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

国内首个男德班仅两人报名 不符合国情难以为继(图)

刘旭 李泽伟

2015年10月08日03:08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国内首个男德班仅两人报名

  在游戏环节学员在现场试验“男男对视”

  学员现场当起了“奶爸”,学着去哄哭闹的“婴儿”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刘旭

  去年,借“国学”之名、为女性“正德”、以传销布局渗透到全国各地的“女德班”一经曝光,其所倡“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绝不离婚”的惊人主张,引发舆论轩然大波。今年国庆,全国首个“男德班”在京开班,与全国各地“女德班”遍地开花的火爆场景不同,“学做全新的好男人、好伴侣、好父亲”的“男德班”自始至终却响应者寥寥,仅有两个学员主动报名,开课时的十余名学员都是主办方的老朋友。

  核心

  “男德班”高调招生 一月仅2位男性报名

  “不要男德要女德,男德班就是要颠覆传统性别,培养全新的好男人、好伴侣、好父亲!”想出男德班这个口号的,是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著名的性学研究者方刚。 聊起首届“男德班”招生波折,方刚既委屈又欣慰,“这班最终启动了,虽然学员只有十来个,且多数都是自己的老朋友——白丝带志愿者。”

  两个月前,方刚在自己微博和博客高调挂出了“男德班”招生启事,呼吁网友报名学习如何当全参与型的“新好男人”,参与家务劳动、照料家人、养育孩子。男性网友留言时多有不屑或质疑,“这还用学?男子有财全交妻就OK了”、“中国女人只要好好洗衣做饭生孩子就行了,男人们想干啥而且怎么做都是对的……给男人开什么培训班啊,难道不是该给女人开么?”

  “好奇的多,真正报名来的少之又少,绝大部分男人还没反思过男性角色,不认同理念自然不来。最后没办法,原来的6天会期被压缩三天,主办方为学员提供场地和食宿,全封闭式学习。而场地费、资料费、道具费这些,是经多方努力才勉强凑齐的,大部分来自机构的资助。”

  翻看学员名单,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这次“男德班”大多数都是“白丝带”在地方站的负责人或志愿者,真正报名的社会人士仅两位。来自北京的学员小王告诉记者,他目前就职于某IT公司,平时也会关注女性权利领域,这一类书也都看过,很认同。

  新闻内存

  “女德班”去年曾经遍地开花

  2014年6月14日,河北保定10岁女孩童童被母亲张某送到北京顺义去读免费的“女德国学班”,不料却遭“国学班老师”张红霞令人发指的虐待:针扎指甲、揪头发撞墙、踩断锁骨、被逼吃用过的手纸……最终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此事遭曝光后,立马引燃了网民怒火,“女德班”一时成了舆论热点。三个月后,媒体再度曝光“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绝不离婚”,这16个字,被形容为学堂倡导的“女德”四项基本原则。而这类“女德班”正以“传销”组织的形式在全国遍地开花:从北京、山东、河北一直绵延到陕西、广东和海南。以东莞蒙正“女德班”为例,每年举办十二期,每期约50人,需要提前报名,全天学习,一期一周时间。蒙正还提出女德精髓:如果要做女强人,就得切掉子宫、切除乳房,放弃所有女性特点。再度引发争议。“蒙正”所在的东莞市在同年9月通报称,因教学内容违背社会道德风尚以及超范围经营、无证办学等,蒙正国学馆“女德班”已被依法责令停办。

  现场

  开班签保密协议 不避讳谈起“性生活”

  国内首个“男德班”在10月3日低调开班,上课地点设在了北京六道口附近的一家茶楼包间。推开紧闭的大门,十余人围坐在40平米的茶室。学员中以中年男士居多,角落处零星坐着两三位女性。开班第一课,方刚的助手郑重向大家念读着“班规”。随后,方刚让学员们各自起身,上前来签订这份有“保密”条款的“协议”,开始了他们三天的封闭式培训。

  为期三天的“男德班”究竟会怎么上课、学些什么?在探访的三天时间里,“男德班”设置了“认识并挑战社会性别刻板印象”、“反思‘大男子汉气概’的伤害”、“做家务和照顾家人的能力”、“婴幼儿护理技术”、“家庭暴力成因及干预”、“与青少年孩子的相处艺术”等内容。

  记者留意到,所涉及的课程以小组游戏、案例讨论和个人分享为主,课上很自由,学员随时都可以举手表达自己的意见,最让学员们印象深刻的是,专门有一堂课是“怎样做才能让伴侣对性生活满意”,在场的男学员不避讳谈起如何过“性生活”这一私密话题。

  为了让男学员理解男性气质和角色的多样性,“男德班”还安排了“男男深情对视”、“奶爸哄婴儿”等游戏,“怀里抱着婴儿模型,另一个人模拟婴儿哭闹,要哄着孩子不哭不闹。通过游戏,我才知道光唱摇篮歌就能哄孩子的想法太天真了,其实,我甚至都不知道正确抱孩子的姿势,还要多学习。”一位未婚的男学员一边轻轻拍着婴儿模型一边笑着告诉记者。

  “男德班”不符合国情难以为继

  课程临近结业,记者问“男德班”是否还会有下一期,方刚摇摇头,这一次召集都这么困难,恐怕很难有下一期。他坦言,他明知中国男人对成为“好伴侣”“好父亲”不太感兴趣,反思自身的意识更是差,开“男德班”只会吃力不讨好,但“这是一次倡导活动,无论最终成功还是失败,都可以引发充分的关注和讨论。”

  “这三天,让我学到了大学、中学课堂上老师不会讲的知识。做好男人,是需要学习的。”小华对记者说,“班里的大哥和老师们对我很耐心。”

  临别前,方刚和他的学员们闲谈时聊起了瑞典,在上世纪70年代,瑞典曾经推行过“侍产假制度”,由政府出钱,鼓励男性在伴侣生育后在家照顾伴侣和孩子。该措施极大地改变了瑞典社会,让瑞典成为世界性别平等指数最高的国家之一。“要是中国的年轻人在领证时,相关部门能推荐一下我们的男德班,让大家知道这个活动就好。我们也希望政府能来做这样的事情,也欢迎企业和公益人士来做。”

  “那不仅关乎女权主义,更关乎平等、民主、多元的社会理想。社会性别结构和性别分工的改变,需要男性的改变。”方刚说。

  本版文/本报记者 刘旭 李泽伟

(责编:袁勃)
每日焦点新闻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