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期  本期采写:刘景明
本期主持:杨艳  人民网要闻部推出
    本期关注:三十年来 我们一家婚事的变迁
    乡村的青年举办婚事,在我的记忆中犹为深刻。一般小伙子长到二十出头,他们的父母就要为儿子筹办婚姻大事,几乎都由父母亲做主,为子女筹办婚事成了父母亲一桩天经地义的人生大事,倘若迟迟不为孩子完成婚姻大事,就显得做父母脸上无光。
    父母亲为把大哥的婚事办得体面些,更是费尽心事,延续了千百年来的客家婚俗习惯,一桩婚事三部曲:“见面,察家,归门”缺一不可,还东借钱西筹款,添购家具,置备嫁妆,备足礼金。到了迎娶新娘那天,还请民间乐手吹吹打打……
   
  细嚼一桩桩乡下的婚事,许多味道盛满时光的空间。
  一、我大哥的婚事:“照面”、“察家”一样不少
  我读初一时的1980年春节一过完,父母亲就为21岁的大哥的婚事费神了,发拜贴请本村媒婆来说亲。经过合议,物色了邻村玉姑娘,让媒婆赶紧去回话,选个日子两家人在圩上“打照面”。
  “打照面”是乡下婚事开端的俗语。男女双方父母约定在某个时辰和地方,边喝茶、嗑瓜子,边专题商议。姑娘则躲藏在一个隐蔽处静静地聆听,从门缝里向外观颜察色,觉得小伙子与自己差不多般配,就走出来共同参与。然后,男方做东,点六道菜,上两壶米酒,围拢一桌继续细叙。倘若姑娘对小伙子的印象不满意,喝完茶则让媒婆传个话,委婉地推说有事悄悄脱身,避免场面尴尬,男方也好找退路。
  过了半个月,媒婆向父亲捎了口信,说女方父母愿意下月初见面。那天,大哥穿了崭新而整齐的衣裳赴约,女方父母对我家的家境作了开门见山的提问,瞧见大哥高大健壮,谈吐不俗,彬彬有礼,便把女儿从里屋里叫出来。她确实如媒婆勾勒得那样,身段小巧玲珑,辫子细长黑亮,眼睛水灵灵,贤淑而羞怯。“照面”席间,父亲包上“照面”礼给姑娘家父母,庄重其事地商量了“察家”的事情。
  “察家”是一桩婚事选择向前延展还是打退堂鼓的中坚环节,有点象官员下基层巡视民情,由女方父母领着大姑、舅妈、大嫂、婶子等至亲九人,去男方家走访邻居,四处“望闻问切”,从正面、侧面窥视男方的为人处事,家里的田地,财产和收入。“察家”的亲戚们分头行动,从多个层面摸底后,集中座下来与男方家综合交换意见,拟议红单、嫁妆,彩礼,归门一事。“察家”那天,玉姑娘喜滋滋地收下了大哥赠给她的一枚金戒子作定情物。
    娶亲那天大清早,做“茶郎”的亲友们拥着大哥,抬着花轿、扛着鱼肉、食品,敲锣打鼓来到女方家接亲。彩礼的争论是这门婚事的热门焦点,村民们称之为“添子添孙”。
  彩礼也叫定金,事先列在红单上,那些陪嫁物品,父母的恩情服饰,均按时价折算成现金,一般“察家”过后套进大红包里包给女方一部分,剩余的在归门那天结清。这天,女方家有意找点岔子、抓些把柄来闹一闹、耍耍娇,双方吼动嗓门,红一番脸较劲。大哥的彩礼谈判,由子孙满堂的至亲大伯唱主角,他不甘示弱地说:“红纸黑字都写得一清二楚,多一块都不给!”女方父亲僵持着反驳:“现在的物价天天在涨,少一角也不行!”媒婆见火候到了,从中站出来逗乐:“你们公公婆婆都有理,就我媒人不懂理,实在说不拢,这笔帐就记在我头上算了!”双方见媒婆圆场,也就熄言不语了。
