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

88.9%受访者希望延长生育二孩产假

2015年11月16日08:35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88.9%受访者希望延长生育二孩产假

  全面二孩政策即将落地,但要让符合条件的人们敢生、愿生并且生得出,却并非易事。政府和社会还应该为他们提供什么样的配套政策和环境?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近日通过问卷网进行的一项调查(2966人参与)显示,延长产假、减免个税、幼托纳入义务教育、关爱高龄产妇等,成为公众普遍热盼的配套措施。

  73.5%受访者希望将二孩产假延长至6个月及以上

  二孩产假正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之一。据了解,产假主要由基础性产假和奖励性产假两部分组成。基础性产假为国务院2012年颁布的《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中明确的,“女职工生育享受98天产假,难产的应增加产假15天”。奖励性产假包括晚育和独生子女增加的产假。但生育二孩不属于晚育范畴,更不是独生子女,因此,一般二孩产假就只有基础性的98天。

  本次调查中,高达88.9%的受访者都希望延长生二孩的产假时间。其中15.3%的受访者希望延长至4个月,40.7%的受访者希望延长至6个月,26.0%的受访者希望延长至1年,6.8%的受访者希望延长至3年。8.4%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不希望延长的仅占2.7%。

  “产假只有98天,实在太短了!到时候,二宝只有3个月,大宝又需要照顾,这对于职场妈妈来说太难了。”刚生完孩子的张女士对记者说,至少应该要等二宝6个月,不再需要全母乳喂养时再回去上班,这是底线。“如果产假能延长到1年甚至更久,那就更好了!”

  林女士是一名6岁孩子的母亲,她和先生已经放弃了生二孩的念头。“主要是因为太累了。自己要工作,先生常出差,老人身体也不太好,帮不了太多”。她的孩子刚刚上小学,每天早上从6点起床为孩子做早饭,到晚上9点孩子睡着,“生活像打仗一样”。自己的工作、孩子的学业、家庭生活,已经忙得不可开交,如果再生育第二个孩子,实在无法想象要如何面对。“要让夫妻生二孩,首先要保证育龄妇女的产假足够长,有足够的时间养育自己的孩子”。

  北京市民王建国也希望,修改我国的产假制度。“我认为不妨增加生二孩妇女的产假,让产假延长到孩子上幼儿园为止”。

  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所长李建民表示,从世界平均水平来看,中国的产假并不算短。在北欧一些国家,会有三四百天的假,不过不叫产假,叫育儿假。韩国之前为了刺激生育,也曾延长过育儿假。“我国也应该提倡育儿假,但带薪育儿假的钱从哪儿出,这是个问题。因为我们没有相关的保险来支持这笔费用,企业肯定不愿意出这笔钱,国家有没有可能出,通过什么机制,这些都需要研究”。

  73.2%受访者赞成适当减免生育二孩家庭的个人所得税

  林女士发现,如今很多0-3岁儿童,都依赖祖父母的照顾——父母上班,社会上没有足够可信赖的托儿所,因此只能依靠老人。而到二孩出生时,很多老人年纪已经很大了,常常会力不从心。

  “这种有人生、没人养的局面,需要社会努力帮助解决”。林女士觉得,我们国家的社区养育支持力度还不够。一些发达国家的社区,有专门的托儿所,有受过培训的志愿者,有针对稍大一点儿童的图书馆,无论是尚不能自理的幼儿,还是放学后没处可去的小学生,都可以在社区中得到看护、找到玩伴或进行阅读、自习,这就打消了家长的很多顾虑,也不必到处找课外班。而我们现在的社区服务,几乎完全做不到这些。

  “生育政策的调整如果缺乏相关支持性政策,就很难达到效果。”南京大学社会学院社会工作与政策系教授陈友华表示,要建立健全生育与养育成本的社会补偿机制,包括给予孕产妇更长的假期、建立更多的托儿所、幼儿园等。国家要给予更多的财政支持,促使生育与养育公共产品与公共服务的均等化,以减轻家庭养育子女的负担。甚至要调整幼儿园作息时间,以便跟双职工家庭的工作时间相匹配。

  在前不久的一次研讨会上,国务院参事马力建议,在进行长远的全面二孩配套政策设计中,加大人力资本投入,把义务教育向前移3年,拓展为12年,将幼托机构纳入义务教育体系。

  调查中,高达71.8%的受访者赞成将义务教育前移3年,将幼托机构纳入义务教育体系。

  过去几年,在“双独”和“单独”二孩政策实施过程中,大量符合政策条件的家庭却选择了不生育二孩。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于2014年底进行的调查发现,没有提出二孩申请的首要原因是:抚养孩子的经济成本高。对此,多名专家建议,政府可以实施个人所得税以家庭为单位征收,对按政策生育二孩的家庭减免部分所得税,一定程度上缓解二孩家庭的经济压力。

  陈友华也希望,对二孩家庭给予个人所得税优惠,采用累退税率。比如,生一个孩子使用30%的税率,生两个孩子就可以降低为20%,很多西方国家就采用这种方式。

  调查中,73.2%的受访者赞成适当减免生育二孩家庭的个人所得税,仅12.8%的受访者反对,14.0%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74.2%受访者建议重点关注高龄孕妇等特殊人群

  西安某事业单位员工吴欢欢今年刚结婚。她觉得按照自己的年龄,生二孩会比较困难。“我现在奔三,头胎还没生。两个孩子总得隔个两三岁吧,到生二胎时我至少有35岁了。不是说高龄产妇生孩子的危险系数更大吗?而且生出唐氏儿的概率也会比较大。考虑到这些风险,就有点儿不太敢生”。

  据统计,现阶段全国符合全面二孩政策条件的夫妇约有9000万对,其中一半超40岁。调查中,有74.2%的受访者认为,应该重点关注高龄孕妇等特殊人群,开展有针对性的生育指导,仅13.9%的受访者认为没必要。

  湖南省社科院国家治理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何绍辉表示,各地应紧紧围绕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实落地落细,制定好时间表,积极关注高龄妇女的诉求,做好有意愿生育妇女的政策宣传、心理辅导和技术咨询等工作,让那些有生育意愿的高龄妇女顺利地把二孩生下来。

  “要加快人口信息化建设,重点关注高龄孕妇等特殊人群,避免增加出生人口缺陷。”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也建议,加强对高龄孕妇、高危人群的关注,特别还包括不孕人群,开展有针对性的计生指导和鼓舞,有效预防出生缺陷。

  此前,李建民曾做过相关研究,发现即便没有二孩政策,目前的儿科医疗资源也比较紧张,分布不均衡。放开二孩后,产前检查、优生优育、分娩等相关需求都会增加,对儿科医生、护士资源的需求也会增加。这种情况可能在最近几年就会出现,国家应高度重视。

  他表示,现在着手培养医疗人员已经来不及。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有两件:一是调整结构,就是在现有的医疗队伍中进行结构性调整,一些产科医生或其他科室的医生,经过培训可以转到儿科来。二是要均衡分布,现在各个地方的医疗资源压力并不一样,一定要做好科学规划,每个省都要有自己的考虑。

  本次调查中,不少受访者也表示担心,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后,会让产房紧张局面进一步加剧。有65.9%的受访者期待,增加优质妇产资源的供给。

(责编:杨孟辰、李楠楠)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