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期  本期采写:赵哲
本期主持:杨艳  人民网要闻部推出
  “我们这11个人都是共产党员,来的时候,接到命令10分钟后就出发了。干吗走的这么急?早点到就能早点开始救人,早到一分钟,就多一分救人的希望。我们都来不及给家里去电话,打好背囊,准备好补给品就上直升机了”,马明冲说。

  “虽说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但那天我实在是忍不住,就哭了。看到解放军到了,我就看到希望了,我们的消息还能传的出去。”受困群众、顺鑫冶炼公司保卫科长周燊。
   
  “听老乡说,这地方原来不是叫这个‘桃关’,是叫‘逃官’。古代的时候,这地方也遭过灾,岷江的水上来,地方官就跟舅舅逃走了。可当官的刚前脚走,水就冲下来了,所有人都死了,就逃走一个这个当官的,所以,这个地方以后就叫‘逃官’了”,两日来,这已经是记者听到的第二个关于桃关村村名来源的传说了,细节虽有不同,不过传说都表述的是同一个事实:这里曾发生过严重的灾难,结果,除了一个官员逃出外,其余的老百姓都死了……
  不过,在地震发生后,也许这个传说会被当地人淡忘,他们将记住一个新的传奇:在部队的支援和救助下、在受困当地的党员干部的组织领导下,全村3000多人平安度过灾后最困难的时期。
  马明冲 师后勤部长 带领部队11人从天而降 
  桃关村属于汶川县银杏乡,是一个在山沟沟里的村落,大概有300名左右村民,当地除了村民外,村里的工业园区里还有7个大厂,近3000名职工。地震发生后,该地就与外界失去了联系,信号不通,交通中断。
  15号,驻渝某集团军某师突击队,响应中央“军队进乡村展开救援工作”的号召,在师后勤部长马明冲的带领下,共11人空降到桃关村。
  “我们这11个人都是共产党员,来的时候,接到命令10分钟后就出发了。干吗走的这么急?早点到就能早点开始救人,早到一分钟,就多一分救人的希望。我们都来不及给家里去电话,打好背囊,准备好补给品就上直升机了”,马明冲说。
  马明冲还介绍,该师的师长也亲自带突击队空降到受灾乡村,而其他的突击队也都由师首长带队,“干吗要师首长带队?这还用多说吗?什么叫身先士卒?当首长的就要给士兵们做个榜样,这时候,我们不上,谁上?另外,各个乡村的信息也不畅,师首长带队,遇到紧急情况,就可以果断处理!说实话,作为军人,大家考虑最多的就是要把任务给完成好!”
  马明冲回忆,当直升飞机在桃关村上空盘旋,找着陆点的时候,他往下看,就看到很多的被困群众拼命的向上挥手。他们刚一下飞机,就被被困群众团团围住,每个人都伸出手来,要和他们握手,身边的被困群众更是搂住了他们的肩膀,甚至很多被困群众激动的留下了眼泪。“我们有救了!有希望了!”“亲人解放军来了!晚上可以睡的更安稳了!”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
  “虽说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但那天我实在是忍不住,就哭了。看到解放军到了,我就看到希望了,就知道还有人关心我们,我们的消息还能传的出去。我当时真的是非常非常激动!”受困群众、顺鑫冶炼公司保卫科长周燊。
  尚贤明 国土资源局副局长一人救出76名受困者
  地震发生时,汶川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尚贤明正在车里,而车正行使在桃关村附近的福堂坝隧道里。“地震发生时,我正在隧道里,一开始就听见很大的声音,耳朵当时就听不见了,我当时以为是隧道发生了塌方,就倒车往后,倒了几下,就碰上了反方向倒车过来的车,车上司机向我大喊,说对面洞口的情况也一样,这时候,我明白了,是地震发生了。”尚贤明回忆。
  “我平时就是主管地质灾害工作的,对地震后的救援有一定的了解。当时,大家都困在隧道里了,没有人敢出去,而电断了,隧道里除了车灯发出的光线外,就是漆黑一片。有些人也开始不安骚动起来。看到这种情况,我觉得很危险,外面的情况不知道怎么样,不过在隧道里,如果大家不冷静,胡乱开车的话,很可能引起车辆相撞,酿成事故。于是,我就对大家大喊,让大家听我指挥,先冷静下来,不要发动汽车。等大家都冷静下来后,我清点了一下人数,大概一共是76个人。我告诉大家,外面地震虽然停了,但山体在地震后可能会发生滑坡,因此,隧道里相对安全一些,大家今晚先不要动”,尚贤明说。  

更多...