  大伯老练地调节紧张气氛,做出让步决定:“不吵不闹不相亲,添子添孙添福寿,添加起来!”。随后,女方父亲怨气云消,心平气和地发了出亲号令,欢快的锣鼓喧天敲响,唢呐吹奏出凝重深沉的“嫁女调”,新娘听后,阵阵哭啼声沿着高高低低的山道一路回荡。……
    二、我自己的婚事:旅行结婚
  日子一茬一茬地流过,类似大哥由媒人引线,父母拍板的婚事在乡村淡如纸薄了,自由恋爱风吹得“千树万树梨花开”。在小平同志第三次南巡的那年,我毕业后分配又回到了家乡,此时的山乡已升级成了镇,我在镇里干了秘书的活,离家五里多路远。
  我青春的成熟和躁动,趋向于“春江水暖鸭先知”。周末,镇里的电影院成了我娱乐的最佳选择,我的恋爱种子就是从那时开始冒芽的。电影《泰坦尼克号》上映的那阵子,我融入了种种幻想。观看这部影片的那晚,紧挨着我坐的恰巧是一位清秀端庄的女孩,我们的眸子里碰撞了莫名的光芒。《泰坦尼克号》过后,我所有与爱情有关的细节,都聚焦在这位女孩身上。
  她是一家镇办企业的职员,我们开始了书信来往。我们都喜欢读书,见面时她话不多却精练,话题多是谈读书体会。我送了她一本《论语》,她挺喜欢。后来,她送了我一双绣花鞋垫,五彩的线条绣出娇艳的玫瑰花,叶子上似乎带着露珠,鞋垫旁还清晰地绣了一行“明月如花”的行楷字,美丽极了。
  两年后的盛夏,我们去了万里长城当了一次“好汉”,到滕王阁下与“秋水共长天一色”,拍了一大叠样式各异的婚纱照,过了一段温馨美好的旅行生活。我们向一些交往密切的好友发了喜糖,就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俨然没有像大哥的婚事那样繁琐。
  三、侄儿的婚事:超级时髦
    侄子的婚恋过程是属于那种超级时髦类型的,他从技工学校毕业后就外出打工,人勤快务实求上进。他和女友从网上切入恋情,起初在一个网站注册了婚姻登记,玩起“结婚,离婚又复婚”的游戏,过着虚拟的网络夫妻生活,淡雅且浪漫。他们厌倦了网络婚姻,走进现实生活的新天地,和谐默契相处,筹资开办了一个“务工青年婚姻介绍所”,打理得红红火火。他们拚打了将近三个年头,手头上有了些积攒,还在家乡兴办了一所“留守孩子心理咨询服务中心”。
  那天早晨,我携了妻儿踏上了家乡的热土。大哥院子的门前,贴上了大红的喜庆对联,院内外却不见几个人影。地面上既没有成箩成筐的碗筷,也没见搭起帐蓬烧火温热米酒,更闻不到熏鼻诱人的鱼肉香味。侄子见到我,胸有成竹地抿嘴呵笑:“一星期前就在镇上定好了酒家,十二点半钟准时开席。”
  开宴时,酒席前端中央亮起五彩虹灯,镇广播站的女播音员致祝酒辞,一位摄影师架起了摄像机。接着,台下的歌舞乐队演奏起了颇具地方风情的曲调,一身唐装的侄子拥着新娘,踩着碎步,款款登场。原来,侄子以他的爱情故事为原型,自编自演了一幕《乡村恋情》的小戏剧作为他们特殊的结婚纪念。

更多...

