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期  本期采写:吴传頫
本期主持:杨艳 人民网要闻部推出 改革开放征文
    本期关注:三十年前,中秋是孩子的狂欢节;三十年后,娘打电话来,希望我们回去“吵一吵”
    在我们农村老家,有一个千百年来延续的习俗,就是在中秋节的当晚,任何人都可以公开“偷窃”家外可以吃的东西,主人对当面“行窃”者也不会制止,更不会谩骂,据说被骂得越凶,“行窃”者就会越健康。所以,从小时候有记忆起,中秋节就是小孩子们的狂欢节,每年最惦记的就是这个日子。
   今年中秋节又至,娘打电话说,今年年成很好,相思鸟又来了,很是热闹,只是很吵。我想,今年是第一个放假的中秋节,应该携妻女回去凑个热闹,也去“吵一吵”。
   
  对中秋节有特殊的情感,由来已久。在我心里,它并不比春节的分量轻,因为它像一个五味瓶,杂陈在里面的有辛酸,也有欢乐,更有感慨。今年,中秋节又将来临,我下定决心,收拾一下久已懒惰与麻木的心情,写一些文字来纪念它。
老家的中秋习俗:任何人可以“偷窃”
  在我们农村老家,有一个千百年来延续的习俗,就是在中秋节的当晚,任何人都可以公开“偷窃”家外可以吃的东西,主人对当面“行窃”者也不会制止,更不会谩骂,据说被骂得越凶,“行窃”者就会越健康。所以,从小时候有记忆起,中秋节就是小孩子们的狂欢节,每年最惦记的就是这个日子。
  十岁那年中秋节,二哥提前几天悄悄带我去侦察三叔家套种在红薯地里的花生,我第一次认识了那个时候只有书本上才有的东西;去认识据说比红薯味道好得多的凉薯;去目测邻居家栽在屋门口的向日葵大小……,同时,对自家物品也进行严密防范,中秋节的白天,该摘的摘了,该收的收了,很像电影里对付日本鬼子扫荡一样坚壁清野,当时只有对门口那棵梨树那个未熟的斤半梨如何处理,意见不统一。
  最后,奶奶说,斤半梨还没熟,你们用匹棕皮包起来,晚上把黑狗牵到树底下吧,那个梨我要留下祭神的。那天的白天真长啊,二哥和我做好整个“行窃”计划后,天还湛蓝湛蓝的,好容易才熬到天黑下来,月光初上,哥俩就急切上路“行窃”,可是,当我们兴高采烈地达到预定目标时,发现花生、凉薯等心仪目标早就不见了,后来,连最不屑“行窃”的向日葵也只剩葵干了,真是扫兴而归。回到家里,发现我家梨树杆上的那个棕皮包着的梨子依然还在,也就放心睡觉去了,但第二天早上,发现棕皮跌落在地,梨子竟然不见了,这一切,让我们后悔了半天,也在心里咒骂了半天。
  十八岁的中秋节 我接到高考录取通知书
  十八岁那年中秋节,我刚刚接到高考录取通知书,虽然那时已经没有了家庭成分的限制,家里人也都很高兴,但依然不敢声张,因为父亲曾因家庭成分问题被限制就学。为了庆祝家里出的第一个大学生,二哥和我将平时上山挖中药得到的一角一元贡献出来,第一次在供销社购买了几个硬梆梆的月饼和一些散装红酒(其实就是米酒加入色素调制而成),夜里,就着皎洁的月光,一家人其乐融融,我第一次吃月饼和喝酒,喝得很醉,认为月饼是世间最好的美味。
  现在的中秋 娘希望我们回去“吵一吵”
  去年中秋节,我携带妻子、女儿休假回家过节,在本地、外地工作的姐姐、弟弟都依约携家回来团聚。家乡的中秋习惯依然,但大人、小孩白天全然没有以往收拾屋外东西的忙碌。我曾好奇地问娘,为什么不去收拾屋外的东西呢。娘解释说,现在大家都有,谁也不稀罕那点东西。她还说,每当房前屋后的柿子、梨子熟透时候,相思鸟总是成群结队地来偷吃,她也不打扰它们,而且总要有意留一些给它们。
  夜里,当一家人团聚在月光下闲聊时,娘拿出月饼等东西来招待,女儿、侄儿及外甥们都对月饼不感兴趣,也只是礼貌性地尝了尝,倒是对老家中秋风俗非常感兴趣,说要写到作文里去。同样,我也觉得对月饼没有什么食欲,老纳闷怎么小时候那么硬梆梆的月饼就那么好吃呢?那么值得留恋?娘说,现在你们日子好了,好东西吃多了,自然月饼也就不好吃了,你们是赶上好时代了。
  今年中秋节又至,娘打电话说,今年年成很好,相思鸟又来了,很是热闹,只是很吵。我想,今年是第一个放假的中秋节,应该携妻女回去凑个热闹,也去“吵一吵”。

更多...

  改革开放三十年,对于国家而言,物质与精神的;硬实力与软实力;国民素质与综合国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于生活在其中的个体而言,衣、食、住、行,何尝不是精彩纷呈,天壤之别。

    作为农家子弟以及农家大家庭,有着与改革开放三十年同起同伏的重合经历,其中变化具有时代的烙印,从某种角度上而论,既是国史、家史,更是个人简历,值得深刻记忆的。

  《难忘中秋节》的撰写,源于单位组织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征文,说实在的,作为收益者、见证者与实践者,早萌写一些文字来纪念它的念头,但从什么下手,很费过一番心思,想想中秋将至,最后就选定以中秋节为题,用3个真实的小故事和1个感想串起来,来反映农村家庭改革开放以来的巨变。

  1978年以前,农村实行的是理想的社会主义制度,人民公社、大队体制,集体劳动,只感觉到大人并不少劳作,但一年到头,还是衣食难足,到现在我不吃红薯以及南瓜,不是嘴刁,吃怕了,至今女儿不理解。加之平时家里管得严,只有到中秋节才可以放肆放肆,所以,很感激家乡有这么个好习俗。

    同时,与衣食难足相比,更为可怕的是,作为农家子弟,恢复高考制度以前连想跳龙门的机会都没有,即使恢复高考后的一段时期,成分也成为跳龙门的阻碍,这一点,今年已参加高考的外甥,也是家庭中的第7个大学生,至今将信将疑的,很不理解,以为我是在讲童话。

  在农村老家,国家自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后,先后实施一系列惠农政策,农民生活等明显改善,现在不仅中秋节白天不必收拾东西,甚至晚上用不着防范什么,现在愁的是好东西也没有人分享,家里水果熟透“拜托”可爱的相思鸟们已成为常事,月饼这个曾经让我深忆的东西对我来说早就已经失去诱惑力。

    对后辈子侄来说,更遑论有什么吸引力了,只有中秋情结依然是浓浓的,成为了对亲人永恒的牵挂,我深深地祝福相思鸟,祝福后辈们,也祝福改革开放事业越来越好,更加造福子民。

更多...

下期预告
本色系列之:我与改革开放同“成长”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不知不觉间,我们走过了三分之一个世纪。站在了2008年的门槛上,回望来路,我们感慨万端,展望前途,我们更是豪情满怀。这三十年来,每一个中国人都沐浴着改革的春风、享受着开放的果实,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本色将推出系列报道,记录和展现这种变化。敬请关注!投稿信箱:yangyan@peopledaily.com.cn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