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

两个月前发生火灾群众反映早有隐患(图)

2014年08月03日08:30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两个月前发生火灾群众反映早有隐患

  爆炸现场外,伤者接受紧急救治。图/东方IC

  消防人员在现场搜救。新华社发

  事故爆炸现场被破坏的门窗。新华社发

  伤者在事发现场接受救助(手机照片)。新华社发

  2日上午7点30分左右,江苏省昆山开发区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汽车轮毂拋光车间在生产过程中发生爆炸,已确认有69人遇难,其中现场死亡44人。事故现场,有伤者逃出后衣服已被烧光,皮肤烧掉,救援人员抬出几十人。一名河南籍工人和同事一起,用板车拉出20多名伤者。由于救护车数量有限,公交车也参与了运送死伤者。另外,有现场群众反映,事故企业不仅污染严重,而且一直存在安全隐患。据昆山事发企业一知情人说:“这些年,通知来了一箩筐,层层检查也是家常便饭,但来人了做做样子,过后还是老样子,没见企业真正有什么行动。”

  □问题

  爆炸车间近期曾发生过火灾

  昨天下午5点多,在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电镀车间上班的王先生介绍,此次发生粉尘爆炸的是抛光二车间,事故车间曾经在大约两个月前发生过火灾。

  据王先生介绍,抛光二车间位于厂区的西南部,是一栋二层结构的建筑,部分采用了彩钢板结构。该车间两层数千平方米,每层十几条流水线,每条流水线上有约10人操作。事发时有200多人正在上班。

  据王先生介绍,抛光车间主要负责给轮胎轮毂打磨抛光,车间内的粉尘较多。车间内安装有除尘设备,“看上去就是个大的鼓风机”,在每个人的工作台上也有除尘的管子。除尘设备一直处在开启状态,但是效果不大,“身上很快会落上一层灰”。按照工厂的规定,抛光车间每天都应该进行打扫,但是王先生称规定并没有得到落实,“每个月也就打扫一两次”。

  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多名员工证实,大约两个月前事故车间的除尘机曾经起火,“可能是开启的时间长了,机器发热”。这次火灾烧毁了机器所在的彩钢板房,但是并没有引起厂区领导的重视。

  群众反映曾有举报未见整顿

  一位熟悉企业情况的人士透露,这家企业污染很厉害,其员工曾多次反映,洗过的衣服晾晒后往往都还附着一层脏东西。“这家企业的职工以三四十岁者居多,主要从事抛光等工种,污染大、技术含量不高,一般青年人都不愿意干,干长了会得职业病的,但据说收入不错。”这位人士说。

  事实上,早有网民称,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环境非常不好,宿舍也很老旧……反正里面的一切设备都是非常老旧的”。有现场围观群众告诉记者,这家企业不仅污染严重,而且一直存在安全隐患。听说还有职工去举报过,不过没听说企业被整顿,一直都在生产。

  据昆山事发企业一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这些年,通知来了一箩筐,层层检查也是家常便饭,但来人了做做样子,过后还是老样子,没见企业真正有什么行动。”

  几位居住在周边的群众则充满担忧:“周边工厂不少,只要厂里有锅炉,我们就担惊受怕。大盖帽来了一茬茬,怎么就管不住爆炸?”

  □逃生

  “衣服都烧光了,皮肤往下掉”

  事发现场多人证实,抛光车间在最近更改为早上7点上班。爆炸发生在早上7点30分左右,员工都正在上班,造成了严重伤亡。

  一名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工厂员工表示,事发时他刚刚下了夜班,正在工厂的食堂吃饭,距离事发车间大约有几百米。“突然听到一声巨响,随后工厂食堂的天花板掉了下来,没有砸到人。”该工人跑出食堂后,才知道是抛光二车间发生了爆炸。

  据该工人描述,爆炸发生在抛光二车间的二层,爆炸造成了中间的楼板坍塌,有一层的员工被砸。爆炸的冲击波造成抛光二车间墙壁倒塌,厂区的玻璃大规模破裂。

  一名附近的居民称,她居住的地方距离爆炸发生地点隔了两个红绿灯,大约有1000米左右。早上七点半左右,她听到了一声巨响,随后一扇彩钢板门掉在了她附近。她看到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厂房已经燃起了明火。

