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期  本期采写:夏海
本期主持:张海燕  人民网要闻部推出
  夕阳西沉,霞光满天,水天一色,寥廓空旷的荡滩上木桩高耸,渔网密布,将荡滩一块块水面分隔开,一位晚归的农民手持竹篙,驾着一条小船穿行在狭窄的水道中……对这张“经典”的水乡老照片,荡滩人曾经有着说不出的骄傲。照片上的这位农民是我的二叔,过去二叔靠围网养蟹出了名,成为市、县有名的致富典型。
  而随着时代的不断进步和发展,二叔和更多的荡滩人给这张老照片加入新的元素……
   
  靠水吃水,祖祖辈辈生活在荡滩里的二叔是一个养蟹好手。上世纪八十年代,村里荡滩对外承包,那时候,在村里许多庄户人家的头脑里,认为荡滩还是一块原始废地,无法开发。精明的二叔是村里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东挪西借,凑了3000元钱,买鱼苗、购饲料、雇劳力,承包了荡滩30亩水面,试着搞起了围网养殖。300多个日日夜夜,二叔一直守在荡滩,心里总盼望着有一个好收成。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一年,二叔就赚了。渐渐地,蟹价一路攀升,简直让二叔迷了眼。那个时候,“一只蟹,半月粮”,30亩的水面,二叔每年都能挣上一笔可观的收入,成了村子里先富起来的人,率先在村子里建起了一幢两层小楼房,添置了彩电、冰箱、摩托车等大件。那时候,在周围几个乡镇是顶呱呱的富裕户。说起二叔的致富来,是无人不晓。进入21世纪,二叔还在城里购置了小别墅,小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滋润。
  围网养蟹使二叔成为十里八乡的致富能人,被县、镇列为致富典型。采访二叔的媒体络绎不绝,报刊电视经常看到二叔的报道,宣传二叔围网养蟹的致富经。
  一张夕阳下围网养蟹的“经典”老照片成了二叔出售螃蟹的敲门砖。二叔走南闯北,都要带着这张照片,到处吆喝荡滩里的优质自然资源。也正是一滩好水的广告效应,二叔的蟹非常俏销,上海、南京、苏州、杭州等大中城市供不应求。这张老照片成了香饽饽,是水乡打出的精美名片,在高速公路、国道和省道边树起了大型水乡形象宣传牌,上面是这张放大了的老照片,给来来往往的行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县里的宣传画册、地方志等书刊上的封底也是用的这张照片。二叔也因为这张“经典”老照片名声大振,他的养殖业也如日中天,跟着热了起来。
  多年来,一淀望不到边际的荡滩,青了又黄、黄了又青的芦苇全都消失了,代替的是围得严严实实的渔网和数不清的木桩和毛竹,将若大的荡滩分成了一池池小的水域。曾经从不愁卖的荡里蟹,个子小了,肉质也差了。荡滩人却怎么也弄不明白,同样的滩水,同样的养殖方式,养了这么多年,却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2002年,二叔家第一次养蟹蚀本,不仅二叔家,其他养殖户也是一样,一团愁云笼罩在荡滩养殖户的脸上,久久散不去。
  二叔也有点懵了,老经验遇到了新问题。二婶着急了,暗地请来风水先生,又是烧香,又是拜佛,花费了不少冤枉钱,可什么效果也没有收到。第二个年头,荡里的蟹在大城市里价钱也不断下降,只有以前的一半也不到,甚至在一些城市卖不动了。
  镇、村干部请来了市、县水产养殖专家下乡实地考察,进行会诊。几天后,专家团的会诊结果出来了。村民追求养殖效应,过度网围养殖,高密度放养蟹苗,荡滩水质一天差似一天,水体环境承受能力超限,致使水环境恶化,导致螃蟹品质越来越差。
  养了二十多年蟹的二叔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痛楚和内疚,好端端的一荡清水现在却不能养蟹了。水乡人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自我反省了,荡滩是上苍恩赐给水乡人的母亲湖,不能再污染了。
  接着一场荡滩治污行动开始了。
  退养还湖,拆网上岸。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艰难。靠水吃水的村民被要求停止水产养殖,也就是停了他们的生产发展,断了他们的财路,这是何等的艰难。二叔不愧是一个老典型,在关键时刻,顾大局识大体的他,挺身而出,放出了新样子,第一个拆网上岸。在二叔的影响和带动下,村民们也都含泪告别了围网养殖,让荡滩恢复生态环境。
  二叔故土难舍,离不开生他养他的这一方荡滩,还是靠水吃水,决定在荡滩搞一个水乡度假村,专门接待城里人观光、休闲、度假。二叔请来了城里建设规划的同志论证,进行旅游规划,仅不到一年时间,一个颇有规模的水乡度假村就建成了。如今,每到周末和假日,成群结队的城里人来到二叔的水乡度假村游玩,热闹不已。二叔也时髦起来,嘴边不时蹦出一些湿地、生态、绿色和自然等新鲜新词儿,让城里人羡慕不已。又是一年好风景,蓝天下,万顷烟波,净蓝如碧,芦苇似海,微风轻拂,小船悠悠,穿行于芦荡中,野鸟盘旋,欢鸣不绝……

