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

夫妻档法医:让死人“开口”说话

邓新建邓君彭华

2015年03月22日14:33    来源:法制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夫妻档法医:让死人“开口”说话

恩爱夫妻。

夫妻俩在分析DNA检测图谱。

郭龙军(右一)在杀人焚尸案现场进行勘查。

抛尸案现场,郭龙军(右一)对车上物品进行检验。

人物简介

郭龙军和沈安娜,是大学时期法医系同学,两人于2006年一同考入广东省梅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入警以后,两人成婚,在工作和生活中相互促进,不仅把小家操持得有模有样,还分别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多次受到嘉奖,郭龙军更是荣立个人二等功一次,而沈安娜也因为建设和管理DNA数据库成绩突出被评为广东省公安机关DNA数据库建设先进个人

□文/图邓新建邓君彭华

他号称刑警支队“第一饭桶”。她说:“他执著,对工作很投入。尤其是出现场时常常误了饭点,等干完活吃饭时往往没等菜上来就能‘干’掉三碗米饭。”

她属于“微胖界人士”,因为姓沈被他及科室同事昵称为“大婶”。他说:“‘大婶’做事果断、耐心、细致,既出得‘现场’,又进得DNA实验室,还负责多个系统琐碎的信息录入。”

他和她,是广东省梅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夫妻档”法医郭龙军和沈安娜。两人既是同乡,又是大学法医系同学,更是工作中的一对好搭档,在生活中还是一对恩爱夫妇。

“夫妻俩都做法医,彼此更能理解对方,也更利于相互促进。”郭龙军说,两人之间没有普通人对法医常与死人打交道的顾忌,甚至经常在家里讨论案件的实验细节。

死人“作证”

由于业务能力突出,郭龙军和沈安娜如今在梅州两区六县的刑侦队伍中小有名气。

“法医的工作就是要查验案发现场的蛛丝马迹,善于分析提取有破案价值的关键检材,还原案发现场,让死人开口说话。”郭龙军说。

2011年12月某天晚上,兴宁新陂镇某村的陈老太被发现死在家中,郭龙军赶赴现场勘查发现,死者仰面躺卧在地板上,下身赤裸,内裤及长裤全部被褪至右脚脚踝处,家中有被翻动的痕迹,地面也被水冲洗过。

犯罪嫌疑人是否对死者进行过性侵犯?郭龙军当晚就对死者的相关生物检材进行检验,排除了死者生前被强奸的可能性,“这是嫌疑人意图伪装现场、在转移侦查视线。”

“由于死者被认定为卡压颈部窒息死亡,因此嫌疑人必然与死者近距离靠近,死者在缺氧、呼吸困难的状态下可能会本能挣扎,用自己的双手掐、抓挠嫌疑人的双手或颜面部,那么死者双手十指指甲内留有嫌疑人DNA的可能性很高。”郭龙军分析后将死者的十指指甲作为重点检材进行特别处理。

经过耗时一个月的反复多次检验,郭龙军果然在死者指甲垢内检测到一男性未知名个体的基因分型。根据死者的损伤特征、嫌疑人冲洗地板、褪去内裤等意图伪装现场行为,结合案发地点为偏远山区农村等细节,郭龙军推断案件为本地人作案的可能性较大。

“结合梅州客家人以族群聚居的特点,我认为可以对案发现场附近的村落开展大规模排查。”郭龙军介绍,2012年1月9日起,他对兴宁警方采集的51份样本进行检验发现,其中一名蓝姓男子的Y染色体基因分型与死者指甲检材中检出的未知名嫌疑个体的Y染色体基因分型完全一致。“据此可以确定本案的嫌疑人与蓝某符合生物遗传学父系遗传特征,他们二人应来自同一家系、同一宗族,均为一男性个体的遗传后代。”郭龙军解释。

案件取得重大进展。随后,郭龙军建议以蓝某为中心调查其详细的宗族关系,38名蓝姓家族成员血样送至市局DNA实验室。2012年1月13日中午,第二批送检蓝姓家族成员的常染色体基因分型全部检出。郭龙军经过分析、比对发现,蓝某林极可能就是本案的犯罪嫌疑人。警方随即将蓝某林抓捕归案。下午,蓝某林的Y染色体检验结果也进一步佐证了蓝某林为本案的犯罪嫌疑人。

铁证面前,蓝某林交代了其杀害死者陈老太的犯罪经过。

合力破案

“我媳妇做DNA比我更细致耐心,会考虑的细节也更多。”郭龙军说,今年初兴宁公安局侦破的陈年命案,正是她给出了采集嫌疑人家系中外出中青年DNA的建议,把犯罪嫌疑人迅速抓获归案的。

2006年5月某天晚上,兴宁城区某商铺店主张某遇害身亡,警方在现场附近勘查提取了一把刃部严重变形、表面沾满可疑血迹的金属手柄匕首。由于当时梅州市公安局尚未开展DNA检验工作,案件相关生物检材送相关单位的DNA实验室检验,证实此匕首正是杀害死者张某的凶器,此外由于技术所限,未检出其他有效信息,因此,该案多年来一直未能侦破。

2013年6月,广东警方开展夏秋季破案新攻势,该案相关检材被送至梅州市局DNA实验室重新检验。沈安娜、郭龙军“夫妻档”接手该案,他们对该案现场勘查、尸体检验照片及相关资料重新进行翻阅、研究。