  多名厂区内的工人参与了救人。一名电镀车间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人表示,事故发生后厂区的工人和保安赶到现场参与救人。“现场弥漫的都是人体烧焦的味道,有受伤的人自己从车间里跑出来,身上的衣服都已经烧光了,有的身上的皮肤都在往下掉,根本没有办法伸手帮忙。”该工人表示,他们从现场抬出了几十个人。“救护车不够用,有公交车和别的车辆也运送了死伤者。”

  休假同事从家赶往现场救援

  当天上午,在工厂附近清扫路面的保洁员张雪娟也目击了事故的惨烈。“听声赶过去看,发现是厂房发生了爆炸,不少人被烧伤,随后消防车、警车全来了。”

  据了解,消防车15分钟左右赶到,20分钟后扑灭大火,“大火扑灭后,大概有三四十人完全没有生命体征了。”

  医院救援车辆半个小时左右陆陆续续赶到,每次只能拉走二三人。后来政府调用的公交车因为很多伤员是烧伤,根本无法坐或立,同样每辆公交车只能拉二三人放在公交车门口和过道上,后来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对面工厂的两辆大货车也加入了运送伤员的行列。

  余女士的丈夫王先生已经在中荣金属上了2个月的班,因为昨天身体不舒服在家休息,但事发后,王先生也从工厂附近的家里赶往现场救援。

  “工友们不断地说,救救我救救我”。王先生和同事们救出了一些人,有的女工头发烧没了,几个一天前还在一起的同事,现在都没了,“太惨了。”

  河南工友板车抢出20多名伤者

  现场一位工人,满脸疲惫已累得说不出话来。“事故发生后,我们护铜车间的10多名男同事马上跑过去,用板车不停往外运送伤员。”这名工人叫邹命东,他所在的车间并没有发生爆炸。事发后,邹命东和同事用板车抢出了20多名工友。

  事故发生后,邹命东随即和车间工友们跑出去,却见轮毂抛光车间正往外冒着浓密的黑烟。他当即跑到该车间门口往里看了一下,发现有工友倒在地上,没多想,他便抢过车间门口的板车冲到事故发生车间,把视力所及范围内的受伤工友搬到板车上,运送到厂区门口。

  “当时和我一起的还有我们车间的10多名男同事,大家不停来回抢救伤员一直到救火车、救护车都赶到,并把车间里的工友都带了出来。”邹命东是河南人,今年45岁,在该工厂工作了4年,事发当天是上白班。他说,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运送出了多少工友,应该有20多个,希望他们都能够活下来。

  □寻亲

  一直未能打通的电话

  “今天早上去上班的,后来我打他的电话,就显示无法接通了。”由于现场已经被封锁,曲喜静找不到自己的丈夫,看到厂里有人出来,她便上前打听,大家的“没看见”让曲喜静忍不住在路边开始哭泣。

  曲喜静说,丈夫姓张,今年32岁,5个月前到中荣金属抛光车间打工,就在流水线上工作,爆炸发生后到现在还找不到他的人。她说,得知消息后,从早上8点开始就一直给他打手机,但是一直打不通,语音提示转为短信呼,她只能在这里焦急等候。

  曲喜静的周围还有一名正在哭泣的年约45岁的女性,她告诉记者,她的老公也是中荣金属的工人,今年42岁,现在也找不到他的人,打他手机不通,只能在这里等候。该女子恳求记者不要报出丈夫姓名,担心家里老人看见会伤心。

  一名爆炸厂房工人的家属说,他的妈妈在厂房做工,爆炸发生后已无法与厂房取得联系。工人家属称,爆炸厂房的工人多来自外地,本地人很少。

  杨先生也在焦急等待着嫂子的消息,“手机关机了,还没联系上”。杨先生说,他的嫂子在汽车轮毂拋光车间长期上长白班,负责制作加工汽车轮毂,由于订单多,平时休息很少。

  事发后,一名一米九大汉第一时间冲进现场救妻子。满地都是动不了的伤员,靠眼睛根本看不到。他大喊老婆名字也无人回答,最后他几乎趴在地上一个个凑过去看才找到她,老婆衣服头发全部烧光,声音微弱,抱上救护车后就不知去向,至今没联系上。他们有两个小孩,一个9岁,一个3岁,都在老家。