  众所周知,赣南是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红土地,也是客家的摇篮,乡风民俗淳朴独特。我土生土长在赣南的信丰农村,多少年来,故乡的一草一木,风土人情,深深地镌入我的心底,不可磨灭。

  乡村的青年举办婚事,在我的记忆中犹为深刻。一般小伙子长到二十出头,他们的父母就要为儿子筹办婚姻大事,几乎都由父母亲做主,为子女筹办婚事成了父母亲一桩天经地义的人生大事,倘若迟迟不为子儿完成婚姻大事,就显得做父母脸上无光。我的大哥大我九岁。八十年代初,大哥没考取大学,跟邻村的裁缝师傅学做裁缝手艺,当时我家的家境状况在村子里还算可以,父母亲为把大哥的婚事办得体面些,更是费尽心事,延续了千百年来的客家婚俗习惯,一桩婚事三部曲:“照面,察家,归门”缺一不可,还东借钱西筹款,添购家具,置备嫁妆,备足礼金。到了迎娶新娘那天,还请民间乐手吹吹打打,图个热闹气氛。虽然大哥的婚事纯属父母包办,按部就班,与大嫂素昧平生,但大嫂成了我家庭中的一员后,很懂事、贤慧、勤劳,全家的日子过得安稳、幸福。从另一个角度透视出改革开放初期的生活安定、社会和谐。

  我念完高中、上了大学,跳出了农门,毕业后分配到乡镇工作。那时已经是九十年代了。我偶尔参加村里年轻人的婚宴,在闹洞房的时候,也去打听新郎新娘的恋爱史,他们当中自由恋爱者居多,基本上简化了以前办婚事的“三部曲”,也不为礼金的事争得“脸红耳赤”,基本上没有讲派场、铺张浪费的现象。农村人的婚恋观在悄然发生改变,使我看到时代在进步,人们的思维方式在改变。

  虽然我转化了“农民”的身份,但我的根仍与乡村息息相连,对于选择对象,父母亲嘴上不说,心里头还是为我着急,只是未流露于表。我早已有自己的主张,不想让父母如当年为大哥的婚事那般过度操劳。我每次回家,父母先是关心我要好好工作,学会做人,再就是敲边鼓,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暗示我要考虑一下终生大事。有次,母亲来到我住的房间,见了凳子上放着一双漂亮的绣花鞋垫,心里似乎有谱了。我顺水推舟地告诉母亲,我有了相爱已久的恋人,准备外出旅游结婚,不打算办酒席。母亲开始有点顾虑,我对母亲说:“您和父亲为大哥办婚事和为了我的学业累得头花都花白了,就不要再为我的婚事操劳了”。后来,我把妻子带回家,母亲开心得蒸了两大碗香喷喷的酒酿蛋来体贴我们。

  世纪之交那年,我因调动工作,和妻子一起迁到了县城定居。这些年,我每逢过节,都要回去看望父母和大哥大嫂。从大哥结婚至今,二十多年过去了,我的侄子早已长大成人,他起初去了广东打工,后来自己出来创业,开办了务工青年婚姻介绍所。他是属于先立业再成家的那种,凸显出“80后”的婚姻新时尚。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婚礼办得别出心裁。我以为他会在老家隆重地举办一场,因为婚礼前三天他才打电话请我回去庆贺。我回到老家后,家里冷静静的,我以为是自己记错了日子。一问大哥,才知侄子把婚宴设在镇上的酒家。我想,侄子在外面拚打了多年不容易,在镇上象城里人一样风光一番也是情理之中。我到了酒家,看见桌面上堆了些喜糖、水果和茶水,简简单单。侄子请来了乐队和摄影师,把自己的恋爱过程以戏剧表演的形式奉献给乡亲们,给乡民们带来了一顿精神文化大餐,让人耳目一新。

  透过大哥、我和侄子的三桩婚事,折射出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农村可喜的变化如“芝麻开花节节高,一年更比一年好”。

更多...

下期预告
本色系列之:我与改革开放同“成长”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不知不觉间,我们走过了三分之一个世纪。站在了2008年的门槛上,回望来路,我们感慨万端,展望前途,我们更是豪情满怀。这三十年来,每一个中国人都沐浴着改革的春风、享受着开放的果实,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本色将推出系列报道,记录和展现这种变化。敬请关注!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