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社会

 承包地流转,到手的只有租金;入股,所有增值都能分享。安徽试点—— 

土地生一分金 农民得一份利(民生调查·一线新探索)

本报记者 孙 振

2015年12月07日03:4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核心阅读

  如何将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盘活,既打破小农生产的局限,又充分享受到产业增值的收益?近日,安徽在全省推行股份合作社试点,将农民的土地折算成股份入股合作社。农民可以参与合作社生产经营所有环节,也可以分得所有环节的收益,还可以到合作社从事农业耕种、管理等工作,赚取工资。

      

  日前,安徽省农委发布《关于开展农民土地股份合作社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在全省开展农民土地股份合作社建设试点,盘活土地承包经营权。

  土地入股和流转有啥区别

  啥是农民土地股份合作社?

  “比如我家有10亩土地,我以这10亩土地入股合作社,由合作社统一种植、经营、管理、核算,最后扣除生产成本、公积金、风险金等提取费用,剩余部分按10亩地折合后的相应股份,给予分红。”安徽省农委合作经济指导处处长钱东方举例。

  在钱东方看来,合作社由过去的土地流转承包,变成土地股份,能够让农民分享到产业增值的收益。

  “土地流转的方式,看似不错,但实际上农民没有享受到产业增值后的收益。”钱东方介绍,“比如不少合作社还从事有粮食仓储、烘干、加工等,所得收入远高于基本地租,但这和农民没关系”。

  “试行土地股份合作社以后,农民参与生产经营所有环节,也分得所有环节的收益。同时有意向的农民还可以到合作社打工,帮助从事农业耕种、管理等工作,赚取工资。”钱东方说。

  对此,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孤堰兴农农业专业合作社入股农户朱庆余有笔明白账。虽然省里试点刚开始,但他所在的合作社从2013年便开始了自发探索。

  “合作社规模化经营,每年种一季小麦一季水稻,附加种些蔬菜、西瓜,每年每亩地的纯利润比之前多了600多。”朱庆余说,“家里有12亩地,每年光种粮就能增收7000多元。”

  “合作社拥有各类农业机械,搞规模化、集约化经营,生产效率大幅提高。”六安市金安区孤堰兴农农业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陈雨龙说,“年底按股分红,大家都想把蛋糕做大,铆足了劲儿在想法子节约成本、提产增收。”

  除了种粮增收,工资收入也占了农民增收的大头。六安市金安区孤堰兴农农业专业合作社理事会成员金德如介绍,“有些科学施肥、打农药等技术活儿,需专业、懂行的农户来干,他们每年的工资能有一万多元,最高的每年工资收入能到1.6万元。”

  不搞强迫入股,尊重农民意愿

  试点如何推进?“要尊重农户意愿,不能搞行政命令,入社自愿。”钱东方说。

  具体操作上,孤堰兴农农业专业合作社的做法是,让农户先充分了解带田入股的有关情况,自愿申请,经合作社同意后签订合同。

  陈雨龙介绍,在股份折合上,按1亩地折合1股计算,但会根据田块、水利情况等把不同质量土地分为一、二、三等田,每个等级在效益分红时相差5%。“假如一等田每股分红100元,二等田就是95元,依次递减。”

  农民入股后,如何规范管理?试点要求在治理结构上推行理事会负责制,实行“一人一票”与“一股一票”相结合。

  对此,孤堰兴农农业专业合作社搭起了初步的组织架构:理事会是具体运营机构,负责管理经营,同时须适时召开股东大会,通报生产经营情况;股东大会是最高权力机构,重大事项须经大会讨论通过;监事会是监督机构,负责生产运营的管理监督。

  “包括理事会、监事会、片长、股长在内的所有成员,都须经股东大会民主选举产生。”金德如说,“选举期限上严格实行一年一选,干不好就下台,且最低当选票数要达到参选股东的90%。”

  “入股农户通过全程参与合作社经营决策,能够增强农民民主管理的意识,同时对于提高农村基层管理和民主化水平,很有帮助。”钱东方说。

  年终算账分盈余,股东代表都参加

  “盈余分配是否公开合理,直接关系到合作社人心齐不齐、能否持续发展的问题。”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副教授崔宝玉说。

  “年终算账,股东代表都会参加,每项收入开支都要经严密精确的核算,并接受股民监督。”孤堰兴农农业专业合作社入股农户刘家玉说,“股东代表开完会,基本会把开支收入情况传达到每个入股农户,当年效益分红也能在年底前兑现。”

  陈雨龙介绍,平时每项费用开支,也都要经理事会研究,监事会审核,年底核算结果还要经专业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对此,钱东方认为,在具体试点工作的推行中,财务管理的严格核算十分必要。

  “试点推行时,各市、县要结合实际,指导试点土地股份合作社按《农民专业合作社财务会计制度(试行)》的规定,建立健全账簿,规范会计核算,定期向成员公布财务状况。”钱东方说。

  而在收益分配管理上,崔宝玉认为合作社内部需建立起激励和约束机制,让各成员主体收益分配与其实际经营绩效挂钩。对此,孤堰兴农农业专业合作社的做法是强调不能吃大锅饭。

  “股民分红和产量效益直接挂钩,效益好分红就多,这就能直接调动大家的生产积极性。”金德如介绍,“此外,合作社有严格的成本考核、产量考核,理事会、监事会成员,片长、股长,平时都只能拿到基本工资,年底完成考核了,才能拿到绩效奖励,反之还要扣钱。”

  土地经营,万一赔了怎么办

  土地股份合作,不可能稳赚不赔,如何防范应对?陈雨龙认为,合作社发展需做好规模风险、市场风险的防控。

  “有不少农户提出了入股要求,但我们也很审慎,‘地盘儿扩大’是好事,但必须有揽下这单生意的金刚钻,前期风险评估和规模管控必须做好。”陈雨龙介绍,合作社在收益分配上也进行了探索调整,之前年终分红时合作社要提取5%的公积金用于来年再生产,但明年开始会考虑再提取5%的风险金。

  “丰收年景不吃干榨尽,留点利润出来,万一出现灾年还能‘以丰补歉’。”陈雨龙说,“同时,不能把鸡蛋投到一个篮子里。合作社管理要有现代农业和市场风险意识,选一些稳产、销路好的产品,调整结构,分散风险。”

  此外,钱东方认为在试点地区的选择上,一定要选择市场行情好、产业基础牢的合作社先行先试。

  钱东方建议,各地应根据本地实际,在试点指导意见要求的框架内,因地制宜推进探索,当地政府也应给予充分的政策支持、技术指导、管理服务。

  而除了市场风险的防范,崔宝玉认为试点合作社还须做好治理风险的规避。

  “大多数入股农户文化程度不高,不能有效担当应尽职责,加上有些村领导往往还会干涉合作社具体事务的管理,这样的话主要权利可能就会被几个大股东或村干部所掌握。”崔宝玉说。

  崔宝玉表示,要不断完善治理结构,把合作社章程规定的民主管理机制、盈余分配机制落到实处。“必须规避‘政社不分’,合作社可以依托村委会或村集体,但要保持自身的独立性,自主经营,自主决策,独立核算。”

  土地股份合作社,哪些红线不能碰?崔宝玉表示,禁止以土地股份合作社的名义进行土地非农化使用。同时,崔宝玉建议,土地股份合作社试点不能一哄而上,不能所有合作社都实行股份制,必须满足农户自愿、土地确权、流转承包等做得不错,有现代农业生产积淀,有市场基础,产业基础等条件,同时结合本地实际,因地制宜开展试点。


  《 人民日报 》( 2015年12月07日 08 版)

(责编:袁勃、王吉全)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