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期  本期采写:张立洁
本期主持:朱月怡  人民网要闻部、上海奥威科技联合推出
  天津市塘沽区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里,两栋居民楼之间,一排像车棚一样的平房里,生活着二十几个残疾孩子。包吃包住三、四百块与其他幼儿园比起来低很多,“条件好的就多收点儿,困难的就少收点”,院长王百军身材高大魁梧,操着一口天津话热情地招呼客人。他就是这家特殊的保育院的负责人,他的儿子王泽也是个智残孩子,就生活在这里。<<< 栏目博客线索征集
  “生下来就是个‘国际脸儿’”,王百军的父亲、王泽的爷爷王成斌,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放不下可怜的孙子,担起了照看孩子和寻医问药的重担。全国各地四处奔波了一大圈,得到的全是坏消息。“脑瘫的孩子根本无法治疗,只能靠康复训练提高生存质量”。王泽的“病”没了希望,王百军原本幸福的家也随之破裂,虽然获得了儿子的抚养权,却从此肩负起沉重压力。
  上世纪90年代的天津,甚至全中国都没有一家针对智力残疾孩子的24小时寄宿制学校或幼儿园,即便可以勉强接受也不能全托,且收费很高。看着活蹦乱跳的大孙子只会傻吃傻玩,做爷爷的心想,自己要是走了谁来管他呢?
  王百军回忆起当初父亲带着儿子四处求医的经历,至今难以平静。“我爸开这保育院最主要的就是他放不下这傻孙子!” 王成斌在求医的过程中,不断遇到很多和他一样的智残孩子家长,他们的家庭不是离婚,就是又要了二胎,经济条件都很差。孩子被锁在家里,用绳子绑着的情况并不稀奇。“一个残疾的孩子如果想生活得像个人样,必定有一个大人活得没有人样。”起初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到后来就是为了别人的孩子,王成斌咬咬牙自己办起了一家智残儿童全日制寄宿的康复保育院,孙子王泽也成了保育院接收的第一批成员。
  小小的保育院虽然条件简陋,却是当时全国第一家专门招收智残孩子的24小时看护机构,最关键的是价格低廉,一时间很多家长慕名而来。
  2003年12月12日,由于过于劳累,王成斌一头栽倒在办公室里――“脑溢血”,等王百军赶到病床前,王成斌已经说不出话来。“爸爸,我知道您的意思,我一定会把保育院办下去……”听到儿子的话,老人才放开了拉着王百军的手,闭上了眼睛。这份承诺也成了王百军日后最大的动力。天气热了,要买空调了,但是保育院没有钱,只能先买个小1匹的,那么大的房间带不起来。等钱攒够了,3460块钱才又买了一台单制冷的柜式机。怕孩子们弄坏,就用铁丝网围起来,上面还盖着布,这是屋里最新的一件家当。
  “24小时连轴转只此一家,这帮孩子回家都当串门儿,你看这小娇娇,腊月二十九了他爸才接走,不到初八又送回来了”,从保育院成立之初就在这的梁姨说,“在家呆不住,爹妈管不了,早早的就把孩子送回来了。我们从来就没初八上过班。”尽管辛苦,但是阿姨们都很喜欢他们,“正常孩子偷懒、耍滑、打小报告,傻孩子反到实诚,没那么多花花肠子。”“你蹲着给他们洗衣服吧,他们知道往你屁股底下塞板凳,正常孩子反而没人动。”

更多...

  第一次走进保育院是在2005年夏天,完全没有精神准备,不夸张的说,当看到那么多“傻孩子”的时候很震惊,甚至来不及感动。感动是在随后的日子里慢慢发酵,想着想着就坐不住了。
  拍摄工作持续了不到一年,每到周末,我就坐上火车往返于北京和塘沽之间,早晨5点起床到北京站,赶6点钟开往河北唐山的慢车,因为只有那趟车可以在午饭前直达塘沽。虽然辛苦,但是往往坐上火车就会让我感觉充实,尤其是回来的时候,看着窗外的灯红酒绿,有种莫名的激动。
  接受了无数次“慰问”,一开始王百军对来访的我也有所保留,只把我当作客人接待,介绍一些情况,到了中午本来就囊中羞涩还非要请我到外面吃。但是当我第三次、第四次来的时候,他开始亲自下厨做饭了,也滔滔不绝地讲起了故事。既有他自己的,更多的是别人的。
  保育院每个孩子背后都一段回环曲折的故事,只是在各自的故事里他们自己毫不知情,虽然是一种悲哀,但对他们来说也算是一种“幸福”了。
  2007年初八,在王院长的协调下,我走进了霍子娇住在天津市区的家。娇娇的妈妈因为种种原因离家近十年了,至今尚未拿到离婚证的父亲还生活在怨恨中,七十多岁的奶奶为了这个不幸的孙女急成了脑血栓。上厕所、洗手、喂饭,全是奶奶照料,临别,老人家哆哆嗦嗦地给孙女穿好外衣,扶着门框望着,看着儿子把娇娇背上车,这一别又是一年。
  带着难以名状的心情,我又一次坐上了回家的火车。一张张小脸在我眼前闪过,有的走了又有新的来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有人说的那样“残疾人是人类社会发展要付出的必然代价”,可是这沉重的代价压在任何一个家庭上都显得过于沉重,真的希望能有人帮帮他们,而我能做的只是拍下照片让更多的人看到,让愿意帮助他们的人能够找到他们,仅此而已。

更多...

阿姨们会鼓励智残孩子开口说话。阿姨们会鼓励智残孩子开口说话。 霍子娇,在保育院5年了。霍子娇,在保育院5年了。 年满17岁的小伙子仍穿开裆裤。年满17岁的小伙子仍穿开裆裤。 春游春游
下期预告
  马永红:新时代“知青”
  一个从贫困山村里走出来的愣小子,2003年以所在中学第一名的成绩被西北政法学院录取,也是他们村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娃”,目前本应该是大三在读、随随便便就可以康慨激昂一下的大学生,然而,这个山里的娃无法适从那种谈恋爱、上网、打游戏的大学生活,2005年7月,他毅然办理了休学一年的手续,回到家乡去“支农支教”。他办农民夜校、竞选村委会主任……历尽了种种困苦与挫折,其目的只是要“反哺农村”!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