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爱好者王立世:初识雷抒雁--社会--人民网
人民网>>社会>>社会专题>>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雷抒雁逝世>>友人悼念

诗歌爱好者王立世:初识雷抒雁

2013年02月16日15:51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初识雷抒雁》是我2011年发表于《太原日报》的一篇小文章。雷老师是诗歌界的一代大师,他为人质朴谦虚低调,给接触过他的人以温暖和友谊。他走了,悲哀留给无数热爱他和他诗歌的人们。我写了两句悼词作为怀念:吟草东归诗名远,驾鹤西去容犹在。

 不知有多少人读着《小草在歌唱》喜欢上了诗歌。雷抒雁对我而言,是一个亲切而又遥远的名字。没想到2010年岁末,在诗人马晋乾老师的引荐下,我走进了雷先生在北京的家。

宽敞的客厅,窗明几净。正面墙上挂着一位衣着得体、举止优雅的女士采访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照片,客厅外面墙上挂着几幅当代名人字画,书房里存放着层层叠叠的藏书,处处弥漫着浓郁的文化气息。

我带着即将付梓的《流水梦影》,渴望雷先生能为拙著题个词,来前就拟好一句简短而平淡的话,雷先生看后放在一边,起身走到写字台前,正襟危坐,铺开了带花纹的宣纸,弯着腰,一口气写了七十多字,多是嘉言惠句,半是鼓励半是鞭策,让我感动不已。临别时,还送我两本近年出版的著作,一本是《激情编年?雷抒雁诗选》,另一本是散文集《扫云》。我如获至宝,回家后,把一本放在床头柜上,另一本放在写字台上,朝吟夕诵,不断从中汲取精神营养。

请雷先生来山西讲一课,让更多的诗人和诗歌爱好者分享他的精神风采和创作心得,此念多次闪过我的脑际。开始联络时雷先生就欣然应允,但提出两个条件:一是不在媒体宣传,二是不搞宴请之类的活动,邀请三五位诗友聚聚即可,这是他低调做人的风格。这样做,将给多少喜欢他的诗人和诗歌爱好者留下无尽的遗憾。我们以客随主便为由,还是在十多家媒体播发了消息。

2011年4月16日,雷先生刚下飞机,就风尘仆仆乘车直奔山西省图书馆,捐出了凝聚着自己心血的十四册诗集和散文集。在简短的仪式上,他讲到图书馆是储存知识和智慧的地方,表示出版新著后还愿意继续捐赠。晚上,我们在富有地方特色风味的山西会馆举办了小型欢迎宴会,邀请了省城二十余名作家、诗人参加,提供了一次与雷先生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宴会中间,散文作家郝志远用手机上网搜索出《小草在歌唱》,即席朗诵,声情并茂,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将宴会推向了高潮。

让我永难忘怀的是,雷先生这次来晋讲课,在迎泽宾馆现场签名送给我一本线装书《雷抒雁精短抒情诗选》,让我爱不释手。同时把在家里写好的两幅书法作品送给我,一幅写着“天风海涛,立世先生正”,另一幅写着“九万里风鹏正举,立世兄正之”,所写内容意境高远,用心良苦,我感到了春天般的温暖,也激励着我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昂首挺胸,奋勇开拓。称我为“先生”和“兄”,无疑体现出一个大诗人虚怀若谷的风范和襟怀,但让我汗颜,情何以堪。这两幅字,对我而言十分珍贵,不仅有收藏价值,还有永久的纪念意义。

4月17日,雷先生在文源大讲坛做了以“诗歌与诗人”为题的演讲,整个会场座无虚席,掌声如潮,一浪高过一浪。在萧条冷落的当今诗坛,能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实在难得,也证明了真正优秀的诗人依然会赢得人们的热爱和崇敬。演讲结束了,大家都有意犹未了、余音袅袅的感觉。一些诗歌爱好者将雷先生围了个水泄不通,森林般的手臂举着笔记本让雷先生签名。签了大约半小时,还是人头攒动,热火朝天。我担心雷先生身体受不了,建议签一个后给每人复印一份,既了却了大家的心愿,又不至于太累。雷先生执意不肯,非要一一签名,直到最后一位带着满脸笑容而去,他才疲惫地走下了神圣的讲坛。

4月20日,雷先生要返京,一些诗歌爱好者闻风而来,在太原武宿机场贵宾室,纷纷要求与雷先生合影。雷先生感到盛情难却,不顾身体疲劳,满足了每一位诗歌爱好者的要求。他登机前的一刹那,还向那些缪斯的崇拜者们挥手致意……

雷先生在文学园地里辛勤耕耘,硕果累累,被誉为“人民诗人”,像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巍然挺拔,高耸入云。但他做人又像一株朴实、温和、坚韧的小草,在生他养他的大地上,默默展现着生命的葱郁和美丽,奉献着自己的真爱和真情。

原载2011年《太原日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张雨、孝金波)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