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

河北“大头娃娃”出生即患脑积水 与母蜗居30年

2015年10月19日08:19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与母蜗居30年“大头娃娃”将搬新房

  贾伟伟大部分时间待在炕上。

  母亲用尽全力推儿子到坡上。

  众人合力将伟伟抬上新轮椅。

  贾伟伟家的房子被定性为危房。

  新居即将竣工月底可以入住。

  贾伟伟,今年30岁,家住河北省保定市涞源县北石佛村。因为出生时患脑积水,他头部胀大几乎是常人一倍,下肢残疾,智力至今停留在8岁水平,因此他又被人称为“大头娃娃”。

  母亲贾辛萍是伟伟的“守护神”,母子俩一直蜗居在一座漏风漏雨的危房中。贾辛萍平时外出种地,伟伟则无法下地,只能待在炕上。做好的饭菜就放在炕边,伟伟饿了就吃,大小便也只能在炕上铺着的塑料板上解决。

  近日,在好心人的捐助下,一座新房即将竣工,母子俩将在封冻前搬入新居。

  □现场  

  面对生人他笑着问候“来了”

  今年10月12日,记者和志愿者们从北京驱车3个多小时来到北石佛村。

  下午1点30分,车在村南108国道旁停下。从道旁一排整齐的平房中,很容易看到一处凹下去的院子,那就是贾伟伟的家。

  国道和平房形成1米多落差,侧着身子走下倾斜约40度的土坡,记者走进贾伟伟的家。当时,贾伟伟正从卧室的窗玻璃后面摇晃着上身向外面张望。看到有人走来,他开始哈哈大笑。房门敞开着,遍布着破洞的窗户纸被风吹得哗哗响。

  走进房门,先是一间约10平米的厅室,里面散发着一股发霉的气味和排泄物的臭味。从厅室右拐,记者见到了倚着破旧被子躺在炕上的贾伟伟。炕沿摆满了药盒,炕边放着一碗已经坨了的面条,炕旁的旧电视里正播放着录像。

  “来了啊。”贾伟伟见志愿者进屋忙抬起头打招呼。阳光透过南窗玻璃洒到屋内,空气中漂浮着不少灰尘。贾伟伟内着布衣,外面套了一件拉锁坏掉的长衫,裤子的裤带松着,臀部露出一半。

  贾伟伟好奇地盯着记者,记者自我介绍后,他哈哈笑出声来,“来啦,来啦”。记者询问伟伟中午为何只吃了几口面条,伟伟一边捂着胸口一边大声说道:“最近这儿疼,吃不动”。记者随后询问他的母亲在哪儿,伟伟用手扣了扣庞大的脑袋,眼睛看了看窗外后说:“妈妈去地里,走了会儿了”。

  志愿者将募捐来的袋装食品放到了伟伟床头,伟伟好奇地用手抓起一袋食品在眼前晃了晃,然后立刻把食品扔回床上。“这是吃的?哈哈,让我妈回来了吃吧,我不饿。”伟伟说。

  □遭遇

  先天患病头部肿大落下残疾

  1985年,贾伟伟在北石佛村出生。从3个月大时起,家人就发现伟伟的头部渐渐开始长大,明显异于其他婴儿,与此同时,伟伟还不停哭闹。

  那时的贾辛萍只有21岁,她带着伟伟去看病,被医生告知孩子患脑积水,头部胀大压迫脑神经,会导致下肢残疾且伴有智力发育障碍。

  得知噩耗,贾辛萍几乎哭晕,但看到嗷嗷待哺的儿子,她还是决定紧咬牙关,“我一定要把他养大,不让他受一点委屈”。

  贾辛萍说,在伟伟10岁时,她的丈夫因为不堪重负,离家出走再未回来。为了照顾好伟伟,贾辛萍把二儿子送到娘家。

  面对家中的窘迫,贾辛萍从未停下,她每天早晨6点多去离家3公里外的玉米地干农活,除了耕种8亩的玉米地外,她还要给伟伟做饭、清理大小便。“每次看到伟伟这么可怜,我就告诉自己不能倒下,我得照顾他。”贾辛萍说。

  □生活

  智力低下但还知道关心母亲

  伟伟慢慢长大,如今,他的头部几乎比常人大一倍,下肢发育畸形无法站立,智力未超出8岁水平,吃喝拉撒只能在炕上进行,而且每天都要服用药物。

  贾辛萍说,头部胀大逐渐带来的是伟伟全身各处的病痛。伟伟动得少但饭量却和成年人差不多,现在的体重已经达到180斤,除下肢残疾移动困难外,他的上肢力量也越来越难以支撑自己的身体。神经的压迫还导致伟伟心律不齐,并出现排尿困难的情况。