  这条路并不长,不到10公里,10公里?是什么概念?1万米而已,开车10分钟的路罢了。然而,在汶川地震发生后,从桃关隧道到草坡隧道这不到10公里的路程,却几乎已经全部被埋在了滚落的山石之下,而且,余震不息、山石还在不断的滚落。
  5月20日早6点,我跟随有“铁军”之称的某集团军红军团的两名官兵:陈建成和张兵,出发了。在出发之前,当地部队的指挥官不断叮咛我,要考虑清楚,这条路有危险,余震不断,山石滑落伤人,“要走,也要早走,早上6点就走,越早风越小,越安全”。在我离开前,这位指挥官还特意找来头盔让我戴上。
  一出桃关隧道,我才体会到这条道路的难度。根本就没有成型的路,道路已经完全被山石盖住了,人只能在石头堆里穿梭、爬上爬下,很多滚落下来的、大块的山石上面盘旋着苍蝇,随风还传来很难闻的味道,“这下面埋着尸体”,陈建成的话让我心里一紧,接着,又是一震。
  走了大概不过五六里路,我就感觉到脚踝和膝盖开始酸痛,两手也被尖锐的山石划破,手臂上也划了一条口子。更危险的,是布满鹅卵石的土坡,不但坡度大、没有下脚的支撑点,还要尽快的通过,稍微慢一点,整个土坡上的鹅卵石就会纷纷的滚落下来,砸在通过者的身上。
  路上,我们还经过了两个小村庄,都没有村民了,只有几只狗在边吠边跑来跑去和几头猪在到处找食物。一条直径近5厘米的电线也被扯断了,横在路上,“那块石头干的”,张兵指着横在路上的一块大石,有近1米高。
  大概过了2个半小时左右,我们终于走完了这10公里左右的路,在草坡隧道门口,我和陈建成、张兵分手,“前面的路好走了,我们回去还有别的任务。”“真是走的辛苦,要这么久,你们每天都走这条路吗?”“几乎每天都有人走,有的是给部队和群众送给养,像我们是去县城打电话联系汇报情况。不过,我们走的快些。”“你们走要多久?”“大概1个小时之内,我们还要背上30到60斤的给养。”
  接下来到汶川的路上,我遇到了汶川县交通局局长苏川,“我来检查道路,这边的桥要加固,不能出危险”;还遇到了汶川县公路局党支部书记王万发,“这条路叫都汶高速公路,今年3月才正式通车,到现在也就2个月……”
  这条埋在石堆里的路,原来曾经叫都汶高速公路。

更多...

下期预告
本色系列之:汶川地震中感动心灵的人物
  距离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的8.0级大地震,已经过去大半个月。这场天灾,夺取了我们数万同胞的生命,又顷刻间改变了让无数人的生活。但是在这样的灾难面前,坚韧的中国人民并没有在悲伤中倒下,相反,他们很多人在废墟中爬起来后积极自救,党和国家也尽最大的努力安排灾区抢险救援。这过程中,也许你遇到了一些感动着你心灵的人。他们不一定是英雄、模范,他们可能只是很早起来为身边人准备早餐的一位老奶奶、与家人离散的孩子、踏上回乡路重建家园的外出务工者、双脚起满水泡还百米冲刺救人的战士等。如果您也想提起笔写写关于他们的故事,跟广大的网友一起分享,请您向我投稿,投稿信箱:yangyan@peopledaily.com.cn,咨询电话:010—65368338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