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期  本期采写:曹国选
本期主持:杨艳 人民网要闻部推出 改革开放征文
    本期关注:母亲一生的生活 从舍不得吃的坛子菜到享受文化大餐
    贫困的生活伴随了母亲的大半辈子,伴随了我的青少年,也伴随了我们的同龄人。那年头,人们对于生活物品可望不可及。一是买不起。只要须花钱买的东西,好些人家只有看的份,没有买的能力。可又什么东西都要买,农民自己种的粮,自己养的猪,吃饭吃肉还得依靠挣回工分算出钱去买。
   二是买不到。有的人家虽然劳动力多,负担稍轻,有点买东西的本钱,却不可能随心所欲地买到生活用品,那怕是油盐酱醋等生活必需品。因为当时分自产“土货”都凭票,买“官货”更需要票,整个社会的分配方式全是票。
   
坛子菜

  母亲先前最喜欢吃坛子菜。在我的记忆中,老家没有什么象样的家具和用具,摆设最多的是坛子,大中小型陶罐坛子占居了半进屋,大坛子叫“海”,一只“海”能够腌下一谷箩萝卜豆角辣椒什么的小菜。几只“海”轮流腌,家里的一日三餐便离不开坛子菜了。孩提时我的眼睛总是瞪着小坛子,那里面是最好的坛子菜——豆腐乳,可不是过年过节、家里来贵客,小坛子的盖是难得揭开一次的。
  母亲每年初冬时节准备做豆腐乳时,才会将“海”里的粗菜切细,和上小坛子里已经不成坨的腐乳浆,算是改善伙食。不过,父母一生疼爱崽女,在我上高中住校时,他们对我的伙食做了最大的改善,我每周两次回家带菜,虽然每次都是以坛子菜为主,却并非纯素不沾荤。母亲每年将肉票买回双倍的猪大肠,刮下膏油后熏成腊肠,煮菜时将坛子菜和上一点腊肠盐蛋、海带咸鱼什么的,加入几滴茶油猪油豆油炒一海碗,塞满一玻璃瓶,这就是我三天下饭的菜。
  父母亲在家却没有这样的享受,每餐不是坛子菜就是煨辣椒,连油星子也寻不见,每年一两斤凭票供应的猪油或凭工分分配的茶油,只能攒给我们吃,长身体。只有尝新、过年时,父母亲才能真正尝点猪肉美味。母亲将一坨肉剁碎煮一锅汤,捞出锅底的精肉给我们吃,她与父亲只喝一碗汤水肥肉花。……
甜酒糟

    母亲后来最喜欢吃的是甜酒糟。1983年春,退伍后当了两年大队干部的我考上国家干部,我们兄弟三人算是都放下了“泥饭碗”,捧上了“铁饭碗”。父亲已经去逝,乡下老家只留下母亲孤独一人。我们强烈要求母亲去城里一起生活,她却红黑不肯,说是六十不留宿,七十不留餐,不能死在外头变孤魂野鬼。她要我们放心,说是我的伢崽都有出息,都孝顺,娘手中一世没有过这么多的钱,眼下买东西又不兴票了,不晓得吃穿才愚蠢呢。还告诉我们一个秘密,说娘眼下会过生活了,天天吃肉吃酒吃白糖。可不是嘛,原先根本不沾酒、不吃糖的母亲,眼下桌子上总是座着两只酒坛子,轮番装着白花花、香喷喷的糯米糟酒。
  想吃时舀出半碗酒糟,加上两调羹白糖,热天用泉水、冻天用开水一冲,吃得嘴巴弹响。米酒是母亲自己做的,开这坛酒时,她就会买来糯米煮熟和上酒药,装满另一坛子封存起来,保证新接旧,旧搭新。吃饭时荤腥也多了,菜也新鲜了。我们见母亲会生活、会调理些了,身子骨也确实硬朗些了,也就放心了许多。……
    分离二十年后,我们母子终于再次朝夕相处了。我与爱人商量好,一定要安排照顾好母亲的衣食起居,保证母亲的嗜好,米酒、白糖是不能断的,除了餐餐不少荤腥外,酸辣坛子菜也不能缺。可是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我们惊奇地发现,桌上每餐摆的、连我们都喜欢吃点开胃的那一碟坛子菜,母亲连筷子都不沾,餐餐吃的鱼肉禽蛋和时鲜蔬菜。对于这种变化,我们打心眼里高兴,这可是时尚的绿色生活方式呢,只是不知母亲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了这种良好的生活习惯,是生理反映还是心理反映。为了解开这个谜,我见母亲心情极好时,也试着深浅探问道:娘!您眼下好像好怕酸怕辣,是不是身子骨出了什么毛病,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文化餐

