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期  本期采写:谷子
本期主持:朱月怡  人民网要闻部、上海奥威科技联合推出
  当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号角吹响,他默默来到烈士墓,为烈士们洗去鲜血、穿上新装,那时他不到17岁。然而,19至39岁近20年的宝贵时光他却在牢狱、逃亡、打打杀杀中度过,一度曾是当地有名的“黑老大”。今天,灾区捐款名单中经常会出现他的名字;禽流感疫苗志愿者,在云南他第一个报名;2007年,还被推选为“昆明好人”候选人。他就是周林卫。<<< 栏目博客线索征集
  一个老人,费力地登着装满蜂窝煤的三轮车,艰难地在一段上坡路上行进。少年看见后马上上前帮着推车。
  “谢谢你,小学生。”车上坡后老人感激地说。
  “不用谢”。少年说完,接着赶路,目的是去偷“包包”。
  这个少年就是16岁的周林卫。
  1962年11月6日,周林卫出生在云南省红河州屏边县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粮食局干部。9岁那年他上学了,由于学习刻苦,他的成绩在班里一直名列前茅。
  然而,在完美、幸福的表象下,命运却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
  周林卫上小学四五年级时,上海、天津、重庆等地的一些支边青年来到了屏边县。偶然的机会,他与他们认识了。在小林卫眼中,这些来自大城市的大哥哥们,是“先进文化、先进思想”的代名词。
  “我就是跟支边青年学坏的。”周林卫说。学坏的第一步是抽烟。他跟着他们学会了抽烟,他们夸他抽烟的样子“天真、活泼可爱”。
  抽烟渐渐上瘾,他得自己想办法弄钱买烟抽了。于是,趁家里人不注意,他拉开放钱的抽屉,偷个5块、10块,最多一次偷了15块。甚至父母给姐姐的2元早点钱也被他偷了出来。从家里偷来的钱不够用,他就到大街上去偷。每次发现后,父亲都要狠狠地打他,但他一点也不知悔改。
  上初中了,逃学、鬼混、偷东西成了家常便饭。为了挽救他,母亲把他送到昆明大舅那儿,找人托关系使他得以在金马中学读书。母亲希望借此让他走回正道,结果却事与愿违。他很快就认识了社会上的一些“小混混”,打架、游手好闲、谈恋爱,没钱了就去偷。很快他又被送回父母身边,从此他彻底失学了。
  穿着花衣服、喇叭裤,“偷、抢、骗样样都干”,觉得自己是“吃英雄饭、做英雄事、穿英雄衣”,很是伟大,唯一怕的就是警察。
  1978年底,中越边境局势变得紧张起来。大批部队进驻屏边,屏边县各级政府号召各单位、各区人民积极参加支前。周林卫听到号召后,就到县政府支前指挥部请求参战,但因他未满17岁,终被拒绝。
  1979年2月18日,自卫反击战爆发的第二天,周林卫独自一人来到了屏边革命烈士墓。他默默地洗去烈士脸上、身上的鲜血,为他们穿上新军装,下葬,竖起木桩制的墓碑。
  看到烈士的遗体,他总有立即奔赴前线的冲动。运送遗体的车要走了,他跑过去就往车上爬。周围的人忙把他往下拉,“我要上去!”他嚷着.“你是小孩,怎么能上?!”……
  一天晚上六七点钟,来了80多具烈士遗体。一个烈士的肠子被打出了体外,周林卫用双手将肠子放回肚内,又拿起身边的急救包,一点一点将烈士腹部填满,再用绷带将受伤部位一圈一圈裹好。然后再为他洗脸、更衣……

更多...

  与周林卫的认识缘于一个电话。
  7月4日至5日,全国公安机关“三基”工程建设(南片)座谈会在昆明召开。4日下午,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部长白景富带领所有参会的公安厅厅长们,深入到昆明盘龙分局茨坝派出所、马家营派出所、昆明市强制戒毒所等单位,慰问基层公安民警。看到报道的周林卫感动得难以自抑,5日中午打来电话:“现在有的人恨警察,但我——一个昔日的罪犯不恨!因为,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新生!我现在打给您的是一个心灵电话……”
  8日,按照周林卫留下的地址我找到了他所在的学校——昆明市五华区兴华学校。学校处在一个城中村的腹地。与外面热闹的场面相比,这里显得格外安静。
  周林卫首先把我让进他的小小值班室。屋里最显眼的就是整整齐齐码在桌上的四摞近1米高的书。他介绍说,自己喜欢看书,他的书分为四类:云南文史、伟人传记、社会问题和国民党将军传。
  采访过程中,每每谈到动情处,他的眼眶就会湿润,鼻头也红了。
  但是,改邪归正的他,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任何时候都会温和可亲。他依然“爱憎分明”。
  有一次上公交车,几个小青年堵在门口,装出一副想上又上不去的样子,深谙其中蹊跷的他,站在小青年们旁边吼道:“让老人先上!我看今天谁敢动?”那几个小青年马上老实了,让出路来让老人先上。
  分别时,他追出校门对我说,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到天门安广场看一次升旗,看看人民大会堂。因为那是祖国的心脏,他深深爱着祖国。

更多...

下期预告
  性学教授的博客生活
    415万点击率,高居新浪网博客100强,创下这一奇迹的,既不是演艺明星,也不是时尚名流,而是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的性医学科教授马晓年。<br>
  马晓年告诉记者,几年前他曾编过一本性教育读物,里面对很多问题谈得都很隐晦,连一些人体器官的称谓也很模糊,结果书发行以后,编辑部接到了读者的大量批评信件。“大多数中国人的性观念正在改变,逐渐接受一些科学的东西,遮遮掩掩没有什么意义。所以我在博客上发表的文章很直接。”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