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变性人生活:成家养子无惧流言--社会--人民网
人民网>>社会

聚焦变性人生活:成家养子无惧流言

2013年03月27日08:42    来源:今日早报    手机看新闻

从“他”变成“她”后,她的日子过得如何?时隔9年,记者再访浙江首位变性人雷晓晨

旧闻

浙江首位变性人手术成功

2004年7月,浙江省首位变性人雷晓晨“小姐”,做完变性手术后,回到临安市昌化镇老家。

当年,在昌化镇一间废弃的小学教室里,我找到了脸色苍白、个子瘦小的雷晓晨。

雷晓晨穿着红衫黄裙,扎着小辫子,说话嗲声嗲气。但她下巴须根部的青色和粗糙,却泄露出主人的秘密。

屋子里没通电。推开“咯吱”作响的窗户后,雷晓晨毫不介意地脱去内衣,露出双乳,当着照相机镜头带上胸罩。

“没关系,这个胸是假的!”雷晓晨笑着说。

采访结束后,雷晓晨穿上长裙,一扭一扭地送我们走出村口。村民们则远远地站在村道边,对着雷晓晨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

对于淳朴本分的村民来说,雷晓晨是远近闻名独来独往的异类。一提起她,老人们直摇头,年轻人咧嘴大笑,孩子们满脸惊异好奇……

新拾

时隔9年后,如愿变成女人的雷晓晨生活得如何?

前天,记者辗转联系上临安龙岗镇政府董主任,董主任给了我2个电话号码。

先拨第一个号码。“哦,你找我老婆!她在家里带女儿,养猪。”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男人叫杨四友,正是雷晓晨的丈夫。

杨四友说,自己过完年就去江西打工了,做泥水工一天能赚近200元。“我很想我老婆,也非常想念女儿。干活还不是为了她们。如果不去哈尔滨的话,我过两天就回临安看她们……”

再拨第二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雷晓晨熟悉的声音:“哦,是今日早报的洪记者啊!谢谢你来看我。”

昨天上午,我赶往临安,去看看这位多年不见的好姐姐。

“她”变得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临近中午,我们来到临安龙岗镇政府附近,在村道旁的小卖部前等雷晓晨。

脑海里,跳出那张国字脸,黝黑的皮肤,上凸的颧骨,拔得细长的眉毛,还有略显粗燥的下巴……

过了10多分钟,一个留着长卷发、剪着齐刘海的中年女子,穿着裁剪得体的黑色风衣,脖子上围着一块蓝色丝巾,从一辆农用三轮车上跳下来,抬头挺胸,昂首大步地向我们走来。

她一张口说话,我立马回过神来。眼前这个时髦的中年女子正是雷晓晨,浙江第一位变性人。

现在,她的下巴已经没了当年的粗糙,而脸型也不再是一张国字脸,两侧脸颊变小了,露出有些尖尖的下巴。

“我在整形医院做了免费的光子嫩肤,还把两侧脸颊的骨头切掉好大一块。”雷晓晨笑呵呵地说。

一问起丈夫杨四友,她笑意更浓。“像其他普通夫妻一样,我们有时也会吵架,不过我老公人很老实的,他挣的钱,全部上交给我。”

一旁小卖部的老板娘,笑着对雷晓晨说,“你找了这么好的老公,真当有福气。”

丈夫最初

不知道“她”本是男儿身

2004年,做完手术的雷晓晨跑到临安去打工,在建筑工地的一家食堂干活。

有一天,一个工友和雷晓晨说,要给她介绍一个老公。于是,在工地里做泥水工的江西小伙,32岁的杨四友走进了雷晓晨的生活。很快,他们就住在了一起,并有了正常的夫妻生活。

杨四友后来悄悄告诉我,谈恋爱的时候,他还不知道雷晓晨以前是个男人。一直到雷晓晨的事情被媒体广为报道后,他才知道朝夕相处的女友,竟然是变性人。但是,此时他们已经深深相爱,杨四友已离不开雷晓晨了。

结婚大事,总要告诉父母。杨四友的父母问他:女方会不会生孩子?杨四友摇头。父母不同意,杨四友吵起来,我都30多岁的人,难道要让我以后讨不到老婆,做一辈子光棍啊!父母最后只得同意。

2005年,36岁的雷晓晨和比自己小4岁的杨四友,走进了幸福的婚姻殿堂,结为夫妻。

女儿是“她”未来的希望

2006年,雷晓晨和杨四友领养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趁着午休,我们去学校看了雷晓晨8岁的女儿——杨杨。

一个剪着齐刘海的漂亮小姑娘,穿着粉红色的花衣服,背着粉红色的大书包,慢吞吞地走出校门,面含羞涩。

“他们是妈妈的朋友。”雷晓晨指着我们,又悄悄地对我们说,“我女儿有点内向,像她爸爸的。”

“你知道妈妈动过手术吗?”我小声问杨杨。杨杨低下脑袋,轻轻点了点头。突然她又抬头说,“同学们都说,妈妈是男的变的。我听了很生气!”

