击,气温始终在零度以下,衡山县全城90%以上的水管被冻坏,居民用水处于瘫痪。赵恒成所在的公司不到50人,却担负起了保障全城用水的重任。
   
百里“冰龙”化“水龙”
  2008年1月下旬,历史罕见的大雪凝冻灾害袭击我国南方大部分地区,位于湘东南的衡山县城,方圆百里的供水管道,均有不同程度的结冰和爆裂。衡山县自来水公司立即组织员工,兵分六路,第一时间奔赴各故障点,抢修供水线路。
  今年51岁的赵恒成,已经有十几年的维修和探漏经验。这天天还没亮,他就和同事们出发了。路面结冰,不能走车,赵恒成一行三人,就肩扛手提电焊机、氧气罐、水泥、阀门电表、热水壶等装备,步行前进。天下着冻雨,四下一片死寂。平时不爱说话的老赵,此刻却斗志昂扬,他大声对同伴说:“今天我们要克服一切困难把几个故障点都清除了,让‘冰龙’变成畅通无阻的‘水龙’!”大家受到感染,情绪都高涨了起来……
  但是,连日冰冻,导致很多修好的水管又被冻裂。冻坏又修好、修好又冻裂,这可忙坏了老赵和他的同事们。20多个日夜,他们就在冰天雪地的户外,反复与恶劣的天气抢时间、比速度。他们每天工作16个小时以上,午饭、晚饭在工地上吃,早饭则干脆被省略了。
  忠字当前,甘舍小家为大家
  2月2日,是女儿结婚的日子。正在一处居民楼外抢修的赵恒成,忙里偷闲抬头望了眼天,雨雪停歇了,阴翳多日的天空终于放出了亮光。老赵心里掠过一阵欣慰:女儿福气好,结婚这天,天终于放晴了。欣慰之后老赵又生愧疚:独生女在远方出嫁,自己没有到场,不知道女儿会不会怨自己。
  其实,老赵对这次婚礼也是期待了好久了。他早已买好去参加婚礼的火车票,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严重冰雪灾害,老赵前几天又托人退掉了。他心情有些复杂:没有亲眼见到女儿出嫁,这个遗憾怕是要永远落下了。但是坚守一线是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而战,这样的选择再正确不过了!现在是灾情最严重的时候,一线维修的人手非常紧张,少一个人,就可能多停一阵水,老百姓用水是大事,耽误不得。一想到这里,老赵又加紧了手上抢修的速度。
  2月4日清晨,刚把一袋沉重的维修装备卸下来的赵恒成,接到了一个让人心碎的电话:妹妹在电话那头焦急地喊:“哥,爸爸被送进医院了,医院刚下了病危通知书,你快来看看吧!”
  赵恒成心头一沉,年过八旬的父亲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受过重伤,一身疾病,不知道能否熬过这天寒地冻的天气。他恨不得立即飞到父亲床前,照顾他、陪伴他。但老赵看了一眼身边正在为冻管预热的同事,他的头脑清醒了:维修小组每一个人都各有分工,一个都不能少,父亲还有妹妹照顾,可自己一走,却会打乱整个维修计划。大局为重,赵恒成强忍着焦虑与不安,继续操起工具干活。
  2月5日傍晚,在一线抢险的自来水公司经理旷海军、副经理周宏给赵恒成带来了噩耗:老人家快不行了,你快回去看看吧!赵恒成心下轰的一声,他踩着两只灌满冰水的防雨靴,飞一般奔向医院……
  2月6日,农历大年三十,浑身疲惫的老赵跪在父亲的骨灰盒前放声大哭:“爸,儿子不孝,没有陪你最后一程。”
  始终如一,有恒心者事竟成
  2月以来,持续几日的阳光,终于融化了坚冰。新年刚过,老赵又投入到了紧张的维修中。妻子很纳闷:雪都化了,你们怎么还这么忙?老赵说:“重建工作才开始,地下的主管道都被冻裂了,化雪后,正是开挖修复的好时机。”熟悉老赵的人都知道,城里的供水系统不完全恢复,他是不会松懈的。个子不高,身材单薄的赵恒成,一到干活的时候,就成了大家眼中的“铁人”:寒冬腊月,爬水坑探漏、破冰修管道、堵住喷涌的水管、关闸抽水……他样样冲在前头。三更半夜,谁家出现用水故障,只要一个电话打来,他立即带着队里的人往故障点跑。

更多...

  和一个新华社的朋友聊起了老赵的事。朋友说,这不算新闻,只能算故事。是啊,如果没有这场突如其来的冰雪灾害,如果老赵没有遇到那两大“憾事”,在新闻记者眼里,他真是连“故事”都称不上了。但在这个冬天里,我却有一种想写他的冲动,在他那单薄的身板、稀疏的头发下,我看到了一颗普通劳动者真诚而坚毅的心,正是有了这些小人物的奉献和牺牲,才奏响了这场抗击冰雪的胜利之歌。
  南国冰封,风雪肆虐。作为一个远在北京的湖南人,我的心情也跟着灾情的急缓七上八下了好一阵。好不容易踏上南下的列车,已经是冰雪消融的时候了。列车进入湖南境内,路边的屋顶上依然有斑驳的雪影,电线杆还也有未化尽的冰挂。一下火车,目光就被路边铲除积雪和余冰的人们所吸引。那天是大年初二,他们没有在家过节,却在这热火朝天的工作。
  回到家里,供水、供电都已经恢复,家人讲起那些断电断水的日子里生活如何难熬,如何期待灯光亮起来、水龙头响起来的那一刻。他们言语之中的那种渴望,虽然我未曾体验,却也如临其境。妈妈说,供水刚断时,自来水公司的人就来修过一次。没过两天室外的管子又冻裂了,他们又有人来修。两次都是深夜,大冷天,也没有电,点着蜡烛在加班,水也没喝上一口。维修的人还在门口贴了告示,教大家防水管冻裂,防供水凝固结冻的方法。
  站在家里的阳台上,包裹在厚厚羽绒服的我还是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北方冷得爽快,南方的冷却是阴湿得透到骨头里。我想起那些在冰天雪地中奋战着的小人物的身影:在高压电塔上抢修线路的电力工人,步行几十公里救援被困群众的子弟兵,爬冰卧雪维修供水设施的水务工人……关键时刻,是这些平凡的人们舍生忘死,为灾区百姓撑起了一片蓝天。他们在工作中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不仅没有闪亮的灯光、热烈的掌声,甚至连名字也没有留下。他们,无疑是这个冬天最可爱的人!
  过完年离开老家时,户外阳光柔媚,一派早春的景象。凌乱的街头,尚未消融的积雪堆在道路两旁,湘江大桥上已是熙熙攘攘的来往人群。
  快踏上返京火车时,我给老赵打了个电话,“城南主管道坏了,我正在抢修……”简短数语,我们挂断了电话。天气正好转,虽然依然忙碌,但胜利后的喜悦是最欢愉的。我在心里默默地说:祝福你们,最可爱的人!

更多...

下期预告
本色系列民间艺人之陈志国:舞弄光影的皮影人
  老陈叫陈志国,出生于开封,1974年从部队转业落户河南省许昌市区,是陈氏皮影第四代传人。老陈的爷爷、父亲都曾是开封有名的皮影戏艺人,老陈十几岁时,便随着大人在台子上耍皮影。后来,老陈专门上了一年多的皮影学校,毕业后就走村串户,为乡亲们演出, 被亲热地称为“皮影陈”。“皮影陈”所到之处,老百姓们像过年似的,十天八天不让走。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