郭龙军发现,送检匕首不仅刃部弯曲、连尖端也已严重卷曲,表面至今仍可见大量干涸的血迹附着。“匕首本身刃部较薄,结合现场凌乱的血脚印以及死者前胸后背均有深达骨质的刺伤,说明现场双方进行过激烈的搏斗。”郭龙军分析,由于匕首柄部与刃部之间并无隔挡,在嫌疑人一直持匕首与死者进行长时间、激烈搏斗行凶的过程中极易由于手持匕首柄部不稳发生滑动而割伤嫌疑人自己的手掌或手指。

匕首上可能残留犯罪嫌疑人DNA!2013年6月至9月间,沈安娜、郭龙军在匕首表面批量提取了30余份可疑血迹擦拭物,果然在刀柄和刀刃结合部提取出了死者之外的另一男性个体DNA,并进一步做出了其Y染色体基因分型。该检验结果为下一步的排查比对、直至认定犯罪嫌疑人提供了关键而坚实的DNA试验数据基础。

此时,郭龙军被单位外派学习,沈安娜独立担负起该案后续的检验排查工作。根据当地人群依姓氏聚居、Y染色体亦依姓氏分布的情况,沈安娜建议兴宁警方在县城外围的乡镇采集各姓氏的样本进行排查。

2013年末,沈安娜对采集的173份样本进行500余批次的反复检验,并进行一对一的细致比对、分析后,发现水口镇某村的数份张姓男性个体样本与此前检出的未知名男性个体的常染色体基因分型仅存在3至4个点位的差异,这表明犯罪嫌疑人与张姓家族有遗传上的关联,目标范围立刻缩小。

沈安娜从张姓家族三百余份样本中检验出来自玉某公家系的16个人的Y染色体基因分型与未知名男子仅相差一个位点。沈安娜说:“这种现象表明,犯罪嫌疑人很可能就在玉某公的后人中。”水口镇是劳务输出大镇,青壮年男性主要外出在珠三角发达城市打工。分析案发现场的激烈搏斗推断,该男子应为青壮年,于是沈安娜建议兴宁警方前往珠三角等地区针对玉某公这一支系后裔中的张姓青壮年男性个体进行采样。

奔赴韶关的侦查员采集到经移居韶关多年并结婚生子的张某的样本。经检验比对证实信息吻合。张某归案后供认了自己持匕首威胁受害人索要钱财,遭到反抗后将事主刺伤致死的犯罪事实。

鹣鲽情深

记者面前的郭龙军,小平头,戴着一副无框眼镜,一身蓝灰色的休闲西服,合体西裤,脚蹬一双咖啡色皮鞋,时尚干练。“这都是我媳妇儿给我搭配的。”郭龙军言语间,丝毫不掩饰媳妇的“好”。

“媳妇说我是个很笨却执著的人,我觉得她做事情有条理,有品位。”郭龙军说,他们夫妻二人能在工作中相互促进。“她先报名参加职称考试,买来复习资料先备考,没想到我先考过了;她先学的DNA技术,却是我首先运用到破案中。”

“上山下乡,搬运、解剖尸体,法医行业里女的也当男的使。”郭龙军不无心疼地说,妻子经常在案发现场工作,也常常遇到尴尬。

2008年,距离梅县县城还有四十余公里半山腰上的磁选场发生三名工人死亡的命案。沈安娜一个月内到现场反复勘验了多次,最头疼的就是工地上全是男人,还没有厕所。她不得不少喝水避免上厕所,实在不行就跑到山下两公里外的老乡家解决。

沈安娜说,任何的蛛丝马迹都可能成为破案的关键线索,气味也是鉴别案情的依据之一,所以法医进行尸检解剖时是不允许戴口罩的。郭龙军也补充说,早在上学的时候,师兄就告诫过他们:广东夏季时间长气温高湿度大,尤其是每年5月至10月的工作中极易遇到高腐尸体。

2007年的夏天,大埔县的铁路旁发现了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当郭龙军、沈安娜等人接警后赶到时发现,死者的身躯都冒油了。当时已经是傍晚时分,现场距离县城数十公里远,尸身没有任何的防护装置,案件性质尚不明确,为尽快查明死因,郭龙军和沈安娜现场就展开了工作。

好不容易忙活完,大伙儿洗漱后一块儿吃饭时,餐桌前却总有一股尸腐味挥之不去,郭龙军和沈安娜又去洗漱了一遍。可是刚回来坐下,尸腐味还是弥漫在桌前,夫妇二人相互闻闻对方的身上、手上,百思不得其解。这时,前来上菜的餐馆老板指着桌上的一叠鱼推荐:快尝尝我们这里的臭咸鱼,可香了呢!大家一下“扑哧”笑了。

“在家里,孩子的吃穿、行为规范等,包括家人的起居饮食等都是她在操持,我服她。”郭龙军说,两人有了孩子后,作为职场妈妈的沈安娜压力更大。“我常出外勤,遇到命案好几天回不了家,孩子都是她一手带大的。”

可是2011年5月,沈安娜腰椎间盘出了问题,走不了路,在家躺了一个月。“我每天回家就给她敷药,做探照理疗。”郭龙军对此心急如焚:“真恨不得把自己的腰‘切’一段给她。”为了照顾妻子的腰,两口子直到现在还睡在硬板床上。

郭龙军说,如今的他最轻松的莫过于两个时刻:一是解剖尸体后把手套一丢,洗完手在殡仪馆门口台阶上抽支烟;二是下班回到家,女儿扑上来叫一声爸爸,“想想自己也是醉了。”郭龙军笑着说。

(责编:袁勃)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