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期  本期采写:谢忠军
本期主持:朱月怡  人民网要闻部、上海奥威科技联合推出
  据说看完法国电影《放牛班的春天》的人都会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如果能够假设,我们不妨做一个不幸的假设:假如把电影中的主要人物替换成见不到光明的盲人,情形会怎么样呢?
  这位“马修老师”就是北京市盲人爱乐乐团的执行指挥李任炜,他的乐团成员都叫他“先生”。他们中绝大多数是盲人。这次他们临时集合是为了参加岁末的北京市残联团拜汇演。<<< 栏目博客线索征集
  李任炜带领的爱乐乐团目前共分为管乐组、弦乐组、弹拨组、低音组、打击乐组等五个排练组。记者在他们的排练阶段进行了采访。
  由于没有足够的场地,平时李任炜只好分配各个小组分别在一个个小房间里排练,每周二下午才能集中进行合成。
  排练过程中,整个乐团最大的困难是阅读乐谱,由于大家看不见乐谱,很多人又不懂盲文,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乐谱背下来,这就需要有人把谱子唱给大家听。这个担子自然而然就落在了身为乐团指挥,又懂盲文的李任炜肩上;又由于各组、各种乐器、各声部的乐谱不尽相同,李任炜又要为每个乐手不止一遍地读谱子,光这一项的工作量就像爆炸一样,凭空膨胀出十几倍,甚至几十倍。
  乐手们也要付出健全乐手至少两倍的努力,他们不但要分毫不差地把自己的乐谱背下来,还要和其他乐器配合,准确把握每个插入点。
  就在记者采访乐团的前几天,北京歌剧舞剧院的一位首席二胡来乐团观摩演练,之前对这个盲人乐团并不抱有太多希望的她对乐团演奏的总效果感到吃惊,认为不亚于专业乐团的水平,而当她得知这些盲人乐手们是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背诵乐谱时,她惊讶了,她惊讶并感动于音乐给这些身体残缺的人们带来的可能性,感动并庆幸自己在艺术的边缘邂逅并不边缘的艺术,也重新认识了音乐演奏的困难和永远胜过困难的努力和拼搏。临走时她给李任炜和乐团的每个成员留了电话,说有什么问题随时打电话,她一定效劳。
  当记者问到他目前最大的困难时,他说就是乐团人员的组织和编制问题。

更多...

  记者第二次去采访北京爱乐乐团的时候,正是年关,那些外地的乐手们都已经回家了,有工作的乐手们都回去重新工作了,乐团里只剩下苏老师等几位退休的老同志,原来排练和演出已经告一段落,大家又回到了自己平常的生活中去了。
  苏老师等告诉记者,前一天他们吃了散伙饭,巧的是,那天正好是指挥李任炜的生日。大家相互敬酒,祝贺演练取得的成功和彼此收获的友情。李任炜给每个人都敬了酒。开始大家并没有觉得要分别了,可是到最后越来越难以离别。他们并不知道下次相聚是什么时候,是否还是这些人,还是在这个熟悉的温馨的地点,只有这即将成为“上一次”的午餐还可以暂时把握。
  采访结束了,但北京盲人爱乐乐团带给我的思考并没有结束,就像电影《放牛班的春天》还在我脑海里放映一样。马修老师和李任炜老师交替在我面前走过,唱诗班的歌声和盲人们的乐曲在我的印象里交融。电影中那句结尾的话外音依然富有力度与深度:“马修终其一生都默默无闻。他始终没有成为音乐家,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生命中曾经发生过的故事。但是,确实有人的生命,因他而改变。”

更多...

下期预告
  昔日“黑老大”今日志愿者
    当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号角吹响,他默默来到烈士墓,为烈士们洗去鲜血、穿上新装,那时他不到17岁。然而,19至39岁近20年的宝贵时光他却在牢狱、逃亡、打打杀杀中度过,一度曾是当地有名的“黑老大”。 今天,灾区捐款名单中经常会出现他的名字;禽流感疫苗志愿者,在云南他第一个报名;2007年,还被推选为“昆明好人”候选人。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