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期  本期采写:安富斌
本期主持:张海燕  人民网要闻部、上海奥威科技联合推出
  湖北省政府公布的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有108项,襄樊市有9项,民间美术只有“老河口市木版年画”。“南派”木版年画的最后一位传人叫陈义文,现年79岁,是湖北省老河口市工艺美术厂退休工人、民间艺术家。
   
“文革”冒死留存年画雕版
  古稀之年的陈义文祖籍河南社旗县,其祖父陈福新早年跟随一个外号叫“王蛤蟆”的民间艺人学木版年画,于清末携艺流浪湖北各地,为画坊雕版谋生。当时陈氏木版年画在鄂豫川陕知名度很高。陈义文14岁随父亲学习祖传技艺,得其真传。到15岁时,陈义文已经能够雕刻、印刷年画了。此后,陈义文一直和父亲以此为生。
  解放后,陈义文在湖北省老河口市安家落户,随后进当地美术厂当了一名雕刻工。“文革”中,木版年画被打成“牛鬼蛇神”,禁止印刷。陈义文历经千辛万苦,和父亲将木版图版、资料藏进废弃的木材堆里,冒着极大的风险将几十块雕版保存了下来。私下里,陈义文也没把活计撂下,还是坚持练习雕刻技艺。这样十多年间,陈义文凭记忆和雕版,将“南派”木版年画资料都保存了下来。
  线条缜密 须眉纤毫毕现
  陈义文的木版年画在艺术形式上以墨线为骨,刻版套印。线条缜密繁复,表现细腻,如面部须眉虽千丝万缕却纹丝不乱,几乎纤毫毕现。色彩丰富浓艳,对比强烈。构图饱满,主次分明,在匀称均衡中求变化。在雕刻过程中,陈氏年画强调“陡刀立线”,即刻出的线条上下基本一样宽,这样才能做到多印而不走样。
  陈义文创作的木版年画,有着浓厚的地方民间色彩和芳香的泥土气息。陈氏木版年画种类繁多,从画幅上分中堂、贡笺、门神、神像、历画、喜画等二十多种。题材非常广泛,多来自民间传说、历史故事和民风民俗,如表现吉祥喜庆的“麒麟送子”、“福寿双全”、“百寿图”、“百年和合”、“赵公元帅”、“燃灯道人”等;表现人康宅安,寄托神灵庇佑,驱邪降福的有“钟馗”、“秦叔宝”、“关公”、“尉迟敬德”等;表现民俗中吉祥如意的有“观音送子”、“五子登科”、“和气娃娃”、“百子禧春”、“灶王爷”等等。
  是与不是之间尽展神韵
  没交谈几句,陈义文就领我们参观他的工作室。不用来访者开口,陈义文便把架上的木版画,小心翼翼地一幅幅捧下来,靠墙陈列开,百态人物,直扑胸臆。这些人物木版画一幅幅都披露出艺术家的横溢情怀:或人物刚毅,气势夺人;或点缀闲云逸雾,富于诗意;更是染红、蓝、黄、白、紫、黑六色,生动有趣,温润高贵……画面里,那夸张的历史人物和极富想象的美丽神话故事,都富于韵律的魅力,让人产生音乐感和诗意感,似乎有点“状难言之景列于目前,含不尽之意溢于画面”的意象了。
  在我们的要求下,陈义文用事先雕刻好的五块木版在纸上印画。很快,一幅五色“观音送子”呈现在面前,我问:“刻这种画,是不是有很大的随意性?”陈义文笑答:“是,又不是。”作这种画,不好修改,在局部或见微处,得量体裁衣,精雕细刻;在大局上,却成竹在胸,布局、造意、繁简、浓淡、虚实等等,都要预先腹稿,颇具匠心。
  艰难的传承
  现在,年岁已高的陈义文希望把木版年画技艺传给孙子陈洪斌,因为陈洪斌能写会画,在十五六岁时还跟他学过雕版。
  由于木版年画市场销路差,经济效益低,陈洪斌不安心跟爷爷学,跑到广州打工已有五六年了。2007年11月,中国第八届艺术节期间,陈洪斌陪爷爷一道参加了展示。但传承的问题仍未获解决,用老人的话说:“文革中断了一代人,自己的儿子连一点技艺都没有学到,孙子辈六人,只有大孙子陈洪斌学了一些雕刻技艺,但还有很大的差距。其他的没有一个人愿意学习,原因只有一个,无法养家。陈洪斌自己又回到深圳打工去了,不知啥时候能回来。”

更多...

 长期从事文化采访,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采访拍摄,我有许多遗憾,有些至今已经完全无法弥补。
  端公舞的拍摄,等我有时间,找到车去的时候,赶上参加最后一位主要传人的葬礼;独臂皮影的传人,当我翻山越岭赶到400公里外的他的家时,他已经出发去深圳了,我对自己说,他回来后我再去拍摄,可不久前,朋友告诉我,84岁的老人又“走”了……遗憾加遗憾,已经无法挽回。
  2007年6月,湖北省人民政府公布了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在襄樊市有9项,从这天开始,我就关注了这个题材,并下定决心这次不留遗憾。于是,我选择了拍摄“南派”木版年画的最后传人——古稀之年的老人陈义文。
  拍摄非物质文化遗产,往往很难约定时间。前几年拍摄陈义文都是工作安排,时间紧,并且木版年画也还没有确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其后,两次都没有找到陈义文。20007年11月,中国第八届艺术节在湖北武汉举办,陈义文是襄樊市参展的唯一的民间艺术家。我对自己说,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了。于是,在一个星期六,在一个雨天,我早晨6点起床,坐上长途汽车,到了100公里外的老河口市,用了两天的时间跟踪拍摄陈义文。中午朋友请我们吃饭时,79岁高龄的陈义文非要自己骑自行车到餐馆。两杯酒下肚后,老人的话多了起来,我们交谈得非常愉快。老人不限制我的任何拍摄,在不干涉老人工作的情况下,我拍摄了一天多。
  2008年新年刚过,我再次在一个星期六搭车看望老人。到老人家的小院时,老人正在用中药熬制颜料,印刷间里已经印成了500多幅年画,有了一些新内容,老人希望将这些年画卖出去换成钱后再买纸印制新年画。尽管暂时没有印刷,老人也没有闲着,就雕刻起了木版,毕竟已经是古稀之人,能多留些木版是老人不愿意说出的心愿。这次,与老人的交谈了4个小时。
  一次次的与陈义文交流,尽管老人信心很足,但我对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仍然感到担忧。木版年画毕竟不同与其他的直观的文艺展示,它更多的是孤单的手工劳动,不仅要有对传统文化的理解与素养,同时也要有推陈出新的适应现代社会的内容。很难想象,一个79岁的老人,仅仅依靠自己的力量,能将这种文化传承多久。
  传承还要发扬,盼望着下次拍摄陈义文时能见到一个助手,不管是不是他的孙子,只盼望着这种技艺能够传下去。

更多...

下期预告
“指路英雄”谢亮:风雨无阻,周末不休
  六年前,谢大爷72岁。那年的9月,因为一次问路遭遇的“冷遇”,他举着自制的“义务指路”的牌子出现在东直门;今年,谢大爷78岁。在过去的两千多天中,他坚持自己的信条――风雨无阻,周末无休,每天拎着两大袋子沉甸甸的资料和一大壶水,准时到东直门长途汽车站路口指路。
  有人作过统计,谢大爷每天平均约为1500人义务指路,重大节假日人多时每天连续不断地要为三四千人指路。他还把北京市所有的公交车站、大学、医院等数千个个站点分成3大类、72部类,自己编成了3本指路手册。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