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期 采写:罗旭
本期主持:申亚欣  人民网要闻部 
本期关注:望天空云卷云舒,镜头中的淡泊人生
         ——记人民日报资深摄影记者刘振祥
    
    提到开国大典,刘振祥格外地激动,虽然已隔六十年,但依稀就如昨日的时光。1949年9月30日4、5点钟,部队就陆续地进城了,从北京饭店到东单都是部队。刘振祥特意来到王府井南口看部队,长安街两侧用砖头垒的锅灶开始起火做饭,那烧木柴的噼啪声、袅袅的炊烟、微红的火光,让刘振祥至今难以忘怀,那火热的革命年代,历历在目。
组图:人民日报资深摄影记者刘振祥作品
   
■青年时期的刘振祥与妻子秦翠香 太行山下 点燃心中革命的“火种”
  “我跟着八路军下了太行山。”提起这句话,至今刘振祥都非常激动,就是这句话,对刘振祥参加革命工作、为革命事业贡献一生产生了巨大影响。
  1930年10月,刘振祥出生在革命老区河北省涉县固新村,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八路军就到了那里,当时的涉县是八路军占领的一个完整的县,包括县城和农村。后来,太行山根据地就在那里建立,刘伯承、邓小平领导的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成立,而涉县成为一个中心,同时也成为日寇的心腹之患。从1937年到1945年,日军对涉县展开了十几次扫荡。日军一扫荡,刘振祥就跟着家人和全村的男女老少跑到山洞里躲藏。
  即使过去了大半个世纪,现在的刘振祥每每想到那些生命随时受到威胁的岁月,仍然感到不寒而栗。
  也就是在这期间,刘振祥进了抗日高等小学校学习,那时他们每个村子都有很多八路军驻扎,而刘振祥的家里也常年住有八路军。闲暇的时候,刘振祥就和八路军战士一起玩,一起认字。他们那时候有一个游戏,就是“考字”,用树枝在土地上写字相互认,看谁会被考倒。
  有一次,一位八路军文化教员写了这样几个字“我跟着八路军下了太行山”,刘振祥看了后,倔强地说:“我闭着眼睛都认识。”但这句话却在刘振祥幼小的心里播种下革命的“火种”。
  从土窑洞到北京城再到世界各国 不变的是勤奋
  1946年,刘振祥进入太行漳滨中学读书,当时的那所学校是培养干部的“最高学府”,类似于干部训练班。1948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邯郸新华广播电台工作,属于晋冀鲁豫中央局领导,为了防止敌人的破坏,电台安排在涉县一个很偏僻的山沟里,在很小的土窑洞里进行广播,由于敌机不断轰炸,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们生命随时受到威胁。刘振祥却用了“很幸运”来形容这段生活。说“很幸运”,是因为飞机多次来轰炸,但都没有炸到电台。当时采用的是“敌来我停,敌走我播”的战术,而告之听众的只是“刚才机器发生故障,停播几分钟”。听众们不知道,刚才的这几分钟里,这一群可爱的电台工作人员随时都有可能永远地离开听众……除了应对敌人的轰炸,电台还要经常面临断电的困扰,每次断电,大家就用“汽车头”发电,在艰苦的环境中,大家克服一切困难,坚持将革命的声音传播出去。
  1948年11月份,北京、天津快要解放了,电台奉命停播,而编辑部的20多名同志调入由《晋察冀日报》和晋冀鲁豫《人民日报》合并而成的中共华北局机关报《人民日报》工作,当时的人民日报还在河北省平山县。1949年3月15日,《人民日报》在平山停刊,在北京出版,刘振祥和人民日报的员工也都来到了北京(当时的北平)。
  进入人民日报社后,刘振祥先后任资料员、编辑、总编辑秘书等职位。
  1965年,刘振祥调到摄影组。从此开始了他的摄影记者生涯。我说他是著名摄影师,他却说自己只是一个摄影记者,仅此而已。
  数十年来,刘振祥走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访问过阿尔巴尼亚、德国、法国、罗马尼亚、前苏联、日本、朝鲜等很多国家,镜头中记录了无数生动而有价值的新闻。刘振祥不愿意多谈他在摄影上的成就,但2008年出版的《刘振祥摄影集》则无声地说明着一切。毛主席与周总理亲切交谈、85岁高龄的邓小平第11次植树,多少领导人的珍贵照片定格为永恒;黄山迎客松、桂林山水,祖国的大好河山让人目不暇接;莫斯科圣瓦西里大教堂、巴黎凡尔赛宫,外国风光尽收眼底……这一切,都通过刘振祥的镜头展现在人们面前。
  热切盼望建国 偶然得知阅兵“内幕”
  1949年3月刚到北京时,刘振祥在人民日报资料室工作。这段时间到开国大典,他一直热切地盼望着新中国建国的消息。
  刘振祥回忆着当时的情形:经过焦急的等待,终于得到了要建国的确切消息,并于1949年10月1日举行开国大典,大家都高兴极了。
  开国大典确定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之后,即对天安门城楼进行了修缮和装饰。广场由于多年失修,地面高低不平,城建工人和参加义务劳动的机关干部、部队官兵日夜奋战,对地面进行了整修。在这个热切盼望的过程中,北京的机关单位、商店,到处沉浸在喜庆的氛围中;刘振祥则常常来到天安门,看看装修进行到什么程度了;人民日报更是忙得热火朝天,记者部的每个人都忙里忙外,忙并快乐着。每一个人都在满心欢喜地期待着开国大典。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刘振祥的姐夫刘治国自从1940年参加八路军,抗战多年都没有回过家,通信也很少。姐姐在1949年8月中旬写信告知刘振祥,刘治国在北京郊区,希望刘振祥能去见一面,询问一下情况,姐姐想来探望。
  刘振祥上午接到信,中午借了辆自行车就出发了,辗转寻问后,终于在一条农田小路附近的部队驻地找到了姐夫。见面后才知道刘治国所在的陆军199师正在训练,准备参加开国大典。
  刘治国向刘振祥透露了一点“内幕”,当时,朱老总、刘伯承、聂荣臻、陈毅等人都来看过训练,训练方式几经修改,一直没定下来,战士们不停地更换训练方式,非常辛苦,但每个人都很刻苦认真,恐怕不让参加阅兵式,他们都非常迫切地想参加开国大典,想见到毛主席。后来这个情况反映到陈毅那里,陈毅说:“就是列队走过,几十万国民党军队都被打败了,有啥难呀?”训练方式才最终确定下来。当时由于训练时间很短,陆军是跨枪走,而不是后来的端枪走。陆军199师最终圆满地完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阅兵的光荣使命。

