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期  本期采写:张志峰
栏目主持:朱月怡  人民网要闻部、上海奥威科技联合推出
  湖北神农架神秘莫测,令人神往。护林防火员袁选斌在了望塔坚守了1400多个日夜,他身上该有很多传奇吧?32岁的袁选斌微微一笑:我的工作主要是了望、记录、报告,每天重复同样的事情。我的生活很平淡。4月底,记者两次冒雪登上了望塔,围着火炉和他一起将日历翻回了过去。<<< 栏目博客线索征集
  神农架是国内唯一以“林区”命名的行政区,森林面积317万亩,森林覆盖率88%。这里有数不清的珍稀动植物,是长江三峡的绿色屏障。有学者感叹:在此科考不定能出多少诺贝尔奖?
  了望塔位于神农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海拔近3000米。它与海拔3105米的“华中第一峰”神农顶遥望。袁选斌的父母――袁裕豪夫妇是第一届哨兵。1997年,袁选斌也成了神农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一名林业工人。2002年,前任哨兵老王值守到期。在父亲的建议下,27岁的袁选斌提出申请接替,挑起父亲当年的担子。
  神农架山青水秀,有各种奇花异草,来者无不赞叹这人间奇景。然而,袁选斌上山后面对的却是生存的考验。
  袁选斌不会做饭。在山下可以买东西吃,在这里只能自己想办法。当季蔬菜注定是奢侈品,他就学这煮稀饭,每次喝得肚子发胀,过一会儿就饿了。
  饭和菜可以凑合,水却万万不能。神农架不乏飞泻的瀑布、清澈的溪流和欢快的山泉,了望塔附近却没有水。前任哨兵留给他的是一小片“湿洼地”和一个小池子,一天能积一担水。山顶空气稀薄,袁选斌挑水时感到呼吸急促,要休息3次才能坚持走完300米的“路”――其实根本没有路。
  3个月后大雪封山,袁选斌储备的水快用完了。根据老哨兵的经验,他开始四处找水。冬天山上白雪皑皑,融化的雪水却有杂质和异味。冰块融化的水要好一些,他经常提着板斧到悬崖边上砍冰。他在了望塔后找到一个陡峭的土坎,把竹竿一端插进土里,另一端悬空。中午气温稍高时,冰雪开始消融。雪水经过草甸和泥土过滤,沿着竹竿一滴一滴淌进桶里――这就是最好的“纯净水”。
  可乐、雪碧、绿茶等,袁选斌在山下都喝过,那时一些朋友会为选择哪种饮料而犯难。在了望塔回想这些一下,感觉那是多么矫情,甚至可笑。袁选斌明白了一滴水和生命之间的等号有多长。
  山上最低气温零下30℃,一年中约6个月下雪。他刚上山时,用一种小温度计来测温,温度计都被冻裂了。以前了望塔的门、窗框等都是铁制的,摸上去冰冷刺骨。曾有一位姓郭的客人来了望塔,不小心摸上了铁门,手竟然被“粘”在门上。
  冬天的神农架大雪封山,几个月不化,山路被积雪深埋。袁选斌带的食物快吃光了,他请来同事替班,自己下山背粮。积雪太厚了,只能试探着下脚。左脚先踩下去,咔吧作响,雪就埋到了腰间。再抬起右脚,不能向前迈步,只能顺着左脚往下探。然后再用力拔出左脚向前迈一小步,如此一步一停顿才能挪动。他差不多走了一天才下山,内衣被汗浸透,裤子冻得冰雪铠甲。休息一夜后,再走路时脚疼得像针扎一样。
  在海拔1800米的地方,水最多烧到70多℃,煮饭也是半熟。了望塔基座海拔近3000米,袁选斌喝的是“永远烧不开的水”吃的是“永远煮不熟的饭”。袁选斌在这里开始了另一次生命。

详细内容

  今年是大兴安岭特大森林火灾20周年。4月25日,我随国家林业局组织的采访团到神农架采访森林防火。神农架方面为采访做了非常周密的安排,提供了20多个采访点,其中一个是瞭望塔防火哨兵袁选斌。材料中简单带了一句,袁选斌克服常人难以忍受的困难,孤独地坚守在瞭望塔。这种大呼隆的采访很难做深做透,20多个点都跑一遍能怎样呢?袁选斌,一下子吸引了我。
  为了不给当地添麻烦,26日我按照他们的安排,随大部队采访。27日下午,我再也坐不住了,直奔瞭望塔。师傅很细心,帮我带了一件毛衣。到达瞭望塔以后,外面果然下起大雪,气温只有3度——据央视天气预报,当天哈尔滨的气温有20多度。这是我有生以来经历的最晚的一场雪,简直难以置信。我由此判断,袁选斌身上一定有故事。
  上山前有人提醒说:小袁不善言谈。见面前我也担心,如果遇到一位“闷嘴葫芦”,这一趟就太不值了——进神农架要翻山越岭,一路晕车,呕吐不止;上山竟然遇到四月飞雪,如果这位仁兄一言不发,我不就惨了,也冤啊!
  见面一问,我俩居然是同岁。小袁似乎一下子和我熟了起来,我心里则咯噔一下,内心五味杂陈。一样的青春年华,我生活在繁华都市,冬有暖气,夏有空调,朋友可以聚会。最幸福的是,我可以大口呼吸充足的氧气。他呢?我同龄的兄弟呢?吃水极其困难,更吃不到新鲜的蔬菜。空气稀薄,走得快了就呼吸急促。最可怕的是无边的寂寞……我不愿做形而上学的对比,但又不能不为之触动。我更加明白了,对一个普通人来说,什么是幸福。
  接下来,小袁打开了话匣子,完全不像个内向的人。说到动情之处,他出去悄悄地抹起眼泪。我当时没看出来,细心的妻子说:他哭了,他平时很少哭……时间过得飞快,我们有说不完的话。我决定夜宿瞭望塔,体验一下。

详细内容

下期预告
  李晏, 对焦舞台三十年
  李晏,网名“工人李普雷”,江湖人称“普雷大哥”。“普雷”是英文单词“play”的谐音,除了游戏的意思之外,也泛指所有的戏剧。“工人李普雷”在戏剧圈里已经是一个专用词组,这个词组和舞台剧照紧密联系在一起。“这世界上的画面和声音,并不因你是否存在而存在,你活着,所以看到、听到。但你感知到的,只是宇宙间极微小的一部分。我截取自己那微小的部分,与大家分享。” ——工人李普雷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