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抒雁诗歌作品:明明灭灭的灯--社会--人民网
人民网>>社会>>社会专题>>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雷抒雁逝世

雷抒雁诗歌作品:明明灭灭的灯

2013年02月15日15:03        手机看新闻

  俯视玉兰

  一片残忍的洁白

  凌乱在这一片草地

  该不是那段童话

  昨夜又在重演

  天鹅盛舞的时刻

  狐狸悄悄到来

  如今,只一片片羽毛

  散作无奈的证据

  没有人知道谁谋杀了美丽

  玉兰啊,如雪的花

  请不要仇恨我在高楼上的

  俯视,玷污着你的洁白

  而又以我的不幸

  残酷着你的结局

  无影灯下

  我说,既然肉体是上帝制造

  残病的肌体

  理应由他召回和维修

  今夜,我的肉体将铺展开

  手术台上

  而灵魂,将躲开利刃

  会在无影灯的背后注视你们

  其实,这是无用的豪言壮语

  谁也抵挡不住麻醉

  当肉体失去疼痛的时候

  灵魂里,一片漆黑

  

  从我左臂皮下的静脉里

  血,汩汩地流进玻璃注射器

  这不羁的液体

  傲然与我对视

  如狂奔的野兽

  不甘于被囚入笼中

  啊,曾经让我侠义与疯狂,

  多情与放荡,勇敢与粗野,

  迟钝与机灵,成就我男儿豪情的血啊

  我愿滴你在酒中与朋友共饮

  涂你在剑上冲入敌阵

  剩余的,就以笔蘸写成长长的经卷

  献 给

  我的神

  飞 翔

  以自由的姿态飞翔着

  两只鸟,冲进我的屏幕

  我的窗户

  我的被玻璃划定的全部天空

  自由自在,临风而舞

  生命嚣张在户外

  俯冲与攀飞,滑翔与盘桓

  舞蹈的脚步

  与风同一节拍

  肯定是一次偶尔的闯入

  也许有刻意的昭示

  不管是鸽子,或者乌鸦

  有什么关系

  一个被锁定在病床的人,

  会把飞翔当成绝代的美丽

  兵 士

  此刻,我才意识到

  我是一名古老的士兵

  青铜的箭镞穿透盔甲

  从腹部抑制了我的冲锋

  华佗、扁鹊以及他们的子孙

  以古老的铜刃和麻沸汤

  开始了切除与缝合

  我的血,滴落在倒下的地方

  却是永远不会开出花朵的种子

  色彩与荣誉无关

  我知道,我的肌肉和血脉

  如同土地、河水

  抽剑即合,难以割断

  我还会站立、行走、跑步、冲锋

  因为我是古老的士兵

  不能嚎叫、哭泣,甚至呻吟

  如一只猫

  上帝给你备有七条生命

  早春的宠儿

  从这些杂乱和腐烂的枯草缝隙

  露出头来

  早春的宠儿们便以新鲜的尖锐

  质问:是谁缠绕了我们

  春风懒洋洋地回答:枯草

  你们的未来以及前身

  贿赂死神

  我赞美她的美丽,说她黑色的斗篷飘然如黑色

  的羽翼

  我夸耀她的职业,说收割是成熟生命最好最好

  的归宿

  甚至,我抚摸着她的镰刀,说

  啊,多么锋利,难怪无人遗世独立

  世人尽知诗人是唱赞歌的高手

  可谁知赞歌里有麻醉的因子

  就在这恐怖老太婆睁眼闭眼的时候

  我已从她腋下悄悄溜走

分享到:
(责任编辑:贾文婷、孝金波)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