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期  本期采写:钟源
本期主持:张海燕  人民网要闻部、上海奥威科技联合推出
  七年前,谢大爷72岁。那年的9月,因为一次问路遭遇的“冷遇”,他举着自制的“义务指路”的牌子出现在东直门;今年,谢大爷79岁。在过去的两千多天中,他坚持自己的信条——风雨无阻,周末无休,每天拎着两大袋子沉甸甸的资料和一大壶水,准时到北京东直门长途汽车站路口指路。有人作过统计,谢大爷每天平均约为1500人义务指路。他还把北京市所有的公交车站、大学、医院等数千个个站点分成3大类、72部类,自己编成了3本指路手册。
   
一颗红心诠释共产党人不退休
  指路的初衷,其实只为将心比心。2001年的上半年,闲不住的谢大爷去西直门看望朋友,回来的时候找不着44路车站。当时地铁边上有一个小杂货铺,谢大爷就过去问老板,可他连问三次,老板好象没听见似的,老谢觉得很寒心。当时他就想,“今后有人问路,我决不这样。”2001年9月24日,谢大爷举起自制的“义务指路点”的牌子,正式走上东外大街开始为行人义务指路。这年国庆节期间,一对年轻夫妇带着八九岁的孩子来北京旅游,向谢大爷问完路后问收多少钱,谢大爷说义务指路不收费。他又问,您是共产党员吗?谢大爷骄傲地说,是。
  两次沉默展现义务指路没周末
  自从谢大爷定下为行人义务指路的计划后,即将遇到的困难谢大爷心里早有准备。冬天喝风、夏天吃灰;刚开始时问路人的不领情,怀疑是骗子;宰客三轮的唾骂……这些谢大爷都不在乎!由于谢大爷一出去就是大半天,中午回家吃饭,下午继续出去,就连他自己都说:“老伴在世时,一个人在家里――没伴儿,肯定是孤单!现在她走了……”说到这里谢大爷望着天花板沉默了好久。
  以前,大爷给自己定的标准是“风雨无阻,周末不休”,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几次住院的经历,让谢大爷不得不给自己把标准改一下了:“周末不休,还坚持保留着,‘风雨无阻’就要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体,是否吃的消了。”说到这里谢大爷又沉默了许久!
  三本册子记录为指路而不懈的学习
  为了练好指路这套琐碎但又很重要的功夫,能给行人指出车站的准确位置和距离,以便节省行人的时间,谢大爷骑车把东直门周边转了好几遍,把人们常打听的一些单位和建筑物都牢记在心。他在每个车站都走三四个来回,用步子测量到东直门所有车站的距离。有人问路时,他的回答能准确到多少米,为行人提供最近、最省钱的乘车线路。他还把北京市所有的公交车站、大学、医院等数千个个站点分成3大类、72部类,自己编成了3本指路手册。
  东直门外大街不远处就是使馆区,每天就有不少外国人问路。为了帮助这部分外国人,谢大爷就开始下决心学英语。在一位曾侨居在海外老师的辅导下,谢大爷从国际音标开始,经过刻苦学习,现在已经能用简单的英语给“老外”指路了。如今,东直门义务指路点还用上了双语指路牌。在几年的义务指路过程中,谢大爷深切地体会到义务指路的乐趣。为急需得到帮助的人提供帮助,为南来北往的人尽绵薄之力,这样既方便了别人,又充实了自己。
  四块路牌诉说爱心路上不孤单
  ………………
   谢大爷还说,人老了,大的事咱也做不来,指路是我力所能及的事,为什么不做?其实,如果没有别人的帮助,我也不可能做成这样。我这里已用坏了四个指路牌,不管是第一块居委会帮我用纸糊的,还是第四块——中英双语路牌,他们都是集体的力量!

更多...

  说句实在话,第一次听到谢亮的故事,是源于一位朋友之口,那时感觉作为一位“老北京”为陌生人指指路,没有什么可写的;第一次看到谢亮指路的现实场景是自己作为一位过客,老人忙碌的身影、朴实的话语和东直门的车水马龙、行人迷茫的眼神相映成趣。
  之所以选了一位曾经在媒体出现过,且被同行报道过的人来写,倒不是因为自己喜欢挑战;也不是因为自己常是迷路人,和指路英雄有天生的“默契”,只是内心里的一丝感动。这种感动很淡,它不似千里鹅毛,更不象舐犊情深,只是一种生活的本来面目。
  谢亮故事的平淡是因为它的开启本身就是源于普通人心里的将心比心。当我们作为求助者时,我们或许都抱怨过对方的冷淡,心里也明白自己以后绝不能这样,但是事情过后,又感觉这事不屑一顾。谢亮面对冷漠无语的小店老板,自己不仅仅是寒心,而是把这件小事落实到实处。
  或许你要认为谢亮如此之举是不是想给自己在某些方面获得额外的回报,那你又多想了!心态平和的谢亮至从第一天开始就在自己的招牌上写上“义务”二字,也从未想过别人的盛赞。面对获得帮助者的热心回报,这是让谢亮最着急,最尴尬的事情。正如他所说:“这本来就是自己力所能及的小事,为什么要搞的那么复杂!遇到拿钱回报,如果我不能谢绝,那就只能撒腿便跑。”
  做什么事情,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很理解,只要感觉对整个社会有意义,那就值得。面对刚开始路人的不信任和宰客三轮的指责,谢亮选择了坚持。用他的一句话:“因为自己的无所求,所以在面对别人的误解时,也就不放在心上!”

更多...

下期预告
“留守儿童”程元怡:只想爸妈赶快回家
  在我们的周围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的父母为了生计外出打工,用勤劳和智慧获取家庭收入,为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作出了贡献,但他们的子女却留在了农村家里,与父母相伴的时间微乎其微,成为儿童中一个特殊的弱势群体―――留守儿童。今年12岁的程元怡就是一名这样的的留守儿童。程元怡的父母都在上海打工,瘦弱的她,与同龄人比起来,整整小了一个码。据学校的老师介绍,她现在被寄养在亲戚家,还有一个5岁的弟弟。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