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期  本期采写:张浩波
本期主持:张海燕  人民网要闻部、上海奥威科技联合推出
  宽先生是仁义镇上的名人。宽先生不姓宽。他本名杨昭善,只乳名中有一个“宽”字。而称“先生”大约只有在明清时乡间的私塾,宽先生也没有教过学。但他早年上学期间,文章就被四里五乡的乡亲传阅,一手隽秀的字体,小镇上的人一到过年前常常来他家求春联……
   
  1978年那个腊月的寒冬,各家各户都开始准备年货时,天空簌簌地飘着雪花。宽先生推着一辆永久牌自行车,戴着皮毡帽,走街串巷,开始叫卖。那时他卖些肥皂、火柴之类的小商品。几里外都能听到他的叫卖声,那嘶哑的声音分明是想和命运抗争。那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年便告结束。
  1980年他开始外出做工。先前什么也不会,一脸书卷气,走到哪里都被人欺负。但他肯吃苦,死缠着师傅学手艺,木匠、泥活、瓦工、砌墙都学会了。因为他踏实肯干,做活细致,叫他干活的人便多起来了。
  一次一家人盖房,土木结构的房要上大梁,他站在一堵墙上,用杠子撬,木梁不动,他用手掀,旁边的一根木桩闪了一下打在了他的腿上。他从墙上摔了下来。幸运的是下面一堆土托住了他。但还是骨折了。他回家休养了半年。那一年是1984年。
  1985年,当时物资供应极其紧张,油、盐、酱、醋也常常供给不正常。宽先生手头已经有一些积蓄,便与人合伙办了酱醋厂。酱醋厂全靠粮食酿造,平日里他既是工人,又是会计。酿醋时需要穿上大胶鞋。几米深的发酵池他一人跳下去,扬着大方铁锨,常常干得大汗淋漓。醋的销路很好。这让他信心大增。也因为这个缘故,几个合伙人分歧大了,最终不欢而散。
  1990年代初,宽先生又开始做生意。但这次不再小打小闹,他手头有了更多的积蓄,开始做百货批发兼零售的营生。仁义镇上自此便多了一个做生意的“文人”。
  宽先生是个乐善好施的人,刚开始生意清淡,但到了年终他还是拿出一部分钱资助镇上的穷人。生意渐渐有了起色,他既发货又卖货,自己还订货。那是1995年的一个秋末,他到外地订货。货订好了,本来可以叫三轮车的,他为了省钱,独自将一个足有一百七十多斤的大包扛在肩上,抓着货向车顶货架上送。他艰难地用手推,用头顶,使尽全身气力,把大包拽到了货架上。他站在车顶,头顶是眩晕的太阳。“咚”,重重的一声,他从车顶上栽了下来。
  他醒来时已是第二日,一醒来,便叫嚷着:我的货,我的……他依然幸运,轻微的脑震荡。那一次许多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
  那样高负荷的劳动强度下,家人强烈反对他继续做生意。后来他就潜心养生。
  几年前我在仁义镇上见过他,一大早他就出来跑步。他研习过气功。清晨,他在小镇上一片开阔的小场地上晨练。许多人跟着他学气功。他曾经教过我,耐心而和善,一笑一颦,语气舒缓而有力;一划一势,都富有节奏。他的手大而柔韧。他走起路来文质彬彬。
  我依然印象深刻的是他引着一群小学生去学校操场里大声朗读,一边读,一边还用手在半空中划着,那认真、热情的样子让小学生都自愧不如。他很喜欢和小孩子一起晨练,从他那总能传来爽朗的笑声。他爱和小孩对话。小孩子知道他学问大,故意提出一些刁难的问题考他,他便挠挠头,向小孩“请教”,那种场面让人看了忍俊不禁。
  宽先生真正的是开始投资股票、基金。他每年还会资助当地的学校,帮助家庭贫困的孩子。他常常对别人说:“我的时代是无法选择的,但贫困是可以改变的。”
  宽先生这半辈子,积聚财富不少,积德行善无数。家有三子,无女,皆大学毕业,孝道有佳,这大约是秉承了先生的性格,也算是圆了他求学的梦想。
  仁义镇上流传着一句歌谣:“宽先生,多宽心,儿孙满堂,幸福贵”。

更多...

  又一次见到宽先生了,那种迎面而来的质朴与平易近人,是每个见到他的人发自内心的真实情感。先生感染你也许就在一瞬间,他倒茶的慢条斯理,敬茶时温厚敦实的感觉就像是我的“父辈”。他是长者,也是儒商,可平淡的生活使他很满足。淡雅而幸福的状态,真实而快乐的心态,自然而安宁的“生态”。无时无刻流露出来,他已经淡泊了名与利,幸福的感觉就环绕着他,没有过多的寄托与牵挂,只是平静地走下来。
  如果每个人要定义一种幸福,这就是一种美好的生活。幸福就成了粗茶淡饭,柴米油盐,老有所乐,儿孙孝敬,家庭和睦。宽先生不再有太多的诉求,他每日就是在乡间的小道上陪人走一走,看着小学生放学后嘻嘻闹闹的场景,闲了下几局象棋,唱几句戏曲,回家看看电视,上上网,一切都变得顺其自然了。
  他的“可爱”之处在于童心未泯,一个人时常保持一颗童真的心灵是难得的,在苦难面前不低头,不退缩,保持乐观的人生态度更是不易。
  那次他又给我讲了他在与病痛斗争的故事。
  他在不知不觉中血压极高,当时颈椎也疼痛难忍,家人劝他快快就医,因为他当时的血压按常理是什么也不能干了,可他当时整日还在外面“忙碌”。医生请来了,查了血压说很危险,建议住院观察。他还是执拗的留在了家里,他已经有些意识,这可能是他的最后。他吩咐了小儿子善后后,却坚持着自己的锻炼。早上寒风中他跑步,雨天他还坚持运动,那一段时间他看了史铁生先生的《灵魂的事》,他知道孩子还需要他,孩子永远是孩子,他还是父亲,病痛对他来说只是生活中的一小浪花,史铁生不是也敬畏病痛吗?缘何不去敬畏它,做个快乐的人。
  病痛是会在一定条件下屈服人的意志,他锻炼效果很好,后来复查,血压明显下降,体质也增强不少。他是幸福的人,分享他的幸福更是一种快乐。正如海子的诗中描绘的“从明天起做个好人,喂马劈柴……我有一所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他是“诗意”的生活状态。
  ——因为他的心里早已结出了美丽的花朵。

更多...

下期预告
本色系列之:我与改革开放同“成长”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不知不觉间,我们走过了三分之一个世纪。站在了2008年的门槛上,回望来路,我们感慨万端,展望前途,我们更是豪情满怀。这三十年来,每一个中国人都沐浴着改革的春风、享受着开放的果实,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本色将推出系列报道,记录和展现这种变化。敬请关注!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