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

  

许昌“治水记”

本报记者 龚金星 王汉超

2015年10月12日07:3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在河南说缺水,人们先想到太行山、红旗渠,谁能想到,位于中原腹地的许昌竟是一座干渴的城市。许昌人均水资源量是全国的1/10,不足河南省人均的一半。

  谁又能想到,不到3年时间,许昌人乘天时、地利、人和,治水兴水,把长江、黄河、淮河水汇引一地,使一座城市跃升,从缺水之痛圆兴水之梦。

  治国先治水,许昌被纳入全国首批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之列,一座干渴的城市行动起来,贯通水系,修复生态,高效调配……许昌市委书记王树山感慨:把中原腹地的兴水之梦放在全国的治水大局之中,放在全省的水系发展趋势之中,是几代许昌人的夙愿,也是许昌城的千秋事业。

  全局谋划,治水追梦

  许昌盼水盼得太久。本来这里区位优越,交通便利,资源丰富,可是不少好项目就是落不了地。国家棉纺厂和国外一家大饲料公司先后选中厂址,最后因为缺水摇头而去。水,是许昌发展的最大瓶颈。

  河南西高东低,许昌居中,是丘陵向平原过渡的一带缓坡,本就不存水。几条过境河道,都是季节性河流,平时干涸,夏季行洪。由于径流少水,周边既无大型水库,市内又少蓄水的湖塘。大雨来时,许昌“盆少”留不住,“大雨大灾,小雨小灾,无雨旱灾”。

  历史上的许昌,依水而建,因水而兴。时光推移,城市发展,水作为资源被越截越少,但许昌人对水的向往始终不变。十里护城河里最后的荷塘,让许昌把荷花定为市花,把城市简称“莲城”。

  穿城而过的清潩河是淮河支流,却成了城市的污水通道。2001年,这条河的化学需氧量高达288毫克/升,河水直观上与酱油无异。居民吃水只能跨过干涸的颍河,远到北汝河去调。那又是一条季节性河流,枯水期只能开采地下水。去年,河南遭遇63年来最严重夏旱,河湖见底,浇不了多少地,机井很难供得上水。

  就在这时,南水北调中线第一次为沿线救急。作为前任河南省水利厅长、省南水北调办主任的王树山到任就为许昌算好了一笔账:南水北调每年分给许昌2.26亿立方米水,等于一年送来两个大型水库。这一下,北汝河可以置换出1200万立方米水。即将开建的前坪水库,是伏牛山中河南暴雨最为密集的山坳。还有引黄入鄢扩大农业灌溉和补源工程。河南全省,正进行着空间、时间均衡治水的规划。王树山是“老水利”,对水利布局了然于胸。

  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从中央“五位一体”到省里“四个河南”(富强、文明、平安、美丽),从群众期待到未来发展,生态建设倒逼把水资源用好用足。天上落下的水,净化处理的水,应急备用的水,都攒起来留下来,综合利用。

  系统治理,双向发力

  2015年9月1日,将载入许昌史册的日子。大陈闸拦蓄的北汝河水如一汪清泉,注入市区。先是清泥河,然后经过连通渠奔淌进清潩河、护城河、西湖公园、运粮河、饮马河、学院河和东湖湿地,一路奔涌,一路欢歌。

  没有庆典,但满城欢庆。人们沿着河道奔走看水,“原来每条河都通啦”“真解渴啊”!人群中,市民牛怀锋吐露心声:“真想跳进去喝两口,想放开喊几声!”82公里河道,5个城市湖泊,4片滨水林海,岸上满是看水的群众,其中不少是抱着孩子欢笑的老人。有人嫌不过瘾,索性搬了板凳坐在岸边。

  许昌市长武国定介绍,水系连通工程是3个重大水利项目中的一环,是治水的硬件基础,也是群众最直观感受到的部分,可谓规模空前。今年汛前高峰期,全线运转着1500台工程机械,万人会战,几乎每周开联席会、协调会。从水利部公布许昌列入水生态文明建设城市试点,到这次水系通水,仅用了25个月。

