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期  本期采写:游海滨
本期主持:孝金波  人民网要闻部、上海奥威科技联合推出
  2004年12月29日,李向晖接到医院紧急通知,今夜准备出发,和国际救援队的其他队员一起去印尼执行海啸后的救援任务。这已经是李向晖第三次到国外执行救援任务。自中国国际救援队2001年成立,李向晖就成为救援队的第一批正式会员。从此,他的名字就和国际救援联系在了一起……<<< 栏目博客线索征集
  自中国国际救援队2001年成立,李向晖就成为救援队的第一批正式会员。从此,他的名字就和国际救援联系在了一起,他参加了救援队成立以来的几乎历次国内、国际救援,新疆巴楚、阿尔及利亚、伊朗巴姆、印尼。为了表彰他在印尼救援中的重要贡献,国家授予他二等功。胖乎乎的李向晖脸上永远带着笑意,仿佛随时要逗你笑起来。有的时候,他自嘲自己是“八戒”,能吃能睡,其实,哪里最艰苦,哪里最需要他,哪里就会出现他的身影。2006年7月,他来到西藏拉萨,正式开始援藏生活。上次印尼之行,他不得不推迟和妻子的婚礼;而这次离家,他的妻子已经怀有5个月的身孕。
  来到西藏,李向晖发现,书上有的所有高原反应,自己都有。刚下飞机的时候,走路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走快了气喘不上来。来到单位,行李都是同事帮着抬上楼的。刚来的那几天晚上,根本睡不着觉,失眠。原因很简单,缺氧导致中枢神经兴奋。口渴,每天喝水要比内地多得多,还是干。耳朵出血,手也掉皮,打电话时间不能太长,会喘。没办法,上街买了个加湿器,感觉好多了。像上台阶一样,身体慢慢才适应。
  不过,李向晖可来不及管那么多,早就已经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去了。他既要给医院和科室讲课,还要给患者治疗,抢救危重病人。象他这样经验丰富、业务精熟的年轻医生,立刻就成了医院里的骨干,经常要半夜赶到急诊科抢救病人。在医院科室人员紧张的情况下,他坚持值一线班,和另一名医生一起一二一的值班,承担着紧张繁重的值班任务。
  但是这些并不能使他满足。他总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总想为藏族同胞和武警战士们再多做些事情。休班的时候,李向晖就和同事们一起到拉萨社区里给大家义诊。
  实际上,当年那次去印度尼西亚救援队队员们已经做好了回不来的准备。但是在自然条件和社会条件都非常恶劣的情况下,李向晖在印尼一直坚守了28天,第一批队员撤走之后,他又作为留守人员,与第二批队员顺利完成各项交接工作,然后和第二批队员共同返回。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体力已经严重透支,他每天都为自己量体温,一旦自己免疫力下降,出现发烧等症状,很容易就会感染疟疾等疾病,无论如何也不敢病倒。
  就是在这么艰苦的环境里,中国救援队克服语言、环境的种种障碍,圆满完成了任务,赢得了其他国家救援队的尊重和印尼亚齐民众的爱戴。劫后余生的印尼民众经常给队员们送来椰子,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

查看全文

  当我拨通李向晖在西藏的电话,向他说明我的身份和想要采访他的想法,他想也没想就说:“我有什么好采访的?要不然这样吧,我把我们这里的武警小战士介绍给你!这些长年驻守在西藏的官兵那才叫可爱呢,他们的故事你开个专栏都讲不完。”
  我后来发现,这真是典型的李向晖风格,永远的先人后己:在利益、荣誉、好处面前,总是先想到别人的优点、别人的付出;在任务、困难、责任面前,又总是先想到别人的难处,自己便努力多承担一些。
  困难谁没有呢?受命出发印尼的那天,当时已经是深夜12点多钟,李向晖承担着整个医疗救援队个人装备的准备工作,大家的背囊、睡袋、防潮垫、饭盒、毛毯、防刺靴等都要由他来负责。他一个人通宵达旦,一直忙到第二天早上八点,为救援队及时出发赢得了时间。实际上,那天夜里他突然发作了急性肠胃炎,可是他不敢有丝毫懈怠,忍着病痛,认真细致地完成任务。
  在印尼的时候,第一批队员要撤走之前,领导和他谈话,决定派他留守,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后来救援队载誉归来,有记者问他当时留守的感受,他老老实实地说:什么也没想,心情很平静。可在那个时候,是随时都会有牺牲的危险的。他也想念年老多病的双亲、新婚燕尔的妻子呀,可他根本没有去多计较什么。
  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这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勇敢而谦逊,有极强的责任感,又满怀对家庭的爱,他在我心中是当之无愧的男子汉。

更多...

赴藏前与妻和未出生的宝宝告别赴藏前与妻和未出生的宝宝告别 为难民治病为难民治病 武警司令接见武警司令接见 温家宝总理的慰问信温家宝总理的慰问信
·组图:中国医生给一名印尼孩子清理伤口(图)
·"我爱你中国!"中国国际救援队印尼救助纪实
·国际救援遭遇六大难点
·中国救援队的五天六夜
下期预告
  风聚琪迷,一位职业粉丝的生存状态
  最近流行一个脑筋急转弯,题目是:“第57个民族是什么族?”答案是:追星族。身穿统一服装,手举宣传画、荧光棒,大声地呐喊、加油助威,会为了某个选手的每一次情绪波动而哭泣、微笑!这就是在时下流行的选秀活动中大出风头的粉丝团。人们不禁会问:哪来的这么多粉丝啊?事实上,业内人士悄悄告诉记者,在选秀节目热播的同时,一个新的行业――职业粉丝悄悄诞生,他们已经从单纯的追星族变成了分工明确的“职业拉拉队”。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