“爸爸妈妈对我很好的。”杨杨告诉我,“我长大了要当科学家。”说到这里,小姑娘的眼里闪出一道亮光。

雷晓晨说,自己跟杨杨很有缘分。刚结婚那会,自己晚上做梦都想要个孩子,想做妈妈想疯了。

2005年春节,雷晓晨跟着丈夫去江西。结果,人家送来一个漂亮的女婴,刚生下不到2天。亲生父母嫌弃又是一个女儿不要。我亲手一口奶粉一口奶粉地喂大她,就像亲生的一样。

我们走进雷晓晨的家,临安市龙岗镇汤家湾村一个50多平方米的农家小院。

院子左侧围着一个鸡棚和猪圈,里面各养着6只鸡,3头猪。院子的右侧,是做泥水工的杨四友亲手砌的几间平房——2室一厅。虽然条件简陋,但处处洋溢着家的温馨。

“她爸爸出门前交代过,每天要保证给女儿吃一个鸡蛋。他还说,我们虽然没钱,但也要保证女儿的营养。”雷晓晨说,女儿最喜欢吃河虾和螃蟹。20多元一斤的河虾,我时不时买个半斤,分几餐给女儿吃。

有时,雷晓晨会问女儿:“如果有一天,爸爸妈妈老了,你会不会不要爸爸妈妈?”杨杨会认真地回答:“等我长大了,要养爸爸妈妈的。”

一说起女儿,雷晓晨的笑意爬满了嘴角,“女儿很乖的,我们要培养她读大学,以后有出息。”

回首变成女人后为人妻、为人母的家庭生活,雷晓晨觉得很知足,一点都不后悔自己当初勇敢的决定。

现在村里

已经没人说“她”闲话了

家庭生活还算幸福,那么周围的人是怎么看她的,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避而远之,冷嘲热讽?

采访中,雷晓晨飞快地骑着农用三轮车,去市场上买了2个馒头,送到路边的一家小理发店。理发店内走出几位妇女,她们友善地拍着雷晓晨的肩膀,亲热地跟她说话。

“我好朋友是理发店的老板娘,她没有吃饭,我送点东西给她吃。”雷晓晨告诉我。

理发店老板娘程梅君,一边给客人理头发,一边告诉我:“她人很热心的啦,有时帮我给客人洗头发,她还会帮我烧水。”

雷晓晨则站在理发店的镜子前,一会儿理理头发,一会儿对着镜子掰开眼角的皱纹,笑嘻嘻地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

而在雷晓晨同母异父的大哥老姚看来,弟弟的巨大变化,让他有些许无奈和尴尬。

一问到“弟弟”变成了“妹妹”,老姚尴尬地“呵呵”笑了起来。“这么多年了,该说的闲话也该说完了,现在村里人都渐渐理解她了,毕竟,追求什么样的生活是她的自由,只要日子过得幸福就好了。”

在老姚家喝茶的几位村民,也已经接受了雷晓晨。“她有一份挺好的家庭,这就好了。她身份证上也是女的,法律上都承认她的。”

“她”的身份证

性别显示为“女”

回首变性之路,虽然期间有些不被理解,有些坎坷曲折,但在雷晓晨看来,自己的“变性之路”走来还算比较成功的,在同类人中间,算是一个幸运者。

雷晓晨告诉我,杭州有一位姓乔的变性人,现在已经四五十岁了,至今仍然孤身一人,目前在海南一家夜总会表演,到处流浪;而丽水的一位变性人,据说来杭州做了隆胸手术后,就杳无音讯了。

雷晓晨说,要真正由“他”变成“她”,或者由“她”变成“他”,除了要忍受周围的异样目光和铺天盖地的闲言碎语外,还要面对复杂的手续。比如要跑公安局、公证处,又要父母的同意证明,又要村里的证明,甚至要精神病医院鉴定并开具没有精神疾病的证明……

桌子上,雷晓晨的身份证静静地躺着,无言地诉说着主人的不易。

现在,雷晓晨有一个最迫切的愿望:“我很想办一个变性人网站或类似变性人的联谊会,帮助那些正处于煎熬中的同类人,让他们勇敢地直面生活,去找寻属于自己的那份幸福。”(洪慧敏)

分享到:
(责任编辑:彭晓月[实习]、孝金波)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