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

暴雨冲刷 广州北部多个景区 端午“请病假”

2014年05月28日10:21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暴雨冲刷 广州北部多个景区 端午“请病假”

  白水寨周边的农家乐,淤泥堆积了厚厚一层。

  白水寨景区不少设施被洪水冲毁。

  荔城到白水寨路上,河边一农家乐被洪水损坏。

  莞深高速离凤凰山隧道数百米处发生山体滑坡。

  荔城的天然沙滩泳场,洪水过后垃圾成片。

  白水寨:儿童节前开不了

  记者昨日在白水寨看到,景区大门前已经有红色警示牌,提醒游客暂时不能进园,两名从广州驱车过来游玩的情侣吃了个“闭门羹”。景区负责人单先生告诉记者,这次暴雨袭击是白水寨景区开放以来最大的一次。

  记者沿着景区道路往前行,发现在登山口一段约10米的道路被冲垮,栈道木板被从山上冲下来,一个重约200斤的水泥垃圾桶也被冲倒在地,另一处固定在石头上的水泥指示牌也被掀翻,还有一座约一吨重的石头堆被冲得无影无踪。栈道两侧大多是悬崖峭壁,飞石不时从上面滚下来。

  单先生说:“我们的员工手拉手排查,目测发现栈道下面支架基本没有问题,但还要等水量减少后再次检查。”单先生告诉记者,准备木板材料就需要7天左右,正常修理也需要20天左右,“端午节、儿童节景区铁定开不了。”

  据他介绍,目前景区已经通了电、网络和公交车;自来水早上通一下又停了。“100多名员工大部分放假回家,景区尚没有恢复接待能力。”他说,“为了安全,我们只能闭园,力争暑假到来前恢复接待。”

  沙滩泳场:变成了黄泥汤

  增城天然沙滩泳场在这次暴雨袭击中受影响较大。记者昨日看到,沙滩上原来细柔的沙子不见了,变成了一脚深的淤泥,经太阳暴晒,淤泥开始裂口。紧邻沙滩的泳场内,原来清澈的河水变成黄泥水,上面漂浮着从四周冲来的烂木头、塑料瓶、腐烂的死鱼,散发着一股股臭味。

  据附近的村民介绍,暴雨当天泳场被完全淹没,估计沙子也被湍急的河水冲走了,留下了这些黄泥和垃圾。

  景观道:多处塌方和落石

  增城的绿道是广东省的“样板路”,天气一放晴,这里便有很多自驾车和自行车爱好者在穿行,享受增江画廊两边景色和沿途田园风光。

  记者在白水寨沿着派高公路下来的自驾游景观道发现,沿途有多处塌方和落石。如果骑车,路段比较难行。

  在增江有名的鹤之洲湿地公园,附近的增江水大降,大片黄色的滩涂裸露出来,河堤下方的自行车道仍留有一些河水退后留下来的淤泥,但仍能骑行。不过公园内部分木栈道已经严重损毁。

  派潭高滩:部分农家乐受损

  增城派潭高滩一带的农家乐十分有名,记者昨日采访时发现,这一带农家乐受损也比较严重。

  一家农家乐负责人告诉记者,派潭一带食材进货普遍上涨,他们基本从从化拿货,但白水寨景区关了,生意也不好。“平日一天有30桌左右,昨天一桌生意都没有。”

  在高陂头,一家规模较大的“金溪农家菜馆”受损严重,留有约30厘米的淤泥,包房被冲得乱七八糟。看门的肖叔告诉记者,暴雨当天有旅游大巴包了40桌,饭没有做完,厨房都被冲走了。

  记者沿路看到,河边多家农家乐已经被水浸,档主将屋内的桌椅、盆碗拿出来晾晒。

  三桠塘幽谷:景点通不了

  记者昨日致电流溪河森林公园管理处了解到,目前广州前往公园的道路已经恢复,六一节期间将对外开放,可以坐游船、玩彩弹,但园内的栈道还不能走,部分出现塌方。

  记者另外获悉,流溪河森林公园内的三桠塘幽谷景点仍没有对外开放。据附近村民介绍,前往该景点多是山路,悬崖下方便是流溪河,近日暴雨连连,已经出现多处塌方。

  在从化,温泉镇也是近日暴雨的重灾区,目前前往温泉镇内的道路已经畅通。不过受暴雨影响,这一带温泉度假酒店预订还是受到了一定影响。

  同时,当地一些新鲜时蔬等农特产也受到暴雨影响,出售量相对减少。

  “野鸡车”弃机场

  “转战”南站揾食

  本报讯(记者刘冉冉)一场大雨连续下几天,机场航班少了,在机场外揾食的“野鸡车”也生意惨淡,纷纷“转战”广州火车南站。

  现场:

  夜晚21时许,广州南站南路二号售票厅旁红绿灯处,一位男性乘客刚从广州南站出来,扬手打了一辆“的士”,但刚上车就被交通执法人员逮个正着。

  乘客坦言,他明知这辆粤XKR0××的小轿车并非真的士,而是守候在火车南站附近非法营运搭客的“野鸡车”。

  “暴雨后这几天来了许多“野鸡车”,也来了许多暗访的交通执法队员。”在广州火车南站做志愿者服务的小陈昨日告诉记者,随着端午节的临近,南站的乘客逐渐增多,等候在附近的“野鸡车”也蠢蠢欲动;再加上前几日的暴雨天气,不少乘客出站就拦一辆车,这也给“野鸡车”不少做生意的好机会:

  “这些新来的‘野鸡车’,好多都是白云机场的熟面孔。”常在火车南站周围候客的的哥阿辰私下告诉记者,前几日连天暴雨,逼停了多个航班,白云机场附近的出租车需求量也忽然少了一大半,等候在周边伺机而动的“野鸡车”没了生意,纷纷“转战”别处,其中就有相当一部分来了火车南站。

  阿辰透露,这就是圈内熟知的“的哥经济学”:“同样是下大雨,机场客少、车站客满。上周在南站附近等候的出租车多了近一倍,‘野鸡车’更是翻了几番。”

  出租车都在规定的候乘点载客,但“野鸡车”却不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南站附近的‘野鸡车’主都有自己的地盘,这几天多了许多新私家车,也都得按规矩来。”据他透露,火车南站出站口和停车场的“黄金地”几乎都留给番禺的“老板”,售票厅外的空地有一些是“走鬼”私家车,也有一些是近日从机场转来的“新车主”。

  “出站口虽然有执法队定期、不定期巡逻,但乘客多而且地理位置好,方便及时撤退,所以最早来霸位的私家车主早早就把这里占了;在端午节这种节日前,执法力度严,在停车场等客就比较‘安全’,一般都有一个帮手在站内偷偷拉客,他的司机搭档就在停车场内等着开车;但售票厅外空间相对封闭,被查到了不容易撤退,而且拉客很显眼、举报也方便,一些新来的只能停在那里载客,这十来天,售票厅外的路段多了许多私家车。”据透露,近日暴雨赶来了3倍“野鸡车”,广州“野鸡车”黑点都可能将“重新布局”。(杨进)

(责编:牛婧精(实习生)、杨孟辰)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