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抒雁:前方前方,依然是太阳--社会--人民网
人民网>>社会>>社会专题>>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雷抒雁逝世

雷抒雁:前方前方,依然是太阳

2013年02月15日15:38    来源:中国广播网    手机看新闻

雷抒雁:前方前方,依然是太阳

  雷抒雁

雷抒雁:前方前方,依然是太阳

  1955年,上小学五年级的雷抒雁

雷抒雁:前方前方,依然是太阳

  1982年,雷抒雁采访张海迪

  雷抒雁最喜欢的诗人雪莱曾经说,在一个伟大民族觉醒起来为实现思想或制度的有益改革的斗争中,诗人就是一个最可靠的先驱、伙伴和追随者

  人物简介

  雷抒雁,1942年8月18日出生于陕西泾阳。1962年考入西北大学中文系,1967年大学毕业,适逢“文革”,延至1968年离校,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62师部队农场“接受再教育”,1970年5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任62师政治部宣传干事。197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2年调入解放军文艺出版社任编辑。1981年转业至中国工人出版社,先后任编辑、文艺编辑室主任、办公室主任等职。1993年调《诗刊》社任副主编。1995年调鲁迅文学院任常务副院长至2004年退休。

  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7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历任中国作家协会第五、六、七届全委会委员。2012年5月任中国诗歌学会会长,并担任中国作协诗歌专业委员会主任。

  先后出版诗集《小草在歌唱》《父母之河》《踏尘而过》《春神》《云雀》《激情编年》等十余部。出版散文随笔集《悬肠草》《秋思》《分香散玉记》《雁过留声》《智者的忧思》等十余部。另有诗论集《写意人生》,《诗经》研究翻译集《还原诗经》。

  诗作《小草在歌唱》获1979年至1980年青年作家优秀作品奖。诗集《父母之河》获全国第二届新诗奖。诗集《青春的声音》获1998年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曾获由国际诗人笔会颁发的2010年“中国当代诗魂金奖”。作品被译为英、法、日、俄、意、韩等多种文字。有作品入选大、中学校教材,并被选进中、高考试卷。

  雷抒雁,这个人,怎么描述他才好?

  雷—抒—雁,轻轻吐出这三个字,再做一个深呼吸。

  西北中国的黄土高原依旧峰削壑立,西北故乡的众神领地依旧雪霰纷飞,哪一刻该是秋风落照五陵原,哪一刻该是千种秘密古宫井?哪一刻该是少年心事化作一江水,哪一刻该又是时雨时风时又骄阳?

  昏暗的雾霾干扰着目标的判断,枯索的窗棂框住了四角的天空,这个诡谲的冬天,对于71岁的雷抒雁来说几乎危机四伏,他的诗和他的心只能在这方寸之地徜徉。“云可以自由去留,风可以随意来往”,他低声吟咏,“山是栅栏,树是围墙——这是我的牧场,放牧自由,放牧梦想。”

  是记忆,还是幻觉?不论是在众声喧哗的广场,还是在杳无人烟的荒漠,这个西北牧童逐梦的身影,总是那样孤独,顽强。

  雷抒雁最喜欢的诗人雪莱曾经说,在一个伟大民族觉醒起来为实现思想或制度的有益改革的斗争中,诗人就是一个最可靠的先驱、伙伴和追随者。在这个时代,人们积累了许多力量,能够去传达和接受关于人和自然的强烈而使人激动的概念。毫无疑问,先驱、伙伴、追随者,这正是时代赋予雷抒雁的角色定位,鲜明的使命意识、深刻的危机意识、清醒的自省意识、强烈的批判精神和真挚浓郁的爱恨情愁,已融入他的生命,成为他的血肉和灵魂。

  雷抒雁追求美,追求和谐,“从一丝风里,我寻找轻柔;从一团火里,我寻找刚烈;从一声虫鸣鸟语中,我寻找陌生心灵的跳动;从一顾一盼的眉目中,我寻找人性的崇高。我的每一根神经和宇宙中万事万物连接在一起,不管在哪里,也不管在白天和夜晚,只要有一点声息,有一点振动,我的心就会跳动不止,我都会沉浸在一种痛苦和欢乐中。”半个多世纪以来,他把这种折磨视为享受,追求这种美、激动、繁杂、丰富、真实,并从这一万物的交响中寻找和谐。

  这是壬辰年的腊月二十三,按照中国人的习俗,浩荡的“春之序曲”即将拉开序幕。

  小草在歌唱

  风说:忘记她吧!

