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期  本期采写:周雅琳
本期主持:朱月怡  人民网要闻部、上海奥威科技联合推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诗人顾城写这首诗的时候也许不会想到,有一天,有一个人不仅如此寻找光明,更是活出了另外一片天地,他就是张骥良——今年53岁,京城知名的盲人撰稿人。十多年来,他游走在社会的尖端和底层;他采访过阿诺?施瓦辛格,对话过影视明星。他的视力只有0.01,可他看到的却不只是0.01的世界。<<< 栏目博客 19个普通人的非凡故事
  在残联见到张骥良的时候,他正在办公桌边忙碌着。当他趴在书桌上写字的时候,必须要把自己的脸凑到离纸面仅有几厘米的地方才能勉强看到一点。看到这样的情形,我们很难想象面前的这个人,居然会是一个采访过国内外众多知名人士的人物。
  “我是1994年下的岗,当时自己找了几十个单位,人家都不愿意接收我,因为我是盲人,人家单位说现在健全人都不好找工作,盲人就更不好找了,所以没办法只有自己拯救自己。那个时候,确实是有种山穷水尽的感觉!当时就是一种走投无路的局面,一切都得重新开始!” 回忆起往事,张骥良依旧无法平静。
  面临生存,张骥良当上了自由撰稿人,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靠“卖字”为生。刚开始,经常是稿件投出去以后就如泥牛入海。每每看到空空的邮箱,张骥良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他并不气馁,不管条件如何艰苦,仍然坚持写作。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北京市民政局主办的《民政之声报》接受了他。
  现在的张骥良已经是《三月风》杂志社和《家庭周末报》的特约赚稿人。张骥良向我们展示了他收集的自己采访过的剪报集。当我们好奇的询问他是如何约到这些名人接受采访时,他笑着说:“我采访名人,能取得人家的同情心,他要拒绝了盲人,传出去影响他的形象。”――看来,他还真是能把自己的弱势转化成优势。
  相比采访名人,令张骥良更加自豪的是他为残疾人兄弟所做的“维权行动”。
  “那天是星期五,我在残联值班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一边说一边哭。” 张骥良回忆道。“金盏乡东窑村的村民朱会荣的女儿在2001年的一场交通事故中落下了腿部残疾,出入不便。结果村里施工挖了一个十多米大沟,挖出来的土方整个堵到朱会容的大门口。孩子本来就有残疾,走平道还摔跟头呢,一过那个坡子,每回都得扶着……”
  听到残疾朋友受欺负,张骥良坐不住了。几方取证不说,张骥良还来到了这个残疾朋友的村子――金盏乡东窑村。听过残疾朋友母亲的哭述,再一看现场,张骥良更加来气了:家家门前都是平坦的水泥路,为什么唯独他们残疾人家反而是土山堵门呢?
  于是,张骥良拿着批复下来的上访材料,二次摸索着来到了村委会,没想到却受到了劈头盖脸的叱责。村负责人不但不理会张骥良的质问,还几次把他从屋来轰了出来。尽管如此,张骥良却毫不在于对方的脸色――他也确实看不到别人的脸色,因为他的视力只有0.01,这几乎就是全盲。张骥良说“我这个眼神,说实话是他们看见我,我看不见他们。真要给我一个板砖,我连人家是谁都看不见。”
  张骥良如此采访过将近1000个人了,他的高产让人羡慕,做法又备受争议――为了揭露追踪血头血霸,他只身一人乔装改扮,卧底丐帮。张骥良却说:“我眼神不好不引起人的注意,这是卧底最好的条件。”

更多...

  几天采访下来,跟只有0.01视力的盲人记者张骥良渐渐熟悉起来,没有了起初采访人与被采访人的生疏。几天的合作很愉快,张骥良很知道我们要什么,很是配合。这样让人“省心”的采访对象,还真是不多见。
  虽然,大多数时候,只有0.01视力微弱光感的张骥良,跟本找不到我们的镜头,常常是我们的镜头要不停的围着他转来转去。要是正常的采访人,早就别扭了,可正因为张骥良的盲视,他对我们“努力”和狼狈都视若无睹,照样以他惯有的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在镜头前晃来晃去,常常一高兴,脸就扭到一边了,基本是耳朵对着镜头,我们就只好不断地找新的角度。
  让我最难忘的是,当我问到他如果给他一天光明他会做什么时,张骥良竟然失声痛哭起来,看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对着陌生的我们哭,我当时感到屋子里面的气氛一下子凝固了。如果是一般的采访对象,可能这个时候我就不好意思再盯着被采访人看了,可是,因为潜意识知道也习惯了张骥良几天来跟我毫无目光交流的采访,所以,在他哇的一声哭出来的时候,我还是勇敢的看着他的脸,因为我知道,这是我对他该有的尊重。
  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以为张骥良的回答会说,他会为残疾人朋友做点什么什么好事,因为记者出身的张骥良很明白我们这次的采访是奔着他的好人好事来的,可是,张骥良的回答却让我看到了人性中最真诚的情感,他说如果给他一天光明,他只想看看,把几个月的他从垃圾堆里捡回来,抚养成人的老娘。
  看看母亲的样子,这个对于正常人再普通不过的愿望,却成了张骥良也许一生都难以实现的心愿。五十多年来,对于只有0.01视力张骥良来说,他的这个恩人般的母亲在他眼里只能是个虚幻的影,当我们看到张骥良的养母就是拖着像洗脸盆一般粗大的病腿,把他从小养大的,我们更加理解已到知天命之年的张骥良,为什么会孩子般的呐喊:“我想看看妈妈的样子”。
  那一刻,我们被深深的打动了。

更多...

下期预告
村医碗国文:瑶寨的守护天使
  在贵州省从江县翠里乡的大山之中,分布着许许多多瑶族侗族的山寨,高芒村就是其中之一。它位于大山的最高处,也是最偏僻的地方。这里的人们基本上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虽然不富裕,但也还过得去。但是,这里的村民却长期被一个问题困扰着,那就是这里没有医生。碗国文也是高芒村人。他亲眼目睹了一个小女孩因为缺医少药,从一个本来很简单,可以很容易就治好的病,到最后却不治身亡的过程。
我要发表留言:
署  名:
为了方便人民日报等媒体选用您的留言,请署名(不超过8个中文字符)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