  “有时晚上他疼得睡不着直哼哼,我心里面难受啊。”贾辛萍说,她多次带儿子去医院检查,每年靠8亩玉米地收入的7000元,大部分用来给伟伟买药看病,但儿子的病已经无法根治,只能维持。买药剩下的钱已经不够维持娘俩的生活,还得靠家人接济。

  伟伟虽然智力只有8岁,只能做基本的沟通,但他知道心疼母亲。贾辛萍回忆,每次她从农田回来,伟伟都会让她休息会儿,不要着急做饭,然后给母亲讲今天有哪些亲戚来家里探望。“孩子姥爷、姨妈带来的好吃的,伟伟都舍不得吃,留着让我吃。”

  一年中,伟伟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破土炕上度过的。炕上铺着的被褥已经发臭,炕沿堆满了药盒,母亲每天离家前都会把做好的饭菜放在炕边。由于不能下地,伟伟的大小便都在炕上解决,小便尿入药瓶,大便排在炕上的塑料板上,之后再由母亲清理。

  除亲戚走访和母亲回家时,其它时间伟伟都是由一台破旧电视陪伴的,他不识字,只能听着电视里的声音看看画面。

  给伟伟洗澡是贾辛萍的难题。每到夏天,伟伟成日窝在炕上会皮肤瘙痒,贾辛萍便将炕上的被褥收起,然后在炕上铺一层塑料膜,再用温水给伟伟擦洗身子。入冬以后,屋内寒冷,为了防止伟伟感冒,就不能再给他洗澡了。

  □居住

  蜗居危房夏天漏雨冬天漏风

  伟伟和贾辛萍一直居住在丈夫留下的平房内,平房旁边是道路,由于修路时路基被垫高,平房的位置低于路基1米多。

  每次出门去村里,贾辛萍都要用尽全力将载着伟伟的轮椅推上路面。为了防滑,她还得脱掉鞋子赤脚踩在土坡上。

  平房年久失修,房顶凹凸不平,瓦片间长满杂草。平房有3间房屋,一间已荒废,一间是客厅,另一间是母子俩的卧室。用纸糊的窗户布满漏洞,墙壁脱皮裂缝。为保暖,贾辛萍把卧室的窗户纸换成玻璃,在卧室墙壁内外贴上纸壳用来保暖。即便如此,每当刮风下雨时,屋内还是会进风漏雨。冬天的时候,母子俩必须把土炕烧暖捂着厚被才能入睡。

  贾辛萍回忆说,今年7月31日晚,北石佛村迎来入夏最大一场暴雨,她一夜未眠。暴雨形成的积水向平房所在低洼处积聚,贾辛萍在屋外挖开一条水渠,即便这样,积水还是漫进了屋内。担心伟伟被困,贾辛萍不得不喊来邻居,将伟伟推上土坡,到邻居家避雨。

  □爱心

  获得捐款新房在建取代危房

  阎琳是一个公益团队的负责人,今年7月,他得知贾伟伟的遭遇和这个家庭的状况。8月1日,他来到北石佛村,亲眼看到了被积水围困的破旧房屋,因为到处是积水,屋内几乎无法下脚,更不能住人。

  “伟伟生来患病,母亲30年如一日守候着他,让我们十分感动。两人居住在简陋的房屋内,据专业人员检查,房屋年久失修漏风漏雨,房后土地因积水而松弛,房屋属危房,随时可能倒塌。这场暴雨让我们想到了母子俩可能面临的危险,我们决定立刻向社会募捐善款,给母子俩修建新房。”阎琳说。

  今年9月,阎琳在自己公益团队的微信群中发布了贾伟伟的情况,根据阎琳团队的调研,发现在母子居住平房的土坡上可新建一座平房,预估建房款需四五万元。消息一经发出,立刻得到来自全国各地100多名志愿者的积极响应。大家纷纷捐款,少则几十元多则几百上千元。有一位来自浙江的老板不仅捐助了1.5万元,还给伟伟捐了一辆新的轮椅车。9月底,阎琳团队共筹集了4.5万元善款。据志愿者们介绍,当地政府可能会给伟伟家申请一笔用于危房改造的钱款,待新房建好后钱款就能够下拨。

  今年10月初,雨季结束,雇来的施工队开始修建新房。看着窗外崭新的房屋一天天建成,伟伟坐在新轮椅上高兴得手舞足蹈,“妈,咱们就能住在路面上了,以后出门再也不用爬土坡了。”

  目前,新房已封顶,剩下的就是装修。新房内共有4间屋子,两间将用于母子俩居住,另两间准备用于出租,租金补贴母子俩生活。预计今年10月底,贾辛萍母子就能住进新房。

  10月的北石佛村正是秋收时节,每天,贾辛萍收地回来和伟伟坐在炕上,看着窗外的房子一天天建成。“大家给了我们这么大的帮助,我们无以为报。我会继续照顾伟伟,一直陪在他身边。我们感觉十分温暖……”贾辛萍说。

(责编:李楠楠、张雨)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