更多...

  一滩荡水,一淀芦苇,从古到今,青了又黄,黄了又青……
  清凌凌的水,让荡滩人生生不息。
  充满原始气息的荡滩,在淳朴、憨厚的庄户人家眼里,只是远离都市的一洼未开垦的处女地,伴随着的是原始、荒蛮、落后等字眼。走出荡滩,拨掉穷根,是几辈荡滩人的心愿。
  改革开放,农村推行承包责任制,迎来了广袤农村发展的春天。靠水吃水,靠着荡滩,二叔,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日子一天比一天滋润了。
  不仅二叔,荡滩人在党的英明富民政策下,一步步走向富裕的道路,奔向致富的康庄大道。人们分享发展致富、改革开放成果的同时,一个含牺牲环境为代价的沉重话题摆在了社会的面前。过度养殖,造成荡滩水体污染,围网养蟹无序蔓延,破坏景观,影响水质,地方政府早有隐忧,但富民冲动压倒了生态保护。
  既要金山银山,更要蓝天碧水。水是荡滩之魂,生态是又好又快发展、率先发展、可持续发展之本。没有良好的生态环境,就没有长久的金山银山。节约优先,环保优先,刻不容缓。
  从鼓励“下水”到鼓励“上岸”,时代在变,现实在变。从不理解到理解,从委屈到行动……
  “没好水,何来好鱼好蟹?蟹必须为荡滩治理让路!围网养殖昨天是功,今天是过,明天可能是罪。”
  “为荡滩,吃点亏,值得!”
  “现在和小时候一样漂亮!”
  本色的庄户人家一句句掷地有声的话,让人看到了荡滩的未来,听到了庄户人家发自肺腑的心里话,让人感动、让人感慨。
  二叔的经历富有戏剧性,是改革开放30年的一个缩影,经历贫穷、抗争、创业、致富、徘徊、再创业的过程。
  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始终关注着二叔的变化和发展,是二叔人生经历的记录者和见证者。我写《老照片里的新风景》这篇文章,就是通过写小实事喻大道理,表明这样的一个观念:社会发展需要和谐发展,如果中国人没有精神上的“环保”,人人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获得短暂的富裕,暂时的幸福生活,暂时的小康,这个没有精神“环保”的社会,将是很可怕的。改革开放让广大农民富裕起来,人们的幸福指数也不断攀升,但人们追求更多的是一种人与自然,人与环境的和谐共生,这才是永恒的话题。
  相信荡滩的天更蓝,水更清。

更多...

下期预告
本色系列之:我与改革开放同“成长”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不知不觉间,我们走过了三分之一个世纪。站在了2008年的门槛上,回望来路,我们感慨万端,展望前途,我们更是豪情满怀。这三十年来,每一个中国人都沐浴着改革的春风、享受着开放的果实,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本色将推出系列报道,记录和展现这种变化。敬请关注!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