  

更多...

刘振祥(左)与人民网记者罗旭 每个人都是一部书  他的书中写满感恩
  得知自己将要参与“人民日报老记者忆开国大典”的系列采访,我的心情既兴奋又忐忑,兴奋的是可以和走过战争岁月、经过60年新中国风风雨雨的老人面对面,定能受益匪浅;忐忑的是将要采访的是一名资深记者,担心露怯的不自信感由心底不时探出头来。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于是采访之前,我用了自己所能想到的办法来搜索人民日报社资深摄影记者刘振祥老师的资料,得到那些“情报”后,心里稍微坦然了一点。这时反而急切盼望着采访的到来。心里一直在想:刘振祥老师,这个生于1930年,从太行山走来,经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走过新中国60年峥嵘岁月,至今仍然不时发表摄影作品的老记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记得第一次打电话给刘老师,是初秋的傍晚。刘老师的声音给人一种安详平静的感觉,不紧不慢。沟通很顺畅,我暗自庆幸提前准备了资料。我把要采访的内容一一告诉刘老师,他不时地微笑回答,虽然是听筒传来的声音,但我却分明感受到了他面带微笑的慈祥面庞。谈到刘老师在摄影方面的贡献和成就,他笑着说“那没有什么”,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在这句话里,我感受到了他低调为人的一面。通过话后,我已经从内心中感觉出了刘老师是一个宁静淡泊的人,和他面对面必定不会拘束。
  在一个充满阳光的秋日午后,我如约来到刘老师家中。老伴秦翠香老人和刘老师在家。他们热情地招呼我进屋,秦老师则忙着给我找合适的拖鞋,本来已经穿上了,可秦老师发现我穿的拖鞋偏小,又再次弯腰给我找了一双大号的,我换上后,她笑着说:“你的脚还真不小。”
  我和刘老师到书房进行采访,一进屋,刘老师就送我一个礼物,这个礼物是《刘振祥摄影集》,其实我心底里是很盼望能得到这个礼物的,没想到刘老师早准备好了。打开摄影集,扉页写着赠与我的文字和签名,我这才明白刘老师在电话中为什么要核对我姓名的每一个字。他是一个有心人。确实,刘老师很注意生活的细节,他把几十年来的底片分门别类装到资料袋中,整整齐齐地放在书橱中,还把照片通过扫描保存进了电脑里,还制作成光盘、DVD进一步保存并欣赏。
  采访中,刘老师给我印象最深的话就是“很幸运”,生活的每一个阶段,他几乎都感到很幸运,敌机没有轰炸到感觉幸运,参加开国大典感觉幸运……在他的回忆里,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是幸运的。
  常怀一颗感恩的心,这句话连同刘老师的音容笑貌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因为感恩,他的回忆里充满了快乐;因为感恩,无论在哪个地方,深山也好、大都市也罢,他都兢兢业业、踏踏实实地工作;因为感恩,文革期间他没有参加任何派别,没有斗任何人;因为感恩,直到现在他仍然在写回忆录,在拍摄照片,在为党和人民发着自己的光和热……
  谈到刘老师的摄影作品,他会兴奋地给我看那些往事,如数家珍地介绍一张张照片,但当我称赞他是著名摄影师时,他则说自己只是个摄影记者,对他自己拍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贡献、多次出国采访获得的成就几乎没有提起,只是在看他作品时才能从视觉的冲击力中感受到他经历的峥嵘岁月,做出的不灭贡献。
  谈到刘老师的家人,他只是微笑,他一直坚持给家人拍摄相片,我看到了他50年代生的孩子们小时候的珍贵照片,一点点慢慢长大,做父母的该有多么喜悦啊。刘老师建议我以后也这样做,给孩子留下美好回忆,也给自己留下美好回忆。而谈到相濡以沫60余年的老伴,刘老师也只是微笑,但眼中满含深情,他说没什么可说的。

更多...

下期预告
2009年10月1日,我们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60周年华诞。新中国的发展也印刻着我们每一个人的成长足迹,人民本色栏目隆重推出“国庆记忆”特别征文。敬请关注网友们参与。
    您是否参加过国庆的阅兵或游行?您也许是采访过开国大典或国庆庆典的记者?也许您的名字就叫“国庆”、“建国”,您的名字背后有什么与国庆有关的故事吗?也许您是在国庆这一天结的婚?也许您出生在十月一日?您是否有些刻骨铭心的故事发生在国庆?…… 
    如果您也有这些国庆记忆,请您给我们来稿……
    投稿信箱:yangyan@peopledaily.com.cn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