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

华山跳崖女子所涉巨资流向成谜

2014年12月15日07:24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华山跳崖女子所涉巨资流向成谜

  昨日,位于西安高新区某高档写字楼的西安亿道纸业有限公司办公室,里面已搬空。新京报记者 安钟汝 摄

  李妍生前照片。网络图片

  11月24日,西安女子李妍与自己的丈夫、母亲、婆婆从华山北峰跳崖身亡。

  李妍的债务人张阅(化名)第二天得知这个消息时难以置信。就在李妍一家自杀前两天,11月22日晚,李妍还向张阅当面承诺还款。

  当晚,张阅来到位于西安市高新区大寨路与团结路交叉口的“一悦一生月子中心”找李妍要债。最近几个月里,张阅也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向李妍要债了。

  张阅回忆,当时,李妍刚从外面回到月子中心,身穿一件白色的棉袄,神情沉着。此前一直以各种理由推托还钱的李妍,当天非常爽快,从容承诺11月27日之前会把钱还上。张阅松了口气,1.4亿元巨债终于有了指望。

  3天后悲剧传来。张阅说,她很难把欠她钱的李妍“与跳崖的李妍对上号”,她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一个人。”

  利润六四分成

  李妍,32岁,生前在华润万家西北区采购部担任主管助理。华润万家是央企华润(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零售连锁企业品牌。华润万家西北区总部在西安,是当地最具竞争力的连锁超市。

  2011年,张阅通过朋友介绍,在华润万家西北区总部二楼办公楼认识了李妍。李妍告诉张阅,她有渠道从大供货商拿到低价或折扣商品,然后通过自家开办的西安亿道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道公司)供应给她工作的华润万家超市,并按市场零售价结账。这中间有很大的利润空间。

  李妍邀请张阅合作,她提供渠道,张阅提供资金,亿道公司作为供货商,向华润万家供货。获得利润张阅与李妍六四分成。

  在位于西安高新区的亿道公司办公室,李妍向张阅展示了该公司与华润万家的供货合同以及供货记录,流水达几亿元。这令张阅对亿道公司的盈利能力十分信任。

  张阅很快和李妍达成合作,并第一次给李妍转账150万元。一星期后,李妍返还本金和利润172万元。有了第一次“良好”合作的基础,两人展开了长期合作。从2011年到2014年三年里,张阅先后向李妍提供钱款2.7亿元。张阅告诉新京报记者,因为对李妍信任,三年中,她竟然未与李妍及亿道公司签订过任何合同或借款证明。

  这期间,李妍曾向张阅索要了一辆售价35万元的宝马MINI,说是为了“维护关系”。据张阅辗转了解,李妍将车送给了华润万家某高层。新京报记者向华润万家西北区求证,华润万家拒绝了采访,称要得到华润集团总部同意后才能接受媒体采访。

  今年5月,李妍最后一次给张阅1205万元,此后就开始拖欠本金和利润。

  张阅说,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她几乎每隔几天都要打电话向李妍要钱,李妍一再推托,理由是华润万家资金紧张、华润万家正在被审计等。

  11月24日李妍一家四口跳崖,张阅和李妍的资金往来死无对证,她随后报警。张阅从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处了解到,受害人不止她一人,李妍涉案金额已经达到3亿元,在多家银行的账面流水高达90个亿。而警方向张阅表示,案件还在调查中。

  巨款流向成谜

  新京报记者查到的信息显示,亿道公司注册于2009年4月,注册资金500万元,最后核准日期为今年8月14日。这说明,4个月前该公司还处于正常运营状态。该公司的法人为李妍的母亲艾某,自然股东为李妍的丈夫岳某、母亲艾某,二人均与李妍一同跳崖身亡。新京报记者走访了亿道公司的几处公开的办公地址,发现或被拆除,或被其他公司替代,或人去楼空。

  华润万家一位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李妍已经在华润万家工作超过十年,先后在商品部、采购部任管理职务。

  另一位知情员工透露,李妍管理着公司的印章。对此,该员工也表示困惑,一般管理公司印章的应该是合同科,而非采购部。他推测,这可能是因为李妍深得高层信任。

  据了解,很多提供钱款给李妍的人都是被李妍与华润的关系所吸引。新京报记者联系到的6个人,几乎都和张阅一样,投入资金与李妍合作向华润万家超市供货,每人给李妍的钱款金额都在3000万元以上。其中李妍先后以投资超市物流中心、为超市供货为名,从一位马姓女士那里先后拿到了9000万元。