  晚上6点多,昆山仍在下雨,很多家属穿着拖鞋站在烂泥里焦急等待,“现在家人还没报平安的,大多是出了事的,可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啊。”

  男孩跑了四家医院找妈

  中午,一名男孩还在昆山中医院四处打听,为了找到自己的妈妈,他已经辗转跑了四家医院。

  男孩称,工厂里上班的多是20-40岁的青壮年,男女皆有,大多数都是从外地来江苏打工的,家属直言“本地人谁愿意来干这活”。

  工作时间超长是这家工厂的特色。早班是从早上7点开始上班,但往往会加班到晚上10点、11点。而且据他的亲人反映,车间里环境比较脏,有很多粉尘,管理也不是很严格。按照现在超长的工作时间,每个月也仅能拿到四五千元,而且工厂有部分保险也没有交齐。原本40多岁的妈妈计划在5月份便打算辞职不做了,但后来改变主意,决定坚持到玉米收割的时候回家,没想到现在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男孩最后说,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妈妈,“无论是死是活”。

  找到手机却没找到亲人

  对安徽籍打工者张斌(化名)来说,这是黑色的一天。他从隔壁车间逃出来,但在事发车间内工作的堂弟下落不明,虽然有人捡到了他的手机。

  爆炸事故发生过去近11个小时。事发工厂外围拉着警戒线,仍有不少家属无法和当天在厂里上班的家人取得联系,他们在工厂门口聚集,等待说法。“现在没法进厂,厂里电话没人接,医院也暂时进不去”,家属们焦急万分。

  张斌也站在等待的人群中。他与堂弟分属在一家公司的不同车间,相隔数十米。2日是周六,早晨7时许,他和堂弟都正常上班,刚进车间没多久,张斌就听到“轰隆”一声巨响,有人喊“爆炸了”,当时工人们都吓蒙了。

  看到工人们向外跑,他也跑了出来,看到对面车间大火熊熊,浓烟滚滚,“现场很惨烈,好多人躺在地上,我就和工友们一起用板车把他们拖出来”,他回忆说,由于火势猛烈,人根本无法进入火灾现场,不知车间里还有多少人。

  救援中,张斌堂弟手机被捡到,但是人还没寻到,张斌也没有获得堂弟的任何消息。

  家属称无人通报只能等消息

  昨天晚上8点多,现场依然聚集了数百人,有部分员工的家属依然在现场等待消息。

  来自河南周口的员工家属姚女士介绍,她的弟媳妇在抛光二车间上班,“最近提前了上班时间,她6点40分就已经到了车间。”同时在车间上班的还有她们同村的两个女子,三人的孩子都已经十几岁了,已经在工厂工作了4年,每月能拿到5000元左右。

  姚女士称,事发后她一直在给弟媳妇打电话,期间有一次电话接通,别人告诉她家人在昆山的医院,但是她赶到医院后却找不到人,也没人向她通报消息。河南周口的家人得知消息后很快赶到了现场,“家里那边总共来了5口人,但是到现在什么消息都没有,只能在我家里等着。”

  现场执勤的民警表示,寻找亲人的家属可以打12345进行查询。一名家属现场拨打了电话之后,告知只是做一个简单的登记,“找谁,我的姓名和电话”,并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

  同时,几名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召集在事故中失联的直系亲属进行了唾液采集。一名家属表示“说是要进行采样对比”。现场的工作人员采集完成后离开,未接受采访。

  昨晚10点左右,现场聚集的家属拦下了一辆政府工作人员的汽车,要求对方给出完整的名单。工作人员出具了昨天在抛光二车间上班的人员名单后离开,随后政府工作人员给在场的家属安排了住处。

  (综合京华时报记者苗飞王梅新华社中新网《新民晚报》《新闻晨报》《都市快报》报道)

(责编:封欢欢、闫嘉琪)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