  3年任务两年大头落地,九大类55项示范工程,市区水系打通了三川、两环、五湖、“四海”。在有限的时间内,请来同济大学等专业机构进行高标准规划,被城市发展侵占截断的护城河再次被打通,城市地下密布的十余种线路管网逐一设计改建,当河道放干清淤,多年不为人知的排污点得到彻底的排查改迁……

  许昌市水务局长张业贵说,工期排得紧,“压茬”进行,原来很多人不理解,直到汛期来临。“运粮河下游有围堰,工程机械两天两夜抢通,几个小时后迎来一场大暴雨。6月23日凌晨3点,谁都没睡,盯着这个全市的泄洪道,看水迅速升上来,顺利通过……”

  以水系连通为基础,水安全、水生态、水景观、水文化等规划同步实施,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大步向前。原有的市水利局整合供水、排水、污水处理、城市防汛等功能,在全省率先成立市水务局。许昌从9个方面把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落实为细致的实施意见和考核办法,在“三条红线”控制指标和监督考核下,许昌万元GDP用水量比10年前下降了83%,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下降了85%。

  魏都区天宝路桥段负责人任道远发现,过去,许昌的住宅避开河沟,因为蚊蝇扰人。这点现已经扭转,沿河一间房的月租从50元涨到了200元,楼盘贴着河湖规划建设。许昌从国家开发银行争取到16.8亿元资金,继而通过政府主导、企业开发、市场运作、社会参与的办法,撬动了120亿元的多方注资。鹤鸣湖畔,曾经每亩30万元抵押的土地,如今市价已超过80万元。政府与市场双向发力,使许昌绿水点染,蓄势勃发。

  倒逼转型,兴水圆梦

  沿河而上,在许昌县境内,一片70亩的人工湿地刚投入使用。污水处理厂的中水分四级经过湿地,最后变成清清之水汇入河道。种下的芦苇、水葱、千屈菜还没长大,一群白鹭已在水面翻飞。经检测,中水流出处理厂,化学需氧量接近40毫克/升,淌出湿地时是20毫克/升。

  清潩河上游,长葛200亩人工湿地,每天有1万吨中水的处理能力。下游,多处湿地仍在施工,长约10米,深达3米的框架呈阶梯式排布,里面将铺满碎石或粗砂,任植物自由地舒展根系。许昌市水利局党委委员王玉庆介绍,全市雨污分离,雨水专设通道,污水即使处理之后,也必须经过湿地再次净化才可以进入河道,成为景观用水。

  新的治水理念随处可见。许昌几乎不再保留硬化的河道堤岸,代之以卵石整齐砌起的“格宾石笼”,护岸、步道由建筑垃圾再生制成的透水砖铺就,卵石里面还内衬一种土工布,只透气透水,不流失水土……在精心修复的河道里,水草蓬勃,动物栖息,河流可以呼吸,水可以净化。

  控污与节水并举,许昌向东,50万亩节水灌溉农田今年已完成22.5万亩。节水农田当下玉米茂盛,除了远程控制、自动测墒等新技术,地埋自动伸缩式、半自动式、中心支轴式自动喷灌机各显所长。以中心支轴灌溉为例,喷水长臂像为庄稼装上了淋浴。长臂相接,九跨就覆盖千亩规模。相比衬砌水渠每亩耗费110立方米水,中心支轴每亩只需25立方米水,大大节省了人力和成本。

  当节水汇成大势,潜移默化之中,产业转型,城市提升。造纸业曾是许昌的污染大户,2010年造纸业在工业增加值中占比仅2.8%,污染排放占比却高达49.66%。几年环境倒逼之下,众多造纸企业纷纷转型,2014年,造纸工业占比0.8%,污染排放降至24.43%。曾远近闻名的白寨制革业,如今转行做起了陶瓷、食品和物流。

  城市因水而平添了灵性,许昌鼓起文化和旅游发展的风帆。在相传关羽灞桥挑袍的河畔,三国文化产业园在动工修建。在碧水萦绕的护城河、运粮河,游船畅行,群众门前的小桥、步道、亲水平台仍在不断增添,河岸花廊明春可以全部完成,一桥一景,十步一园。一位老市民填词歌唱:济南北游客,月下唱和稠。醉赏许昌美,羡煞海西鸥!


  《 人民日报 》( 2015年10月12日 15 版)
(责编:宋煦冬)
每日焦点新闻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