  母亲生活习惯的改变,衣食无忧,果然促进了身体健康。身子骨硬朗,就想多走动,就想帮忙做点事。可煮饭炒菜洗衣,母亲不会用煤气电器,我也不让用。母亲有时就洗洗碗筷、抹抹桌椅、擦擦门窗、拖拖地板。后来发现她做过的事,媳妇总是要再次进行“补火”,母亲心知肚明,媳妇是嫌弃她做的不好,只好闷着气、干坐着“享福”。没料到这一坐一闷,母亲身上的病便出来了,先是浑身不舒服,到后来腿脚肿了,肿的像弹花棰,呼吸也粗了,声音像风车。母亲急了,整天闹着要回乡下老家,我提出陪她上医院检查,她就像要上杀场,死活不肯。我于是生气了,说就是死也要死个明白嘛!无奈之下,母亲随我第一次走进了医院。经全面体检,母亲除脊椎骨有点增生外,心血管系统、神经系统、消化系统、呼吸系统都没有任何毛病,好些指标比我的还正常呢。医生嘱咐我:让老人家心情舒畅、适当活动。
  活动好说,每天早晨傍晚,我们亲自陪同老人家到院子里散步半小时,老小皆有益。母亲一生又有着坐车的命,想在郴州就在郴州,想到长沙就去长沙,既看世界,更看亲人,享受天伦之乐。有时太想那些大半辈子喝着一井水的父老乡亲了,我就陪她回去三五天走走人家。只是我们上班后,用什么方式才能让母亲开心快乐呢?一次晚上看电视,母亲像是无意提醒我,说满崽的电视机没装花鼓戏?我顿时茅塞顿开,立即把电视调到了中央11频道。……

更多...

人都在生活中。
  生活是多变多彩的“万花筒”。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改变了长期贫穷落后的面貌,人民生活水平迅速得到提高。当人们实现了“碗里有大米饭,杯里有小米酒”,大鱼大肉不再是“小孩儿盼过年,大人们盼尝新”的久久等待时,生活方式又开始追求“生态型”,转向回归自然、返朴归真的轨道,一些原来厌倦鄙视、弃之不食的东西变成了倍受青睐的“绿色”、“有机”食品,与山珍海味一道成为美味佳肴,登上了大雅之堂。于是乎,农民摘下南瓜荪,割下红薯藤,挖出山野菜,扳下玉米棒拿到城里去卖,竟然能够收到“豆腐卖出肉价钱”的效果。于是乎,无论在普通的餐桌上,还是在丰盛的宴席上,荤腥不少,素食不缺,坛子菜也成为不可或缺的点缀,湖南人的一日三餐,更少不了辣椒。
  因此,突然发现母亲晚年竟然改变了吃酸辣的生活习惯,我确实感到惊讶。认定这种反映并非心理、而是生理因素所致,更是吃惊不少。惊奇之余,细想也不无道理。
  贫困的生活伴随了母亲的大半辈子,伴随了我的青少年,也伴随了我们的同龄人。那年头,人们对于生活物品可望不可及。一是买不起。只要需花钱的地方,好些人家只有看的份,没有买的能力。可又什么东西都要买,农民自己种的粮,自己养的猪,吃饭吃肉还得依靠挣回工分算出钱去买,唯一不需要买的就是当时称之谓“资本主义尾巴”的、少量自留地里生产出来的蔬菜杂粮。
  因此,不少农家的生活主食不足,只能用红薯包谷萝卜芋头等杂粮蔬菜掺和充饥,下饭的菜更要在萝卜白菜辣椒豆角身上做文章,山里人做坛子菜的手艺也就是这样磨练而成的。二是买不到。有的人家虽然劳动力多,负担稍轻,有点买东西的本钱,却不可能随心所欲地买到生活用品,哪怕是油盐酱醋等生活必需品。因为当时分自产“土货”都凭票,买“官货”更需要票,整个社会的分配方式全是票。由于家庭生活困苦,我尽管是父母的满崽而受到娇生惯养,吃了5岁的乳汁,母亲却说那根本不是奶,就是青菜叶子泡的水。
  可我能怨母亲吗?不能。我们多少还有一口米饭吃,有一点油水进,而母亲吃的饭以杂粮为主,菜以酸辣为主,有点好吃的不是给崽女吃就是给丈夫吃,自己偷偷地躲在一边吃糠糍粑,吃神仙土,吃下去不易,拉出来更难,有时咬住牙关用铁丝弯成的钩来挖,往往挖得鲜血直流。那时,生活真苦!不堪回首。
    富足的生活促使母亲更加追求自由。物质生活的满足,刺激着人们对精神生活的欲望,生活条件的改善,给人们生活方式的选择提供了空间,衣食无忧的老母亲最大的选择便是精神生活的一种极值——自由。同时经历过“饥饿型”、“温饱型”、“小康型”3个不同阶段生活的老母亲,当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基本得到满足后,便企求“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想如何交际就如何交际”的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避免家庭矛盾冲突,增加不必要的精神负担。……

更多...

下期预告
本色系列之:我与改革开放同“成长”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不知不觉间,我们走过了三分之一个世纪。站在了2008年的门槛上,回望来路,我们感慨万端,展望前途,我们更是豪情满怀。这三十年来,每一个中国人都沐浴着改革的春风、享受着开放的果实,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本色将推出系列报道,记录和展现这种变化。敬请关注!投稿信箱:yangyan@peopledaily.com.cn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