  我已用尘土,

  把罪恶埋葬!

  雨说:忘记她吧!

  我已用泪水,

  把耻辱洗光……

  我们有八亿人民,

  我们有三千万党员,

  七尺汉子,

  伟岸得像松林一样,

  可是,当风暴袭来的时候,

  却是她,冲在前边,

  挺起柔嫩的肩膀,

  肩起民族大厦的栋梁!

  这首诗,被如此庄重地载入当代中国文学史。

  1978年,沉吟了十年的中国从封闭中苏醒,如同一座喷发的火山,压抑了十年的激情喷薄而出。“解放思想”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大地洋溢着新生的春光,恰如老作家阎纲所语,“诗歌大解放!诗坛大爆炸!”继春秋、唐宋之后,中国历史上又一次诗歌的风帆高高扬起。不约而同地,以“诗”的方式,艾青、臧克家、蔡其矫、李瑛、雷抒雁、芒克、梁小斌、舒婷、杨炼等一大批新老诗人,以诗的形式,探索着国家的航向,抒写着时代的诉求。

  这一年的6月8日,霞光微曦的清晨,雷抒雁在不眠之夜中吟出他心中的歌——《小草在歌唱》。诗中,他对十年浩劫的荒谬岁月痛苦思索,将被残杀的共产党员张志新比喻为“小草”,询问真理、叩问良心、质问世界,也访问自己。“小草”,卑微却正直,柔弱而坚韧,打开中国冰冻十年的心窗。

  此后不久,这首诗由艺术家瞿弦和朗诵,传遍整个中国。“朗诵会第二天,《小草》几乎进入所有高校的选本,学子们掌声雷动,教授们老泪纵横。”(阎纲《唱罢“小草”说“引进”》)

  “三十多年前,当我坐在大学的图书馆第一次读这首诗时,就为诗中厚重的批判式的激情所激动,特别是当读到第二部分如下的诗句:

  正是需要呐喊的荒野,

  真理却被把嘴封上!

  黎明。一声枪响,

  在祖国遥远的东方,

  溅起一片血红的霞光!

  我的血凝固了,为这诗句所凝结的悲剧性和爆发出来的激情所震撼。”美学家牛宏宝说。

  那一刻,在雷抒雁的诗行中,很多人在与他一起发问、一起思索,沉重的中国,究竟走向何处?

  ——在东北,作家高深在电视机前,突然听到了那个春雷的炸响:“诗朗诵《小草在歌唱》,作者雷抒雁,朗诵者瞿弦和。”

  听完朗诵,高深的喉咙有些哽噎,眼睛里含着泪水。这一天,同守在电视机前的《宁夏日报》文艺部诗歌编辑李震杰与高深一样兴奋,他对高深说:“未来的中国诗坛,有一把金交椅,将属于雷抒雁。”

  ——在北京,作家阎纲兴冲冲赶到太平庄《解放军文艺》宿舍,他要当面向雷抒雁表示祝贺。

  ——在西南,刚刚出狱的胡风接到雷抒雁的电话,十分激动。7月22日,胡风署名“宴敖”,致信给《诗刊》社和雷抒雁本人:“先是从广播里听到《小草在歌唱》的朗诵,后来才从报上看到。读了几遍,这里或那里引起了我的感动。”“发现一首好诗,常常是很不容易的。”

  诗歌,一个古老部族的秘密徽号,源自母亲河畔的浩汤之水,沿诗经楚辞的天问之路,劈荆斩棘,砥砺向前。爱诗的人,他们的心灵不用手臂就能相拥。

  重读这个时段诗人的作品,不难发现,《小草在歌唱》并不是一部孤立的作品,《路旁的胡桃树》、《空气》、《骆驼》、《种子啊,醒醒》……无一不散发着解冻年代对摆脱阴霾的渴望。

  34年过去了,往事如云烟飘散。然而,《小草在歌唱》却如同一把尖刀,将那个场景牢牢刻在每个人的心底。

  小草永远歌唱。  

  

分享到:
(责任编辑:贾文婷、孝金波)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