  李妍死后,这些“投资者”手中握着李妍提供的亿道公司与华润万家超市的《供应商贸易协议》及从李妍处获得的欠条,他们四处寻找钱款下落,但均无结果。

  一位受害人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出面的受害人只是一部分,一些受害人为了向李妍投资,私下进行民间借贷,所以不敢站出来。

  一位曾为华润供货的日化销售商告诉新京报记者,假如李妍所说属实,亿道公司确实将钱用于支付货款,并向华润万家供货,应该不存在华润万家拖欠货款的情况。华润万家的账期最长是45天,供货商供货45天以后,华润万家就会将货款打给供货商。而部分受害人的本金及利润被拖欠一年多,按照正常供货流程,这不太可能。

  但受害人张阅提供的《供货商贸易协议》显示,甲方为陕西华润万家生活超市有限公司,乙方为亿道公司。协议中左下角甲方委托代理人一栏的签名为韩勐。多名受害人告诉新京报记者,韩勐为当时华润万家西北地区总部采购总监。

  前述商人分析,韩勐或与此事相关。

  新京报记者向华润万家西北区总部询问韩勐有关情况,同样被回绝。

  “假如我们的钱真是花到了为华润万家供货上,那么巨额货款去了哪里?假如钱在李妍那里,她为什么还要去死?而不是逃到国外?”张阅说。

  破产的实业

  无法将现实中的李妍与跳崖的李妍对上号的还有她身边的同事。一位与李妍有过接触的华润万家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李妍看起来漂亮知性,平时工作很上进很积极,和每一位领导相处得都不错。另外,李妍衣着高调,经常戴名贵首饰,很有钱的样子。

  “同事们都不知道她为何这么有钱,有人猜测,她可能在外面做生意,也有人说,她老公是个成功人士。”该同事说。

  新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一同跳崖的李妍老公岳某除了是亿道公司的股东外,还经营一家造纸公司——西安亿道纸业有限公司(以下称亿道纸业),公司注册资金为100万元。该公司公开的资料显示,其生产的纸巾的牌子为“多依草”,向华润万家超市,西安三棵树有限公司,西安金虎便利连锁店供货。新京报记者找到亿道纸业的工厂,该厂位于距离西安主城区60公里以外的阎良区康桥村郊外,厂子很小很旧,几个生产车间,两间办公室均已经废弃,几台纸巾切割设备已经锈迹斑斑。

  看门的宋姓老人说,厂子已经停产两个多月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就通知员工暂时停产,后来就没消息了。”宋姓老人透露,老板岳某很少来厂里,平时厂里的生产管理由与其同村的厂长岳超群负责,厂子最红火的时候员工达到20多人。

  新京报记者电话联系了厂长岳超群,他表示自己已经离开了亿道纸业,不再关心该厂的事情。

  另外,在距离老厂区几公里的关山镇,亿道纸业还有一个建了一半的新厂区,负责过新厂区施工的包工头王靳告诉新京报记者,从去年年底开始,工程已经停建,原因是岳某资金紧张,自己的十万元工程款都无力支付。王靳推测,“可能从去年开始李妍夫妇的资金链条就出现问题了。但是李妍的丈夫出门还是开路虎,还是成功人士的样子。”

  第二个李妍?

  “李妍一家死了,轻松了,我们这些人怎么办呢?我们很多人都是借钱向李妍投资的,现在整天被债主追着要债,生不如死。”张阅每谈起这事,就忍不住流泪。

  前两天,张阅和她还在读中学的儿子都收到威胁短信,称债主要买凶伤害张阅的儿子。

  张阅猜测,这应该是一家担保公司发来的威胁信息。张阅告诉新京报记者,她被李妍提供的高额回报吸引,从担保公司借钱。现在李妍身亡,她自己也还不了担保公司的钱,因此受到威胁。

  另一位受害人向李妍“投资”3000万元,他说这笔钱大多是亲戚朋友凑的,本来大家都期望着通过他赚一笔,现在却分文无归,很多家庭因此破产。“我都想去死了!”该受害人感慨。

  张阅还透露,早在9月30日,受害人马女士就已向公安莲湖分局报案,称李妍利用自己亲人商贸公司制造的与华润万家的虚假供货合同,骗了她7000多万元货款。

  马女士向多家媒体证实了这一说法。

  张阅质疑,“为何马女士报案两个月后,李妍还安然躺在月费用五万元的高档月子中心?公安部门采取行动了没有?有案在身,为什么能让李妍在11月24日跳窗逃到华山?”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李妍事件的受害人不仅仅在西安,在渭南、咸阳都有分布。

  新京报记者 安钟汝 实习生 袁勇 陕西西安报道

(责编:赵恩泽、李楠楠)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